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3)
時間: Mon Jul 22 04:59:44 2002

 

   當我在人行道上停機車的時候,我已經看見她,著一身淡藍色系的打扮,坐在我

   們當初相識的位置上。


   這或許是一種習慣,也或許是一種默契。

 

   或許她早就習慣來這一家咖啡廳,或許她早就習慣在傍晚過後喝杯咖啡,或許她

   早就習慣那個位置,而我是個忽然闖進她生活習慣裡的人。


   我必須老實說,我不希望這是她的習慣,因為當我看見她坐在老位置上,我只有

   一個感覺,就是爽。


   因為我期待著這是我跟她之間的默契,沒有人可以涉入接近。

 

   人跟人之間的默契,是在無言當中培養出來的,不需要事前的溝通與解釋,才是

   真正的默契。

 

 


   我跟我親愛的好朋友兼同學夏雨聲,花了兩個學期的時間,研究如何在必修主科

   「量子物理」及「電磁學」當中拿高分,只因為教授當人不眨眼。

 


   「當電子波長與傳播媒界的尺度相近時,量子效應就會產生,因此,物理理論者

     經過推想,同樣的效能應該也會發生在傳播熱能的聲子上。


     這是物理學家第一次在實驗上證實熱傳導量子化的存在。


     在電傳導的量子效應下,電子的conduction只能是 2*e^2/h 的整數倍,此處 e

     為電子帶電量,h 為 Planck 常數。而在熱傳導中,單位熱傳導將是 T * pi^2

      * K^2 / 3h ,其中 T 為溫度,pi 為圓周率,K 為Boltzmann 常數。

     .................」

 

 

 

   這是我的量子物理學筆記。

   通常,在期考期末考的期間,我會帶著我的筆記,去跟雨聲換他的電磁學筆記。

 

   但我們的筆記不只是筆記,你可以稱它是考前猜題,也可以稱它是賭注。

   因為我們考前只念筆記裡的東西,猜對猜錯攸關四個學分的生命。

 

   念物理系的同學都知道,期考考的不只是課本,你還要交報告,有些科目你還得窩

   在實驗室裡好一陣子,吃喝拉撒幾乎都在裡面搞定。

 

 

 

   對不起,我離題了,我們回到默契。

   講到物理,我就莫名其妙的興奮。

 

 

 

   所以,我跟雨聲的默契,是用兩個學期的時間,四次期考,四份報告,以及攸關生

   命的四個學分所培養起來的。

 

   但是我跟西雅圖女孩,卻沒有任何時間讓我們培養默契,從見到她到今天,才過了

   四天的時間,四天之內,我們見面了三次,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談,讓我們與對方

   說話的,只有筆跟紙。

 

   突然間,我覺得這一次相遇是一種考驗。

   考驗著她的是什麼,我不知道,或許她不覺得有任何考驗的成份存在,但對我來說

   ,這是個耐心與好奇心的考驗。


   你越想去突破它,你就越覺得怯步,你幾乎要認命到這一輩子只要這樣跟她說話就

   好,甚至連她的聲音,都是緣份之外的一種奢求,抑或是多餘。

 

 

   但是,我們有默契的停在原地不再前進,命運卻推著我們向前。

 

 

   「我可以坐這裡嗎?小姐。」

   我點過咖啡,寫好了紙條,遞到她面前。


   她有點訝異的看著我,隨即笑了一笑。

   我無奈的指著原本吸煙區裡我們習慣且有默契的位置,那裡已經有一位正在專心看

   雜誌的先生。

 


   『可以,請坐。』

   她拿出筆,在紙上寫著。


   「對不起,我來晚了。」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根本沒有約時間。』

   「原諒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我以為妳是在這裡等我的。」


   這句話讓她一看再看,似乎看懂了什麼,又似乎不懂什麼。

 


   『或許吧,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習慣了坐在這個位置上。』

 

 

   當她把這句話遞過來之後,我忘了我跟她之間的說話必須是字的傳遞。

   一句「真的嗎?」脫口而出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小聲點,你會嚇到其他的客人的。』


   她動著她的唇,用她的聲帶振動,舌齒之間的點貼捲放,一字一字的從嘴巴裡講出

   來。


   突然一切都好不習慣,我突然覺得聲音的存在是多餘的,我突然希望這世界永遠安

   靜下來,不要再有聲音,耳朵從此失去功能。

 

 

   「喔,不好意思。」


   她笑了一笑,喝了一口咖啡。


   『你的聲音,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是嗎?」

   『我本來以為你的聲音應該像個帶著稚氣的大男孩,但我沒想到竟然有成熟的男人

     味。』

   「喔,謝謝誇獎。妳的聲音也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有聲與無聲之間的不一樣,我幾乎要相信我們之間不會有聲音存在。」

 

   她怔了一怔,大眼睛骨祿祿的看著我,像是我說中了什麼話,猜中了她什麼心事一

   樣。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下一次見面,我們不需要再帶紙筆了。』

   「是啊,即使聲音對我們來說還不習慣,我們還是得習慣它。」

   『你也可以選擇不去習慣,下次回到自己的座位就好了。』

   「不!不!好不容易進步到這裡,怎麼可以再回去?」

   『進步?你的形容詞用的很可愛。』

   「說不定,這一次進步代表著......」

   『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下一次會有更大的進步。」

 

   大概頓了兩秒鐘,她抿著嘴巴笑了出來。

 


   『我沒想到你這麼會說話。』

   「相信我,我也沒想到我這麼會說話。」

   『這是好現象嗎?』


   她眼睛裡透露出一點憂慮。

 

   「對我來說,這是好現象,但妳似乎不認為。」

   『怎麼說?』

   「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這現象會有什麼結果,我認為它是好現象,是因為我樂觀,但

     妳的眼神告訴我,妳還不能接受這個現象,因為四天前妳的壞心情,似乎還延續

     著,我猜對了嗎?」

 

   她淺笑了一聲,歪著頭問我。


   『你念心理的嗎?』

   「物理,我只是猜測而已。」

   『那你不但很會說話,還很會猜。』

   「那表示我猜對了?」


   她笑而不答,歪著頭的她讓長髮披在她的左肩上。


   「嗯....有一個方法可以稍解心情,想不想試試?」

   『說說看。』

 

 

 

   我拿出剛才的紙筆,在紙上寫了:「讓我陪妳看電影。」


   她又笑而不答,只是收拾著她的東西,指了指門口的方向。

 

 

 

 

 

 


   -待續-

 

 

 

 

 

 


             * 突然一切都好不習慣,我突然覺得聲音的存在是多餘的。*

 

 

 

 

 

   文中量子物理學資料翻譯於  AIP, Physics News Update, # No.481, 04/27/2000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