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20)
時間: Wed Jul 31 02:26:10 2002

 

    在咖啡廳工作的日子,說真的只有一種感覺。 


   「爽到翻過去。」

 

   想想,在冷氣房裡工作,不需要跟大太陽搏鬥,工作內容又不會舉輕拿重,泡泡咖

   啡,收收杯子,結結帳單,頂多再洗洗廁所,一天的工資可以抵三天的生活費,真

   是愜意到不行。


   倒是雨聲那傢伙為了我兩肋插刀,不小心插死了自己的飯碗,跑到漁人碼頭去幫有

   錢人洗船。他真是什麼工作都做。

 


   隨著工作的順利,我的生活似乎開始有了轉機。

   西雅圖天使在我的生命中不再只是一個自己拼湊出來的名詞,而是一個讓人難以抗

   拒的名字。

 


   『戚韻柔。』

 

   我騎著機車拼命追捷運,把自己當做是舒馬克,把我的摩托車當做F1賽車那天,她

   告訴了我她的名字。

 

   「什麼?」

   『戚韻柔,我叫戚韻柔,戚繼光的戚,韻律的韻,柔和的柔。』

   「OH.....MY.....GOD」

   『怎麼了?』

   「妳的名字....好...好好聽...」

   『謝謝,是我爸爸幫我取的。』

   「這名字完全符合妳的人,簡直就是完美的搭配。」

   『怎麼說?』

   「難道妳聽過名字叫做X俊男的,就真的是俊男嗎?」

 


   我不知道把我跟韻柔相遇相識的情形套在別人身上,別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接下

   來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或許美麗的相遇總會造就出一個美麗的故事。


   但是,我跟韻柔卻不同,因為我們並沒有什麼發展,我們只是夜裡藉著電話線,彼

   此說說這一天發生的事情與心情,偶爾相約見面,在咖啡廳裡說說話。


   總之,情侶會去的地方,我們都不會去。

   所以我們不是情侶,頂多只能說是很談得來的朋友。

 

   雖然我很希望是。

 

   後來我問了韻柔,為什麼會一直不斷的發訊息給一個不認識的人,她給了我這樣的

   答案。


   『或許這支電話號碼的新主人不是我認識的,但我卻只能把它當作仍然是以前的他

     在使用著。』

 

   所以,巧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原來我的新手機號碼,竟然是妳以前男朋友的號碼。」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那他是....」

   『....』


   每次說到這裡,韻柔就沒有再說下去。

   我也不方便追問,勾起她陳舊的傷痛與過去。

 

 

 

   一天,我跟韻柔相約在她家附近的某個公園,這是我們第一次約在情侶會去的地方。


   那個公園不算大,但卻有一個湖在公園中央,四周圍的步道繞著湖的形狀闢成了這

   一座美麗的公園。

 

   我下班的時候已經接近相約的時間,任我再怎麼快,到達的時候卻也已經遲到了。

   韻柔站在湖邊,靜靜的看著無垠的湖面。

 


   「我可以說是妳早到了嗎?」

   我走到她的身後,有點難為情的說著。


   『如果這可以減低你因為遲到而內疚的痛苦,你可以這麼說。』

   「怎麼今天突然不去西雅圖了?」

   『今天不適合跟咖啡因相處。』

   「喔,那適合跟晚餐相處嗎?」

   『等會兒吧。』


   她開始漫步了出去,我則跟在她的身後。


   「妳好像....有話想說。」

   『嗯。』

   「是要說給我聽的嗎?」

   『嗯。』

   「跟妳有關的嗎?」

   『嗯。』

   「也跟我有關的嗎?」

   『嗯。』

   「是我在想的那個嗎?」

   『你在想的是什麼?』

   「沒,沒什麼,我胡思亂想。」


   我緊張的幾乎可以聽見我的心跳。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好嗎?阿哲。』

   「請說。」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十分鐘,你會做什麼?』

 

   這是個奇怪的問題,而且奇怪到不行,對於一個什麼都務求實際的人來說,這是個

   不是問題的問題,相對的也會有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會告訴妳我不想回答,這根本就沒有答案,因為我根本就不

     知道我的生命剩多久。」

   『那現在呢?』

   「現在的我,打算聽完妳的答案之後再告訴妳。」

   『你可以不用這麼聰明。』

   「不好意思,天性使然。」

 


   後來,她給了我一個沒想到的答案。


   『我的生命如果只剩十分鐘,我會緊緊握著我愛的人的手,因為我想在他的陪伴中

     死去,我想帶著他的溫度離開。』

   「嗯。」

   『你的答案呢?』

   「我改天再告訴妳好嗎?」

   『不行。』

   她嘟著嘴巴說。

 

   「那好吧。妳先前問了我一個問題,真愛是否存在是嗎?」

   『嗯。』

   「真愛在我心裡的定義是生命中可以僅有的唯一,所以當真愛已經在我的身邊時,

     連生命都可以不吝嗇的給她一半。」


   聽完,她似乎有些驚訝。

 

   「所以,當我的生命只剩下十分鐘時,我希望可以給她五分鐘,來證明她是我的真

     愛。」

 

   兩公尺不到的距離,我幾乎可以聽見她的鼻息,跟我已然失控的心跳聲,奏出相同

   節奏的旋律。

 

 

 


   「妳想要那五分鐘嗎?」

 

 

 

 

 

 

 

 

   -待續-

 

 

 

 

 

 


                   * 妳想要那五分鐘嗎?如果妳是我的真愛的話。*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