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25)
時間: Sun Aug  4 19:25:54 2002

 

   過了幾天,邱心瑜行屍走肉的日子似乎有那麼一絲絲回復朝氣的現象出現。

   她開始把我不小心越位的鞋子擺回規定的位置裡,電視時間也開始繼續嚴格的執
 

   行,就連她妹妹這個局外人佔用了我的電視時間,她都會冷冷的說「把電視關掉,

   把遙控器擺到李元哲的地盤。」

 

   在咖啡廳裡打工的時候,我們的工時常常是重疊的,所以不是我載她上班,就是她

   等我一起下班。


   但奇怪的是,她不會跑來跟我說『載我回家。』,她只會一個人坐在店裡的角落,

   看著她的吳淡如,聽著她的張學友,等我下班時間一到,她會收拾好東西到車子旁

   邊等我。

 

   我問她,汪學偉有沒有跟她連絡,她只說了一句『看路』。

 


   她跟汪學偉分手之後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周星馳電影《齊天大聖西遊記》裡的那個

   正常的唐三藏一樣,講話幾乎不超過五個字。


   在咖啡廳裡,她點單,我做單,當她把單子夾在待作線上時,她只會說『拿鐵三』。

   在家裡,她看電視,遙控器在她妹妹手上,她遇見不想看的節目,只會說『轉台』。

 

   我常常擔心這樣的情緒維持久了,是不是一個人的性情也會跟著變?

 

   隨著一切無感,情緒起伏幾乎呈一直線的不痛不癢,到小沙丘上寫東西,然後丟進那

   個玫瑰紅的瓶子裡,變成她唯一有表情,有感情流露的動作。

 


   有一天,她突發奇想的赤著腳走去,跛著腳回來,她的腳底被玻璃碎片割了一條裂縫

   ,公寓的樓梯和家裡的客廳,都沾滿了她的血。


   邱心蘋很緊張,因為她很害怕看到血。

   我幫心瑜上藥包紮的時候,明明灑上了刺激性的雙氧水,但她的表情卻依然木桎如空

   。

 

 

 

 


   這天夜裡,八里下著好大的雨。

   我剛掛掉韻柔的電話,她的聲音,她的語調讓我覺得好難過,因為汪學偉依然不去面

   對她,這對她來說幾乎是一種瀕臨崩潰的傷心。

 

   我連上BBS,打上了新註冊的penguin,信箱裡有幾封不認識的人寄來的信,我沒有心

   情去看,一一的把它們都刪除。


   我進到diary版,按下ctrl+p,試圖在一層層的難過、痛苦中找出一些適合的字眼,

   可以打上白色的字填一填黑色的螢幕。


   或許黑色的螢幕,像是我黑色的心情吧。

   但是我懷疑,白色的字,可以把心情漂白嗎?

 

   經過一番努力,發生的這一切歷歷在目的反覆上演,這劇中的角色,幾乎沒有一個人

   不掉眼淚,但是那些眼淚,卻換不了任何一個白色的字。

 


   這時螢幕右下方的MSN系統閃爍著,它告訴我有人上線的訊息。

   因為MSN上的暱稱可以隨時變換,所以我一時還沒有看出來上線人是誰,只看到暱稱

   欄裡不到五個字的暱稱:『海闊天空』。

 

 


   海闊天空:還沒睡?


   金魚、物理、西雅圖:喔!是啊....


   海闊天空:睡不著嗎?


   金魚、物理、西雅圖:是啊....心情很糟....


   海闊天空:我也是....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已經心情不好很久了。


   海闊天空:怎麼樣才能讓它好過來?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終於講話超過五個字了。


   海闊天空:那我重講。


   海闊天空:怎麼樣才能。


   海闊天空:讓它好過來?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何必呢?


   海闊天空:我很傷心。


   金魚、物理、西雅圖:看得出來,妳的傷心已經裝滿一瓶玫瑰紅了。


   海闊天空:你知道?!


   金魚、物理、西雅圖:怎麼會不知道?


   海闊天空:總有一天。


   海闊天空:當我把它。


   海闊天空:挖出來時。


   海闊天空:那就表示。


   海闊天空:我已經好了。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何必一定要這樣?


   海闊天空:因為我。


   海闊天空:不知道。


   海闊天空:怎麼樣。


   海闊天空:好起來。


   金魚、物理、西雅圖:我有一個辦法,但是曾經被推翻過。


   海闊天空:說說看。


   金魚、物理、西雅圖:時間,以及另一個愛妳的人。


   海闊天空:.....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也想推翻嗎?


   海闊天空:不。


   海闊天空:我想試試看。


   金魚、物理、西雅圖:想不想知道,推翻我的人怎麼說?


   海闊天空:嗯。


   金魚、物理、西雅圖:她說,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海闊天空:她說的。


   海闊天空:或許沒錯。


   海闊天空:但是這。


   海闊天空:有條件。


   金魚、物理、西雅圖:什麼條件?


   海闊天空:除非她。


   海闊天空:能確定。


   海闊天空:自己真的。


   海闊天空:愛著他。


   金魚、物理、西雅圖:.......她是愛著他。


   海闊天空:但是我。


   海闊天空:卻發現。


   海闊天空:我其實。


   海闊天空:不愛他。


   金魚、物理、西雅圖:怎麼說?


   海闊天空:不知道。


   海闊天空:可能是。


   海闊天空:一種習慣。


   海闊天空:也可能是。


   海闊天空:一種錯誤。


   金魚、物理、西雅圖:聽起來妳好像想通了。


   海闊天空:並沒有。


   海闊天空:因為我。


   海闊天空:不能確定。


   海闊天空:我想的對。


   海闊天空:還是錯。


   金魚、物理、西雅圖:......


   海闊天空:阿哲。


   金魚、物理、西雅圖:我在。


   海闊天空:你說,半夜裡的沙灘上,是什麼景象?


   金魚、物理、西雅圖:妳超過五個字了。


   海闊天空:我想去,你願意陪我嗎?

 

 

 

   她跛著腳,從房間裡一跳一跳的出來,她戴上了有色眼鏡,似乎是不讓我看見她哭腫

   的眼睛。


   我背著她下樓梯,她的髮香與鼻息一絲絲的飄動。

 


   『我重嗎?』

   「不會。」

   『我麻煩嗎?』

   「不會。」

   『我任性嗎?』

   「不會。」

   『我現在可以哭嗎?』

 


   在往沙崙海灘的路上,她抱著我痛哭失聲,我沒有阻止她的眼淚崩潰,我只能一直告

   訴自己不能哭。

 


   我沒有把那一天我跟韻柔在這裡大喊「祝全世界都幸福」的事情告訴她,因為那是專

   屬於我的回憶。


   我只是靜靜的陪她站在沙灘上,看著海浪一波一波的打上她已經受傷的腳,聽著她一

   句一句的狂喊。

 


   『我要幸福。』

 

 

 

 

 

 

 

   -待續-

 

 

 

 

 

 

 


                            * 海闊天空,我要幸福。*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