-----------------------------------------------------------------------------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3.3〉
時間: Tue Oct  1 17:46:03 2002

 


        「對了,我一直有個疑問。」
        我和葉梅桂同時沈默片刻後,她又開口問我。
        『什麼疑問?』我轉頭看著她。
        「在你之前,有很多人也要來租房子。如果是女的,小皮不討厭,
          但女生卻不喜歡小皮。如果是男的,下場就跟你朋友一樣。」
        『喔。所以呢?』
        「所以小皮很明顯討厭男生呀。」


        『那妳的疑問是?』
        葉梅桂仔細打量著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然後問:
        「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愣了一下,有點啼笑皆非:『我當然是男的啊。』


        「你不是那種……你知道的,就是那種生下來是女的,但在青春期時
          卻發現自己除了少一些器官外,應該要是個男的。於是開始打扮成
          男生的樣子,學習做個男生……」
        『不是。我一直是男的。』
        「或許你的父母很希望有個兒子,所以你雖然是女的,他們卻把你
          當男孩子帶大,以致於你一直覺得自己是男生……」
        『我是男的,生下來就是男的。』我再強調一次。
        「或許你動過變性手術,把自己由女生變男生。」
        『喂,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 — 是 — 男 — 的!』
        「沒關係的,也許你有難言之隱。」
        『我沒有難言之隱,我就是男的!』
        我的聲音愈來愈大。


        「你是不是被我看穿秘密,以致惱羞成怒?」
        『大姐,饒了我吧。我真的是男生。』
        「你看,你竟然忘了要叫我葉梅桂,一定是心虛。」
        『我沒有心虛,我就是男的。要我證明嗎?』
        「你怎麼證明?」
        『妳看看……』我指了指喉嚨:『我有喉結。』
        「那還是有可能是因為手術。」
        『喂!難道要我脫褲子?』
        「那倒不必。」葉梅桂又仔細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後說:
        「你真的是男生?你沒騙我?」
        『我沒騙妳,我是男生。』


        「好。我問你一個問題,就知道你會不會說謊騙我了。」
        『妳問吧。』
        「何苦呢?承認自己是女生又沒關係……」
        『不要說廢話,快問。』
        「說真的,如果你是女生反而更好,這樣我們可以做個好姐妹。」
        『妳到底要不要問?』
        葉梅桂歪著頭,想了一下:「好吧。我問你,我漂不漂亮?」
        我被突如其來的這個問題,嚇了一跳,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我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葉梅桂,她的表情很正常,不像是開玩笑。
        她穿著很普通的家居服,衣服寬寬鬆鬆,顏色是很深的紅。
        她沒戴眼鏡,頭髮算長,應該有燙過,因為髮梢仍有波浪。
        我說過了,她的眼神像是一口乾枯的深井,往井中看,會令人目眩。
        可是如果不看井內,只看外觀的話,那麼這口井無疑是漂亮的。
        此外,她的眉毛很像書法家提起醮滿墨的毛筆,從眉心起筆,
        起筆時頓了頓,然後一氣呵成,筆法蒼勁有力,而且墨色濃淡均勻,
        收筆處也非常圓潤。
        可惜的是,眉毛的間距略窄,表示性格較為憂鬱且容易自尋煩惱。


        『妳……算漂亮吧。』我猶豫了一下,回答。
        「這麼簡單的問題,卻回答得不乾不脆,還說你不會騙人?」
        『好。妳很漂亮,這樣可以了吧。』
        「不行,這題不算。我要再問一個。」
        『再問可以,不過不要問奇怪的問題。』
        「我只會問簡單的問題。」
        說完後,她站起身,右手撥了撥頭髮。


        「我性感嗎?」
        『喂!』
        「你只要回答問題。」
        『妳穿的衣服太寬鬆,我很難判斷。』
        「你的意思是要我脫掉衣服?」
        『不是。衣服脫掉就不叫性感,而是銀色的月光在夜色下蕩漾。』


        「什麼意思?」
        『簡稱銀蕩(淫蕩)。』
        「你還是喜歡騙人,不說實話。」
        『好,我說實話。妳很性感,而這種性感與妳穿什麼衣服無關。』
        「真的?」
        『真的。妳很性感。』


        「那我最性感的地方在哪裡?」
        『可以了喔。』
        「說嘛,在哪裡?」
        『這太難選擇了。』
        「為什麼?」


        『就像天上同時有幾百顆星星在閃亮,
          妳能一眼看出哪一顆星星最亮嗎?』
        「你的意思是說我性感的地方太多,所以你無法指出哪裡最性感?」
        『沒錯。』
        「好,我相信你。你是男生。」葉梅桂坐了下來。
        『謝謝妳。』我如釋重負,也坐了下來。


        『為什麼妳問我妳漂不漂亮或性……』我有點欲言又止。
        「或性不性感就知道我會不會騙人,你想這麼問,對嗎?」
        葉梅桂幫我把疑問句說完。
        『對啊。為什麼呢?』
        「因為這種問題雖然簡單,卻很難回答實話。」
        『會很難嗎?』
        「當然。如果你不說實話,就會說:“妳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生”,
          和“妳實在好性感,性感得令我不知所措、無地自容、無法自拔”
          之類的話。」
        她點點頭,一副很篤定的樣子。


        『喔?是這樣嗎?』
        「當然是這樣囉。但是你只有回答:“妳很漂亮”和“妳很性感”,
          可見你說的是實話,而且人也很天真和老實呀。」
        『天真的是妳吧,搞不好我只是客套而已。』我嘴裡輕聲嘟噥著。
        「你說什麼?」
        『沒事。』我趕緊陪個笑臉:
        『只是覺得妳很厲害,連我的天真和老實都被妳看出來,真不簡單。』


        然後我們又安靜了,小皮也跳上葉梅桂右手邊的沙發,安靜地趴著。
        好像剛才的對話未曾發生過,我和葉梅桂同時將視線放在電視上。
        我雖然安靜,但偶爾會移動一下臀部,改變坐姿;
        而她卻似乎連眼睛也難得眨一下。
        看來她應該是一個習慣獨處的人,因為這種人安靜的樣子,
        通常會很自然與祥和,沒有任何細微的肢體動作。
        由於遙控器在她手中,我只能看她選擇的頻道,
        而這些頻道,都是我一轉到就會立刻跳開的頻道。
        所以我看了一會,就覺得無聊,於是起身想回房間繼續整理東西。


        「你是好人嗎?」我快走到房門前,身後傳來她的疑問。
        我轉過頭,她手中仍拿著遙控器,視線也還在電視螢幕。
        『這又是另一個測試我是否會說實話的問題嗎?』
        「不是。我已經相信你會說實話了,所以我想問你是不是好人。」


        『我很懶、偶爾迷糊、常做錯事、個性不算好、意志容易動搖、冬天
          不喜歡洗澡、人生觀不夠積極、吃飯時總掉得滿地都是飯粒……』
        我低頭屈指數了一些自己的缺點,然後再抬起頭看著她:
        『不過,我絕對是個好人。』


        葉梅桂終於將視線由電視螢幕轉到我身上,微微一笑:
        「歡迎你搬進來,希望你會喜歡這裡,柯志宏。」
        我又看到了屬於夜玫瑰般嬌媚的眼神。
        『我很高興搬進來,也非常喜歡這裡,葉梅桂。』
        我朝她點了點頭。


        趴在沙發上的小皮,也抬起頭朝我吠了一聲,搖了搖尾巴。
        我揮揮手,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夜玫瑰】〈3.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