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3.2〉
時間: Tue Oct  1 17:42:49 2002

 

 

 

        【3】

 

        我的東西並不多,除了衣物外,只有一台電腦。
        原本想自己一個人慢慢搬,大概分兩次就可搬完。
        但朋友堅持開車幫我載,可能是因為他聽說我的室友是個女子的關係。
        搬離朋友的住處前,我還向他爺爺上了兩炷香,感謝照顧。


        我抱著電腦主機,和朋友準備搭電梯上樓時,電梯門口又貼了張字條:
        「電梯已故障,請您多原諒。何不走樓梯,身體更健康。」
        昨天電梯故障時,字條上只寫16個字,沒想到今天卻變成五言絕句。
        我欲哭無淚,只好抱著沈重的主機,一步一步向上爬。


        終於爬到七樓,我先輕放下主機,喘了一陣子的氣,擦去滿臉的汗水。
        然後打開門,再抱起電腦主機,和朋友同時走進。
        小皮看到我們,狂吠了幾聲後,突然向我朋友衝過來。
        我雙手一軟,立刻拋下手上的電腦主機,蹲下身抱住小皮,安撫牠:
        『小皮乖,這是哥哥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不見得是朋友。」葉梅桂坐在沙發上,淡淡地說。
        『哥哥的朋友,總該是朋友了吧?』小皮仍在我懷中低吼。
        「那可不一定。李建成的朋友,可能會要了李世民的命。」
        她仍然坐在客廳中間三張沙發的中間,看著電視,簡短回答我。


        「原來這隻狗叫小皮喔。小皮好漂亮、好可愛喔……」
        朋友蹲下身,試著用手撫摸小皮的頭。小皮卻回應更尖銳的吠聲。
        「甜言蜜語對小皮沒用的。」葉梅桂轉過頭,看著我們。
        「那怎麼樣才有用?」朋友問。
        「催眠。」
        「催眠?」
        「嗯。你得先自我催眠,讓你相信自己是隻母狗。」
        「這……」朋友轉頭看看我,顯然不敢置信。
        「總比催眠小皮讓牠相信自己是女人,要簡單得多。」
        葉梅桂的語氣,依舊平淡。


        我們只好先將東西放在七C門口,再下樓搬第二趟。
        剩下的東西不多,我一個人搬就夠了。
        一起下樓後,朋友倚著車喘氣,仰頭看著我住的大廈。
        「你住七C?」朋友問。
        『是啊。』


        「七C聽起來不好,跟台語“去死”的音很像。」
        『別胡說八道。』
        「而且你搬進來的第一天,竟然還碰上電梯故障。這是大凶之兆喔。」
        朋友低頭沈思了一會:「我回去問我爺爺一下。」
        『怎麼問?』
        「叫他託夢給我啊。」


        『是嗎?他會託夢嗎?』
        「會啊。昨晚他就託夢給我,叫我幫你搬東西。」
        『真的假的?你不是因為知道我室友是女生的關係?』
        「拜託,我是那種人嗎?」
        『你是啊。』


        「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他上了車,搖下車窗:
        「對了。我爺爺說,他跟你有緣,會一直照顧你的。」
        說完後,他發動引擎。
        『這句話是生前說的?還是死後?』我很緊張。
        「死後。」他搖起車窗,開車走人。
        『不要啊……』我跑了幾步,但車子很快消失在我的視線。


        我懷著驚魂未定的心,一步一步爬上樓。
        打開門進了七C,葉梅桂還在客廳看電視。
        而陽台上躺著我剛剛匆忙之間拋下的電腦主機,已經摔出一個缺口。
        小皮正手嘴並用,從主機的缺口中,咬出一塊IC板。
        『唉呀!』我慌忙地想從小皮嘴中,搶救那塊IC板,跟牠拉鋸著。
        「怎麼回事?」正在客廳看電視的葉梅桂,轉頭看著我們,然後說:
        「小皮!不可以!」
        她立刻起身,跑到陽台,從小皮嘴裡,輕易取下那塊IC板。
        「小皮,這是不能吃的。來,姐姐看看,嘴巴有沒有受傷?」


        「喂!你怎麼把這東西放在這裡?」葉梅桂看著我,有些埋怨。
        『我剛剛只是……』
        「你看看,這東西很尖銳,小皮會受傷的。」她指著手裡的IC板。
        『可是……』
        「以後別再這麼粗心了。」


        她又仔細檢查一次小皮的口腔,然後呼出一口氣,說:
        「幸好小皮沒受傷。」
        『但是電腦卻壞了啊。』
        「哦?那很重要嗎?你不像是個小氣的人呀。」
        她把IC板還給我,然後又坐回沙發,繼續看電視。


        我有點無奈,搬起電腦主機,把IC板咬在嘴裡,進了我的房間。
        我先清掃一下房間,在整理衣櫥時,發現幾件女用衣物。
        『這些是妳的嗎?』我拿著那些衣物,走到客廳,問葉梅桂。
        「不是。」她看了一眼:「是我朋友的,她以前住那個房間。」
        『那她為什麼搬走呢?』
        「因為她不喜歡狗,受不了小皮。」
        『喔。』
        她的反應簡單而直接,我卻不敢再問。
        雖然我以為,既然是朋友,似乎沒有必要為了一隻狗而搬走。


        「當初帶小皮回來時,我朋友就很不高興。」
        沒想到葉梅桂反而繼續說:
        「後來小皮老是喜歡亂咬她的東西,而且總是挑貴的東西咬。」
        『挑貴的?』
        「嗯。便宜的鞋子和衣服,小皮不屑咬。牠只咬名牌的衣服鞋子。」
        『哇,小皮很厲害喔,這是一種天賦啊。以後可以用牠來判斷東西
          是否為名牌,這樣就不必擔心買到仿冒品了。』
        我嘖嘖讚嘆了幾聲:『小皮一定具有名犬的血統。』


        「呵呵……」葉梅桂突然笑了起來:
        「你的反應跟我一樣,我也是跟我朋友這樣說。」
        『然後呢?』
        「沒什麼然後。總之,我們吵了幾次,她一氣之下,就搬走了。」
        葉梅桂的語氣,又歸於平淡。
        然後向小皮招了招手,小皮乖乖地走到她腳邊,坐下。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過份?」我們同時沈默了一會,葉梅桂問我。
        『過份?怎麼說?』
        「她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認識好多年了,卻為了小皮而翻臉。」
        『也許是溝通不良吧。』
        「你的意思是,我很難溝通?」她眼睛一亮,好像剛出鞘的劍。
        『不是這個意思。』我急忙搖了搖手:
        『我只是覺得,可能妳們之間在溝通時有些誤會而已。』
        「哪有什麼誤會?我都說了,我會好好管教牠,不讓牠再亂咬東西。」
        她摸了摸小皮的頭,看著牠的眼睛:
        「小皮只是淘氣而已,又不壞,為什麼非得要趕牠走呢?」


        或許是我也養過狗的關係,我能體會葉梅桂的心情。
        很多人養狗,是因為寂寞。可是養了狗之後,有時卻會更寂寞。
        也就是說,如果是因寂寞而養狗,那麼你便會習慣與狗溝通。
        漸漸地,你反而不習慣跟人溝通了。


        我突然很想安慰她,因為我總覺得,她是個寂寞的人。
        可是我也認為,她一定不喜歡被安慰的感覺。
        因為如果一個人很容易被安慰,那他就不容易寂寞了。
        所以我沒再多說什麼,走到她左前方的沙發,坐下。
        把視線慢慢轉移到電視上。

 

                                                【夜玫瑰】〈3.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