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6)
時間: Mon Jul 29 00:12:54 2002

  

   雨聲在打電話的時候,我戴上企鵝頭,繼續我的工作。

 

   正值下午三點半,太陽的威力還是沒有小一點,待在企鵝裝裡雖然不需要擔心曬

   黑問題,但卻必須煩惱更恐怖的問題,中暑。

 

   剛剛那個吐在雨聲身上的小朋友,這時候又被那一位不可思議的媽媽抱了回來,

   這一次比較恐怖,因為她的親友團也一起過來了。

 

   大的約七歲,小的約兩歲,一共八九個小孩子,一擁而上騎到我身上來,不,應

   該說是騎到企鵝身上,只是很不幸的我在裡面。

 

   我不但得拼命擺出歪頭張手的誇張姿勢,還得小心小朋友的安全,眼前有點像是大

   明星開記者會,鎂光燈東閃一次,西亮一下,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不是親友團,

   是某家公司舉辦的假日旅遊。


   我是不太擔心會有小朋友吐在我身上,不過我擔心的是我胸前抱著的這個小女娃,

   拍照時她完全不理會鏡頭,拼命往企鵝眼睛裡看,我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她看就算了,居然還伸出她的手指頭開始挖眼睛。

 

 

 


   躺在床上,我左翻右翻,一下子坐起來,一下子又橫著躺,腦袋裡一直有個聲音

   告訴自己我該睡了,卻怎麼也沒辦法闔眼。


   我甚至開始怪罪床前的明月光太亮,讓我的瞳孔不勝負荷。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這句話不斷的在我腦海裡反覆著,像深山裡的大

   鐘雲繞。

 

   我起身,打開電腦,連上已經好一陣子沒去的BBS站,我的帳號已經被系統刪除了

   。鍵入了new,我重新註冊了一個ID。


   我輸入nomore,有人用了,我輸入nomorelover,也有人用了,接下來又試了bluej

   ,neversaylove,還是都有人用了。


   我試了本來的帳號YJL,這表示我的名字,居然也已經有了使用者。

   我試了我的英文名字Joe,試了沁婷的英文名字Tina,系統完全把我排除在外。


   後來,我慢慢的鍵入p-e-n-g-u-i-n(企鵝),結果進去了.....

 

   通過認證,我直接到diary板,寫上這個新帳號的第一篇文章。

 


   作者  penguin (不是企鵝的企鵝)                               站內  diary
   標題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時間  Sun Jun 25 03:21:47 2001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就像分手多年後再一次相見
                              妳永遠30度C手的溫度
                              妳不變深邃眼眸裡的晶墜
                              只要一眼,就只要一眼
                              我就會再度記起當年愛妳的回憶
                              愛妳的酸甜

                              時間,果然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所以,忘記妳需要的不是時間

 

 

 

   沒幾分鐘之後,我收到兩封信。

   一封是要把我這篇文章轉到他的名片檔去,另一封則是要跟我「做朋友」。


   他的來信內容我不便再贅述,我只能說他的意思是,男人不一定要跟女人在一起

   才會有愛情。

 

 

 

 

 

 

 

 

   親友團離開之後,雨聲還沒有出現,原本應該是兩隻笨蛋...不,兩隻可愛的人偶一

   起裝白癡,結果只剩下一隻笨企鵝。

 

   我一邊裝可愛,一邊往休息室一步一步的慢慢移動,我心底暗自盤算著手機借給他的

   時間,等等該跟他收多少錢。


   這時,我在人群當中,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慶幸著剛剛的小女娃把企鵝眼睛挖

   大了點,讓我看清楚了那身影是誰。

 

   她不是別人,是讓我目炫神迷的西雅圖天使。

 

   她一個人,似乎漫無目的的走著,也無心在籠子裡的動物,也不在意身邊嘻笑打鬧

   的小朋友,這世界對她來說彷彿是透明的一般。


   我很快速的移動到她的旁邊,故意在她身邊裝可愛,她也注意到了這一隻龐大企鵝

   的存在。


   我想開口說話,但她只是對企鵝裝笑了一笑,就轉身往旁邊的椅子走去,坐了下來

   ,我跟在後面,想把企鵝頭脫掉,但是該死的企鵝手卻卡住了。


   這時候,主管巡視園區,他從我身邊經過,非常故意的瞄了我一眼,似乎我企圖拿

   掉企鵝頭的動作被他發現了。

 

   西雅圖天使坐在椅子上,拿出了她的手機,好像在玩電動。

   我故意繞過椅子,在她的四周不停的搖擺,她並沒有抬頭看我,只是專心在手機上

   。

 

   「請你告訴我,真愛到底存不存在?」

   她打了這封簡訊,卻一直沒有發送出去。她站起來,看了看我...喔,不,是企鵝,

   然後笑了一笑,便往園區門口走去。

 

 

 

 

 

 

 

 

 


   後來,我在精華區與使用者名單之間閒晃,待我又回到diary版的時候,我的文章下

   出現了幾篇的Re:(回覆)。


   有些人有感而發的說了自己的感想,有些人安慰我這個素未謀面的人,有些人則因為

   這篇文章而想起了過往。

   冰冷的螢幕上,不知名的人們用鍵盤與文字交替著裹著溫度的情感,一字字穿心越骨

   ,一句句痛徹心腸。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是啊,是啊,時間能證明愛的深淺。

 

 

 

 


   雨聲從另一端晃啊晃的回來了,途中被小朋友纏住,走到我面前的時候,身上還吸

   著一個調皮的男生。


   後來,男生的媽媽來把他帶走,還罵他髒話。

 

   「我銬,你叫富貴起床是要唱歌喔。」

   「不是好不好?剛剛洗完走出來以為ok了,卻沒發現他的嘔吐物也在虎皮的鼠蹊部造

     成了災情,所以我又重洗一次。」

   「我的手機咧?」

 

   雨聲從虎嘴裡遞出手機給我,我這才發現虎皮裡面比較寬闊。

   不過企鵝沒手不能拿手機,我只好硬是張開企鵝嘴巴去接。

 


   「你的手機,剛剛嗶了兩聲喔。」

   雨聲在回到工作崗位之前,這麼跟我說著。

 

   「嗶了兩聲?」

   聽到這句話,我有種特別的預感。心跳突然很快,不知道是高興還是緊張。

   是訊息嗎?是訊息嗎?

 

 

 

 

 

 

   「是快沒電了啦。」

   雨聲揮著老虎手說著。

 

 

 

 

 

 

   -待續-

 

 

 

 

 

 

              * 妳傳來的訊息,一字字穿心越骨,一句句痛徹心腸。*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