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2.3〉
時間: Tue Oct  1 17:40:36 2002

 


        我正準備穿上鞋子離去,葉梅桂突然打開房門,小皮又衝出來。
        這次我只是蹲下來,雙手不必再護住脖子。
        「小皮想跟你說再見。」
        『嗯。』我摸摸小皮的頭:『小皮乖,叔叔明天就搬進來了。』
        「喂,小子。你佔我便宜嗎?」
        『沒有啊。』
        「我只是小皮的姐姐,你竟然說你是牠叔叔?」
        雖然有些無力,但我還是改口:『小皮乖,哥哥明天就搬進來了。』


        我站起身,小皮也順勢站起,又將前腳搭在我褲子的皮帶上。
        「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小皮這麼喜歡你?」
        葉梅桂先看了看小皮,再看了看我。
        可能是她視線移動的速度太快,還來不及變化,因此看我的眼神中,
        還殘存著看小皮時的溫柔。
        甚至帶點玫瑰剛盛開時的嬌媚。


        從進來這間屋子後,葉梅桂的眼神雖談不上兇,卻有些冷。
        即使微笑時,也是如此。
        她的眼睛很乾,不像有些女孩的眼睛水水的,可從眼神中蕩漾出熱情。
        她的眼神像是一口乾枯的深井,往井中望去,只知道很深很深,
        卻不知道井底藏了些什麼。
        有個朋友曾告訴我,一個人身上有沒有故事,從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來。
        每個人都可以假裝歡笑憤怒或悲傷,卻無法控制眼神的溫度,或深度。


        似乎只有在看著小皮時,葉梅桂才像是綻放的夜玫瑰。
        我還沒看過葉梅桂像玫瑰般的眼神,所以她問完話後,我發楞了幾秒。
        不過才幾秒鐘的時間,卻足以讓她的眼神降低為原來的溫度。
        「小子,發什麼呆?回答呀。」
        『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我養過狗的關係吧。』
        「是嗎?那你現在呢?」
        『現在沒了。我養過的兩隻狗,都死於車禍。』
        我說完後,又蹲下身摸摸小皮的頭。


        「你會傷心嗎?」我們沈默了一會,葉梅桂又開口問。
        『別問這種妳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
        我有點生氣,同樣是養狗的人,應該會知道狗對我們而言,像是親人。
        親人離去,怎會不傷心?
        「對不起。」她說。
        她一道歉,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也不知該如何接腔,氣氛有些尷尬。


        沒想到她也蹲了下來,左手輕撫著小皮身上的毛,很輕很柔。
        眼神也是。
        「你知道嗎?我以前並不喜歡狗。」
        『那妳為什麼會養小皮?』
        「牠原本是隻流浪狗,在巷口的便利商店附近徘徊。」
        她舉起小皮的前腳,讓小皮舔了舔她的右臉頰,然後再抱住牠。
        「我去買東西時,牠總是跟著我。後來我就把牠帶回來了。」
        葉梅桂顯然很高興,一直逗弄著小皮。


        我猜測葉梅桂決定要帶回小皮時,心裡應該會有一番轉折。
        由於是初次見面,我不想問太多。
        也許她跟我一樣,只是因為寂寞。
        寂寞跟孤單是不一樣的,孤單只表示身邊沒有別人;
        而寂寞卻是一種心理狀態。
        換句話說,被親近的人所包圍時,我們並不孤單。
        但未必不寂寞。


        『聽過一句話嗎?』我穿好鞋子,站起身說。
        「什麼話?」葉梅桂也站起身。
        『愛情像條狗,追不到也趕不走。』
        「很無聊的一句話。」
        『我以為這句話很有趣。』
        「有趣?小子,你的幽默感有待加強。」
        『妳還是堅持叫我小子嗎?』
        「不然要叫你什麼?」
        『我姓柯,叫柯志宏。』
        「哦?你不姓蔡?」
        『我為什麼要姓蔡?』
        「我總覺得,你應該要姓蔡。」


        『其實也沒差,因為柯跟蔡,是同一姓氏。』
        「真的嗎?為什麼?」
        『如果我告訴妳由來,那就是歷史小說,而不是愛情小說了。』
        「你說什麼?」
        『喔,沒事。總之柯蔡是一家。』
        「那我以後就叫你柯志宏好了。」
        『謝謝妳。那我走了,明天見。』


        葉梅桂又蹲下身,抓起小皮的右前腳,左右揮動。
        「小皮,跟哥哥說再見。」
        『哈哈哈。』她的動作和說話的語氣很逗,於是我笑了起來。
        「笑什麼?」她仰起頭,瞪著我。
        『沒事。只是覺得妳的動作和語氣很可愛。』
        「我不喜歡被人嘲笑,知道嗎?」
        她的語氣和眼神,都很認真。
        『我不會的。相信我,我真的只是覺得可愛而已。』
        「嗯。」


        葉梅桂和小皮,同時仰頭看著即將離去的我,她們的眼神好像。
        『妳是因為小皮的眼神,才決定帶牠回家的吧?』
        「嗯。我看到牠獨自穿越馬路向我走來,我突然覺得牠跟我很像。」
        她遲疑了一下,接著問:「你會不會覺得這很誇張?」
        『不會的。』我笑一笑:
        『別忘了,我養過狗,我知道狗會跟主人很像,尤其是眼神。』
        「謝謝你。明天什麼時候搬來?」
        『傍晚吧。』
        「那明天見。」
        『明天見。』


        葉梅桂抱起小皮,轉身走向自己房間。
        小皮的下巴抵住她的左肩,從她的身後,看著我。
        進房門前,她再轉身跟我揮揮手。


        她們果然擁有同樣的眼神。

 

                                                【夜玫瑰】〈2.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