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5)
時間: Sun Jul 28 03:00:47 2002

 

   隔天,邱心瑜奇蹟似的起了個大早,我竟然比她還要晚醒來。 

   當我還在睡眠情緒裡,看見她在客廳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幾乎說不出話來。

 

   『你幹嘛?看到鬼啊....』

   她啃著土司,喝著調味乳。


   「時鐘....沒壞吧,它指的是....9點吧?」

   我指著客廳的大鐘說著。


   『.....』

   「外面那顆霹靂亮的....是太陽吧?」

   『喂....我只是早起而已,不需要這麼驚訝吧....』

   「幾號鬧鐘叫醒妳的?我也要去買一個!小叮噹?還是機槍戰士?」

   『喂喂喂....虧也有個限度好嗎?』

   「我沒在虧妳,我真的很驚訝。」

   『你給我閉嘴,我只是要開始上班了,不得不早起。』

   「上班?!」


   我像被雷打到一樣,退後了好幾步。


   「妳會做事喔?」

   『.....我在咖啡廳打工....』

   她似乎忍著脾氣跟我說話。


   「咖啡廳?!....OH.....My god.....」

   『喂...李元哲...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

   「我真的很驚訝啊,妳居然可以在咖啡廳打工泡咖啡?!妳連泡麵都泡不熟耶,我在

     想妳泡的咖啡是不是喝得到咖啡豆...」

 


   我話還沒說完,眼前倏地一個黑影,臉龐感覺被某樣東西畫過,隨即一陣碰啪聲。

   回頭一看,竟然是果醬抹刀。

 


   「我銬....那會射死人耶....」

   『我本來就沒打算留活口。』

 

   她說完,一臉酷樣的戴上太陽眼鏡,甩了門就出去了。

   我沒看過她戴太陽眼鏡,有點不能適應,她打工的咖啡廳是露天的嗎?戴太陽眼鏡看

   得見咖啡豆嗎?

 

 

 

 

 

 

 

   休息了一天,我又回到動物園,當然,雨聲也是。

   才一天沒有碰到企鵝裝,我竟然有點懷念。


   夏天的大太陽還是一樣不饒人的放射著強光熱量,懷念企鵝裝的心情也隨著滿身汗而

   消失,突然間我又覺得世界的一切都不美好,我只能從小小的兩孔企鵝眼去看這一片

   大大的世界,無聊的感覺油然而生。

 

   雨聲倒是挺習慣的,我不知道他穿著一身虎皮還這麼樂,不知道他在爽什麼。

   後來發現他帶了一支用電池發電的小電扇,很巧妙的擺在他的後腦勺,為他帶來陣陣

   涼意。

 


   媽的。

 

 

 

 

 

 

 


   昨晚收到的訊息,又是一排讓人難過的字句。

   我不知道這位小姐是誰,不過,她似乎被她的前男友傷得很深很深。

 

   『我可以問你嗎?要怎麼樣去忘掉一個你深愛的人。』

 

 

 

 

 

 


   一個小朋友,大概還不到兩歲吧,他的媽媽很高興的要幫他跟我們拍照,把這孩子

   擺到我跟雨聲之間,由雨聲抱著。


   不知道是雨聲的虎牙太恐怖,還是會說話的企鵝太嚇人,快門都還沒按下,他已經

   開始號啕大哭。


   『沒關係,沒關係,讓他哭,他哭比笑好看。』

   這句話是這位媽媽說的,我們覺得不可思議。

 

   當快門按下的同時,這個小朋友吐了。整隻老虎手都是白色的嘔吐物,雨聲嚇得差點

   把小朋友給丟在地上。

 

   『沒關係,沒關係,我幫他擦就好,不好意思,吐了你一身。』

   「沒關係,沒關係。」

   雨聲連忙說著。

 

   小朋友被媽媽抱走,這位媽媽臨走還語出驚人。

   『你真勇敢,敢吐在老虎身上。』


   我跟雨聲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不過,我們慶幸的是,幸好這位不可思議的媽媽在她的孩子吐的當下沒有說:


   「沒關係,沒關係,讓他吐,他吐比哭好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個訊息,因為我也同樣忘不了沁婷。

 


   感情的世界,在我的感覺裡像迷宮。

   你愛上誰,你跟著誰,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兩個人同樣身陷在一個迷宮當中,手牽著手,往同一個方向,同一個目標邁進,沒有

   走出迷宮沒關係,只求一起身在迷宮裡陪著對方,即使焦急,是心滿意足。

 

   但,當他放開你的手,逕自走去,迷宮中只剩下你孤單一個人,突然間你會方寸大亂

   ,因為一同走過的路,都朦上了厚厚的,重重的濛霧。你無法回首來時路,眼前該往

   哪裡去你也看不清楚。

 


   「讓時間,讓另一個愛妳的人幫妳忘記。」


   我只能這樣回應她。

 

 

 

 

 

 

   雨聲回到休息室,脫下虎皮清洗那些嘔吐物,他邊洗邊覺得噁心。


   「哇銬....我再也不敢抱小孩子了。」

   「不敢抱?你家富貴生的你抱不抱?」

   「不抱,她抱。」

   「我就知道,你這個沒有父愛的王八蛋。」

   「我負責攢錢就好。對了,講到富貴,我得打電話叫她起床,電話借我。」

   「幹嘛叫她起床?」

   我把手機遞給他。

 


   「她找到一個工作,在YAMAHA。」

   「YAMAHA?她會修車喔?」

   「修理我她會啦,還修車咧....YAMAHA是指樂器行。」

 

 

 

 

 

 

 

 

 


   後來,她又傳來一句:『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


   我無言,有點想掉眼淚。

   我撥了這位小姐的電話,但她已經關機了,看了看時間,接近凌晨三點。

 


   或許吧,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所以在沁婷離開我的兩個月裡面,我還是會時常想

   起她。


   每天回到家,看到魚缸裡的嘻嘻,我不禁懷疑著:


   「嘻嘻啊...嘻嘻,哈哈都不在了,我還留著你幹嘛.....」

 

 

 

 

 

 

 


  -待續-

 

 

 

 

 

 

 

     * 時間,只能證明愛的深淺,只能讓你不斷的體會迷宮裡的路有多長,多遠。*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