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2.2〉
時間: Tue Oct  1 17:39:46 2002

 

 

 

        【2】

 

        我,28歲,目前單身。
        從台南的學校畢業後,當完兵,在台南工作一陣子。
        後來公司營運不佳,連續兩個月發不出薪水,之後老闆就不見人影。
        同事們買了很多雞蛋,我們朝公司大門砸了兩天。
        第三天開始灑冥紙,一面灑一面呼叫老闆的良心快回來喔。
        當同事們討論是否該抬棺材抗議時,我決定放棄,重新找新工作。


        沒想到正值台灣經濟不景氣,一堆公司紛紛歇業,也產生失業荒。
        在台南找工作,已經像是緣木求魚了。
        徬徨了一星期,只好往台灣的首善之區 - 台北,去碰碰運氣。
        我很幸運,在一個月後,我收到台北一家工程顧問公司的錄取通知。
        於是收拾好細軟,離開了生活20幾年的台南,上台北。


        上台北後,我先借住在大學時代的同學家中。
        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曾幫他寫過情書給女孩子。
        他很慷慨熱情,馬上讓出他爺爺的房間給我。
        『這怎麼好意思,那你爺爺怎麼辦?』我問。
        「我爺爺?你放心住吧,他上個月剛過世。」
        我無法拒絕同學的好意,勉強住了幾天。
        每天晚上睡覺時,總感覺有人在摸我的頭髮,幫我蓋棉被。
        後來想想,長期打擾人家也不是辦法,就開始尋找租屋的機會。


        連續找了三天,都沒中意的房間。
        我其實不算是龜毛挑剔的人,可是我找的房子連及格都談不上。
        環境不是太雜,就是太亂,或是太髒。
        而且很多房子跟租屋紅紙上寫的,簡直天差地遠。
        例如我曾看到寫著:「空氣清新、視野遼闊、可遠眺海景。」
        到現場看房子時,我卻覺得即使拿望遠鏡也看不到海。


        『不是說可以看到海景?』我問房東。
        「你看……」他將右手不斷延伸:「看到那裡有一抹藍了嗎?」
        『是嗎?』順著他的手指,我還是看不到海。
        「唉呀,你的修行不夠。」房東拍拍我肩膀:
        「心中有海,眼中自然就會有海。」
        『啊?』我還是莫名其妙。
        「來住這裡吧。這裡的房客都是禪修會成員,我們可以一起修行。」
        『有沒有不必修行就可以看到海的辦法?』


        「你還是執迷不悟。」房東嘆了口氣:「我們抬起頭就可以看到月亮,
          但這並不代表我們離月球很近,不是嗎?」
        『所以呢?』
        「所以我們不能用肉眼看東西,要用“心”來看。」


        他盤腿坐下,閉上眼睛,緩緩地說:
        「來吧,執著的人啊。請學我的動作,先閉上眼睛。」
        接著雙手像蛇,在空中扭動,畫出幾道複雜的曲線,最後雙手合十:
        「摒除雜念,輕輕呼吸。看見了嗎?夕陽的餘暉照在海面上,遠處的
          漁船滿載著晚霞,緩緩駛進港口。聽見了嗎?浪花正拍打著海岸,
          幾個小孩子在海堤上追逐嬉戲,有個小孩不小心跌倒了在叫媽媽。
          而沙灘上的螃蟹也爬出洞口彼此在划拳……」
        我不敢再聽下去,趕緊溜走。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我關門的聲音?


        隨著晚上睡覺時被摸頭的次數愈來愈多,我愈心急找新房子。
        昨晚睡夢中,好像聽見有人說了一句「小心著涼」。
        結果今天早上睡醒時,我發覺身上蓋的是紅色的厚棉被,
        而非入睡前的黃色薄被。
        於是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找到新房子。


        「雅房分租。公寓式房間,7坪,月租可商議。意者請洽……」


        那是一張紅紙上的字,貼在電線桿上。
        我把上面的電話號碼抄了下來。
        雖然這是我今天抄的第八組號碼,但我決定先試這個。


        這份租屋廣告寫得太簡短,連租金都沒寫,表示出租的人沒什麼經驗。
        通常有經驗的人,會寫上交通便利、環境清幽、鄰里單純、通風良好…
        之類的話。
        我還看過寫著:歡迎您成為我們的室友,一起為各自的將來共同打拼。
        更何況這張紅紙就貼在環保局「禁止隨意張貼」的告示上面。
        這表示出租的人不僅沒經驗,而且急於把房間分租出去。
        應該可以“商議”到好價錢。


        於是我打了電話,約好看房子的時間,然後來到這裡。
        也因此,我認識了葉梅桂,或者說,夜玫瑰。
        但當我聽到她說出「夜玫瑰」時,我突然像被電擊般地僵在當地。
        因為夜玫瑰對我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了。


        就像看到自由女神像,會想到紐約一樣;
        在我回憶的洪流裡,夜玫瑰就代表我的大學生活。
        那是最明顯的地標,也是唯一的地標。


        葉梅桂走進房間後,我過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
        我依她右手所指的方向,來到我即將搬進的房間。
        單人床、一張書桌、一個衣櫥,嗯,這樣就夠了。
        書桌靠窗,往窗外望去,可以看到陽台上的綠意,還有一些藍天。
        走出房間,來到廚房,廚房裡有冰箱、電磁爐、瓦斯爐還有微波爐。
        廚房後還有一個小陽台,放了一台洗衣機,葉梅桂也在這裡晾衣服。
        客廳裡除了有沙發和茶几外,還有一台電視。
        除了室友是女的有些奇怪外,其他都很好。


        臨走前,敲了敲葉梅桂房間的門,她似乎正在聽音樂。
        『我走了。明天搬進來。』
        小皮汪汪叫了兩聲後,她隔著房門說:
        「出去記得鎖門,小子。」
        她又叫我小子,我覺得有些不舒服。
        『葉小姐,我也有名字。我叫……』
        話沒說完,她又打岔:
        「叫我葉梅桂,別叫葉小姐。別再忘了,小子。」
        算了,小子就小子吧。

 

                                                【夜玫瑰】〈2.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