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2)
時間: Sun Jul 21 20:48:45 2002

 

 
   其實被秋刀魚跟汪學偉看到我在扮企鵝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我不偷不搶,光明正大
 

   的努力工作,為了自己的生活費,研究所的補習費,房租,拉拉雜雜的水電瓦斯電

   話費....等,這工作可以為我解決一大半的經濟問題,腳踏實地的一切重新來過,

   這是件好事啊,被他們看到又不會怎麼樣,難道我會生氣嗎?難道我會覺得丟臉嗎

   ?

 

 

 

 

   「阿哲,別生氣了啦....這又不丟臉...」

   「哇銬!要我不生氣?要我不覺得丟臉?這太難了吧!」


   雨聲在一旁吃著「阿姑的冰」,那副一點事都沒發生的模樣,看得我真想噴火。


   「這有什麼難的?汪學偉也沒說什麼,秋刀魚也沒笑你啊,人家汪學偉還請我們吃冰

     耶,這麼大熱天的,有碗芒果冰真是讚啊!」

   「一碗芒果冰就可以收買你的尊嚴,我可不行!拜託,一個是幾乎天天跟我做對的

     室友,一個是曾經要幫我找工作,找房子卻被我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有為青年,結

     果被他們看到我在這裡扮企鵝,你要我怎麼不丟臉?要我怎麼不生氣?」

   「那你生氣有用嗎?難不成你要汪學偉來扮企鵝?要秋刀魚來發氣球?」

   「這....唉呀!反正你不懂我現在的心情啦!」

 

   雨聲沒有再說話,他快樂的吃著自己的芒果冰。

   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短時間之內大概很難爬起來,因為我的自尊心嚴重的受到

   打擊。

 

   我們脫掉了企鵝裝,老虎裝,一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手上一張一仟元及一張一佰元的鈔票,解決的是這幾天的吃飯問題,卻沒辦法解決

   我現在心中的鬱悶。

 

   從動物園騎著機車回到八里,我突然覺得這一段路好遙遠,我突然覺得這人世間的

   一切為什麼都這麼的遙遠?就連最基本的快樂,都好像離我有天地之遙。


   平時我最喜歡看的淡水日落,現在卻一點都不覺得它很美。

   以時速大概只有十的速度騎在關渡大橋上,淡水日落好像變成不再讓人心輕悸動的

   白色,平時那橙紅色的妝像是被卸掉了一樣。


   平時我最喜歡看的淡水線捷運,車廂的白燈在傍晚的海岸線上,畫出一道亙長的光

   綾,在捷運列車的交會中,你似乎可以看見光與光之間的律動,在分開的那一剎那

   ,兩條光綾似乎會牽著彼此的手。


   但是現在,捷運就只是捷運,什麼光綾,什麼光的律動都不見了。

 

   大概是我太多愁善感吧。

   我總覺得我的遭遇一直都讓人匪夷所思,不只是別人看了覺得匪夷所思,就連我自

   己都覺得匪夷所思。


   女朋友莫名其妙的跟我分手,原因是因為那隻趁人之危的麥克雞,原本相當有信心

   的研究所考試居然落榜!?想搬到另一個地方換換環境,大概可以換換運氣,結果

   遇到一隻會咬人的秋刀魚,找工作找到別人的男朋友公司裡去...


   這些都不要說了,就連手機掉到淡水河裡這種你想要它發生都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

   都會在我身上出現。

 

   我招誰惹誰?

 


   一連串的事情下來,加上今天的自尊心打擊,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快樂是自找的沒錯,但倒楣會自己來找你。

 


   不過,後來總算有一件好事。

   就是西雅圖天使。

 

   從那一天之後,我一直不能忘記她的樣子,那隔著玻璃說話的畫面,我想連小說,

   連電影劇情都不一定能想的到。


   印象深刻的相遇是緣份繼續的主要原因。

 

   所以隔天,我回西雅圖去找她。

   我知道這很笨,天知道她什麼時候會來?又知道她什麼時候離開?

