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23)
時間: Thu Aug  1 02:56:17 2002

 

   因為那魯灣的旋律一直在腦子裡盤旋,因為韻柔那一句「祝你幸福」像戴著耳機 

   聽音樂一樣的重複播放著,讓我有了一個「為她寫首歌」的念頭。

 


   那天在沙崙海邊的情景,一群人往大海喊著「祝全世界都幸福」,那樣的畫面,

   這一生可以看得見幾遍?我不是一個喜歡灑狗血的人,但面對這樣感動人心的一

   刻,我的眼淚幾乎要潰決。

 

   後來,在離開沙崙之前,韻柔說了她的故事給我聽。

   她說,她一生中有兩個男人對她來說,像是鑽石一樣珍貴,像是生命一樣重要。

   三個人如膠似漆的相處在一起,為友情的誠摯與永恆做了一個最好的解釋。


   他們是她的大學學長,從她進到學校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像哥哥一樣的照顧她。

   大學時期的每一部電影,每一次旅行,甚至每一個傷心難過的夜晚,每一個等待日

   出的天明,他們三個人,總不會有一個人缺席。

 

   她以為,他們永遠都不會分開,一輩子都會像在一起的時候一樣美好。

 

   但是,當愛情介入了純友情的世界裡,一切都不一樣了。


   她愛上了其中一個男孩子,很深很深的愛上了。

   她知道另一個男孩子也喜歡她,只是不說破而已,她也知道她深愛的人不會跟她在

   一起,為的只是不想破壞三個人的關係。


   人性當中,嫉妒與偏激像是兩把利刃,你永遠都不知道何時會揮舞起,更不知道兇

   手竟然是自己。

 

   有一天,她深愛的那個男孩子突然間消失了,另一個男孩子也同時不知去向。

   她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就連他們的家人,都沒有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

 

   「他有交代,請妳不要再來找他。」

   總是這一句話,讓她沒辦法知道他們的下落,日復一日,她因此而頹喪。

 


   她說著,我聽著,像海浪打著,沙灘受著。

   我幾乎可以感受到她的哀傷,一種無能為力卻又不想放棄的抵抗。

 

 

   「總會有一天得到答案的,韻柔。」

   我輕拍她的肩膀。


   『是嗎?如果我等不到那天怎麼辦?』

   「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的,我相信。」

   『為什麼你相信?』

   「因為真愛存在啊。」

 


   我知道,我跟韻柔之間不會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就更別談進兩步或進三步了,但

   我希望,在我可以做得到的範圍內,我必須拿出證明,因為真愛存在。

 

 

   回到家之後,我依著這一晚的感覺,拿出已經好久沒有碰過的紙筆,寫下了我為她

   所做的,也是我這輩子的第一首歌。

 

 

 

 


                               妳說著,我聽著
                            像海浪打著,沙灘受著
                   妳的憂傷大於快樂,連彩虹都只剩一種顏色


                               我聽著,妳說著
                            像晚風吹著,髮絲飄著
                 就因為愛沒有規則,所以心痛了,死了,回不去了

 

                          但是我存在著,一直存在著
                    任何痛苦的負荷,我陪著,妳不會孤單著
                              在妳最無助那一刻


                          我真的存在著,一直存在著
                   不管時空的區隔,我守著,靜靜的,我守著
                        因為我陪著,我守著,妳,值得

 

 


   我為這首歌取名為「證明妳值得」,不僅是要證明真愛的存在,更要證明她值得我

   去努力證明。


   只可惜我不會寫曲,這首歌一直停在只有詞,沒有曲的情形下有好一段時間,我也

   就一直沒辦法讓韻柔聽到這首歌。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也就在這一件事情之後,這首歌才進入譜曲的階段。

   但是,如果寫曲一定要以這件事情為起始,我寧願它不要發生。

 

   這就是我所謂的轉機。

 

 


   那天,是個晴朗的好日子。

   幾天前大家就約好,要一起去划船烤肉,到郊外踏青,好幾個大學同學,再加上邱

   心瑜,邱心蘋,汪學偉,雨聲跟他的富貴,還有我跟韻柔。

 

   烤過肉的人都知道,男生是最命苦的,除了要生火之外,還得負責烤出好東西給女

   生吃。


   但是女生在幹什麼呢?

   女生的工作就是坐下來研究化妝品,討論八卦,比賽體重跟青春痘的大小,還有罵

   男生把肉烤的很難吃。

 

   我不敢相信在我心中有如天使,近乎女神一般的韻柔,竟然會跟邱心瑜這一傢伙女

   人家們打成一片,甚至有說有笑,難道她聽不出來邱心瑜雖然脾氣稍改,卻也依然

   是個不修邊幅的女人嗎?再加上她那個伶牙俐齒的妹妹,簡直像個黑社會。

 


   「妳可不要把我家韻柔帶壞了啊。」

   趁秋刀魚來拿她已經烤熟的雞翅時,我忍不住提醒她。


   『你們家韻柔?我倒要去問問她是誰家的。還有,你剛說帶壞是什麼意思?』

   「沒,沒什麼意思,算我多嘴。」

   『韻柔現在在我手上,諒你也不敢多嘴,來,給我撒上一些胡椒粉。』

   她指著她的雞翅膀,一付大少奶奶一樣的使喚著。

 

 

 

 

 

   後來,這一次烤肉活動最後一個到場的人,走到邱心瑜旁邊向她打招呼的時候,所

   有的一切真相大白。

 

   原來,讓韻柔苦苦找尋,幾番落淚的那個人,就是邱心瑜的男朋友,汪學偉。

 

 

 

 

 

 

 

   -待續-

 

 

 

 

 

 

 

 

        * 當事情有了轉機,不一定是壞事,但人總會擔心,接下來發生的事。*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