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21)
時間: Wed Jul 31 03:22:53 2002

 

  我送她回家之後,也忘了該叫她吃晚餐的事情,一路上我們沒有說幾句話,在她

   家門口的那一句再見,卻讓我有些落寞的悲傷。

 


   『阿哲,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客氣,應該的。」

   『那,你回家小心,我上樓了。』

   「等等,韻柔。」

   『什麼事?』

   「為什麼妳要問這個問題?」

 

   她沒有回答,只是笑了一笑,就轉身回家。

 

   回八里的路上,我的腦海裡一直不斷重複著剛才的片段,一幕幕都是彩色的畫面,

   清清楚楚的重演著。

   我感覺像個第一次嘗到愛情滋味的小男生,那種悸動和著緊張與害怕,似乎她的下

   一句話,就將要審判我的快樂或悲傷。

 


   只是,她並沒有向我要那五分鐘,只是輕輕靠在我的肩上。

 

 

   回到八里公寓,邱心瑜跟邱心蘋兩個恐怖的女人,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吃著不算

   是宵夜的宵夜。

 

   「喂,才九點多鐘耶,吃宵夜會不會太早?」

   我指著她們的鹹酥雞說著。


   『要你管?』

   『我們女人家要吃什麼,什麼時候吃,你管得著嗎?』

   果然是姐妹,一鼻子出氣。


   「我是管不著,只不過我天天看著那個體重秤,我一直在想妳什麼時候會達到那個

     目標。」

   『什麼體重秤?什麼目標?』

   邱心蘋奇怪的問著。


   『他在說我距離45公斤還有2000克的目標啦。』

   邱心瑜不耐煩的瞪著我。


   『2000克算什麼?我離45公斤還有4000克呢。』

   『真的?看不出來妳比我重啊?』

   『不,姐,妳想錯了,我只有41公斤。』


   兩個女人後來開始討論體重的事,我是一點也不關心,打算洗完澡到頂樓吹個涼風

   去。

 

 

   但當我洗完澡,晾好了衣服,一步一步的走到頂樓時,邱心瑜已經站在那裡,一個

   人看似落寞的望著一片漆黑的海。


   「妳幹嘛?」

   『要你管!』

   「我是好心問妳,幹嘛一定要這麼兇。」

   『謝了,我不需要你的關心。』

   「既然不約而同的都到頂樓來了,沒事的話放下敵意,聊聊天吧。」

   『我對你沒什麼敵意。』

   「好好好,沒敵意,那放鬆心情說說話行了吧。」

   『說什麼?』

   「妳跟汪學偉怎樣了?」

   『沒事了。』

   「沒事了?哇....妳妹妹真厲害。」

   『什麼我妹妹真厲害?』

   「沒,沒事。」

   她看了我一眼,喝了一口她自己帶上來的罐裝果汁。


   『你要不要?』

   「不,謝了,我不渴。」

   『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啊?』

   「妳問啊。」

   『為什麼你女朋友會離開你啊?』


   這個問題讓我有點不知所措,頓時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定要問這種問題嗎?」

   『不一定啊,你不想講就不要講。』

   「不會不想講啦,只是....哎呀,反正就是被甩了,就這麼簡單。」

   『不會想追回來嗎?』

   「追回來能代表什麼嗎?更何況現在的我有了另一個重心了。」

   『重心?』

   「是啊。一個讓人一見傾心的天使。」

   『你在發花癡嗎?』

   「什麼花癡,真的好不好,她真的是一個讓人沒辦法抵抗的女孩子,改天介紹給妳

     認識認識,妳就會知道我所言不假。」

   『喔,追到啦?』

   「追不追到已經不重要了,我只要能看見她就很高興了。」

 

   邱心瑜聽完後表情怪怪的,從她眼神裡看到她有很深的疑惑。

 

   「不信就算了,不需要這樣看著我吧。」

   『不,我只是有些驚訝而已。』

   「驚訝什麼?」

   『不知道,或許是有一種刮目相看的感覺吧。』

   「喔,妳為什麼要問我這些啊?」

   『不知道,隨口問問的。』

   「那我也可以問嗎?」

   『問啊,我看心情回答。』


   她又喝了一口果汁。

 

   「妳真的很喜歡汪學偉嗎?」


   她發呆了一會兒,接著說『嗯,我很喜歡他的成熟,責任感,還有對事情的執著。』


   「那妳就應該多發揮一下女孩子的天性不是?」

   『什麼意思?』

   「女孩子有著男人沒有的天性,就是溫柔,善真,天生就有體貼人心的性情存在,

     如果妳願意發揮這麼一點點,給他一些體恤的回應,我想這對妳對他都好。」

 


   這一次她發呆更久了,兩個大眼睛直盯著我看。

 

   「妳幹嘛?」

   『沒...我只是....覺得....覺得你....』

   「我,我什麼?」

   『沒事,睡覺了,晚安。』

 

   她拎著果汁轉身就走,海風吹過,她的髮香一陣陣撲鼻而來。

 

   『喂,阿哲。』

   她要下樓之前,站在樓梯邊喊著。


   「幹嘛?」

   『你不錯,你真的很不錯。』

 

   我第一次看著她對我這麼友善的笑容,竟然有點不好意思。

 

 

 

 

 

   海風還是吹著,今晚的八里,沒有星星,只有月亮。

 

 

 

 

 

 

 


   -待續-

 

 

 

 

 

 

 

 

                * 女人有著無人能及的一種能力,叫做天生的溫柔。*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