   說不定她只是來台北渡假,說不定她是留學生,回台灣只是短暫的停留,說不定她

   已經忘了這家西雅圖咖啡廳。


   也說不定她已經忘記我了。

 


   但是,我剛剛有提到過,印象深刻的相遇是緣份繼續的主要原因,所以在我等了兩

   個多小時之後,她的身影,打開了玻璃門,走進了我與她的緣份裡。

 

   她跟我一樣,忘不了那一天的相遇嗎?我不知道,這種問題量誰都不會想去問,因

   為那是一種快樂,一種不知道答案的快樂。

 

   我們依然坐在老位置,我們依然用紙條說話,直到她離開,我道別,我們還是沒有

   留下任何可能延續緣份的連絡方式,這種感覺,好像是我跟她都相信著緣份會繼續

   ,只要西雅圖還在,我們就會再相遇。

 

   我還是沒有聽到她的聲音,我只記得她美麗的臉龐與身形。

   她也不曾要求要聽我的聲音,彷彿一切都可以無聲的進行。

 

 

   所以,唯一的好事,我怎能輕言放棄。

   當下決定,回到八里洗完澡,我要到西雅圖去。我有強烈的預感,她今天一定會出

   現在那裡。

 

 

 

 


   回到八里,手機在後面褲袋裡發出嗶嗶聲,那是收到訊息的聲音。

   我沒有去理會它,因為我一進門,就看見一個討厭的人,拿著一個討厭的東西,一

   臉討厭的笑容,對我說一句討厭的話:

 


   『阿哲,你看!可不可愛啊?』

   秋刀魚抱著一隻半身大的企鵝,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秋刀魚,這一點都不好笑。」

   『唉唷!笑一個嘛,我見到你難得開心耶!』

   「喔...是喔....那還真是謝娘娘恩典啊....」

 

   我沒理她,我知道她是故意的....

   廢話!!她當然是故意的,不然還是巧合喔?!

 


   對不起,我差點歇斯底里的叫了出來,不過,我一身疲累,我只想好好的洗完澡睡

   覺去。


   這時我想起了手機裡面有訊息,把它打開來一看,又是那個傳錯訊息的傢伙。

 

   之前,剛買手機那一天,我的新手機號碼都還沒有人知道之前,我接過一通怪簡訊

   ,它的內容是:「我知道你會走,所以我不會留,但請你記得,你牽著我的手的時

   候。」

 

   這不是藤井樹的《貓空愛情故事》裡,台灣大哥大女孩傳錯給吳子雲的簡訊內容嗎

   ?

   這傢伙大概網路小說看太多了,幻想太嚴重,腦袋有點問題了。

 

   但那不是他傳來唯一的一通簡訊,因為之後幾天,他又陸續傳來了兩三通。

   內容都是那種讓人看了會很難過的。

 

   「你在哪裡?讓我見你最後一面好嗎?」

   這是他的第二封簡訊,在半夜三點半傳來的。


   我覺得莫名其妙,還好心起床回傳給他說:「不好意思,你可能傳錯對象了。」

 

   「你不要再騙我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這是他第三封簡訊,在隔天的半夜兩點。


   我依然覺得莫名其妙,又回傳了一次:「不好意思,你可能傳錯對象了,請你查明

   號碼之後再傳好嗎?」

 

 

 


   今天這一封簡訊,是他的第四封,內容是:「可不可以教教我,如何能說不再見就

   不再見?」


   今天的遭遇,加上剛剛被秋刀魚的企鵝給恥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拿起電話,

   不做二聲就撥了出去。


   今天,我一定要跟這一個簡訊怪客做一個了結!

   我甚至擬好了草稿,等會兒如果他接了電話,我一定劈頭就罵:


   「拜託!請你不要再玩這種無聊的簡訊遊戲了好嗎?都已經跟你說過我不是你要找

     的人了,你還要傳?簡訊傳得越多,中獎機會越大嗎?」

 

 

 

 

 

 


   只是我沒想到,這個簡訊怪客是個女的,而且她的聲音....還挺不錯聽的。

 

   「呃....小姐,我不是妳要找的人,請妳不要再傳簡訊來了,謝謝。」

   雖然跟原本擬的草稿內容不一樣,但是....意思到了就好。

 

 

 

 


   洗完澡,我換上了比較正式的白色襯衫,邱心瑜見著,直衝著我問:


   『要去約會啊?』

   「要妳管。」

   『喔,應該這麼問,要去游泳啊?』

   「游泳?」

   『你不是企鵝嗎....』

 

   她拿起企鵝,一臉讓人想扁她的笑容。

 

 

   我不想理她,我要去西雅圖。

 

 

 

 

 

 

 


   -待續-

 

 

 

 

 

 

 


                       * 真是一世英明,毀於企鵝啊。*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