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11)
時間: Sat Jul 20 20:13:01 2002

 

   後來,雨聲托朋友替我注意工作機會,順便也替他注意工作機會。
 
   我問雨聲,生活過得好好的,跟富貴住在一起也沒產生什麼大問題,幹嘛連他這
 

   個公子哥兒都要找工作?

 

   「因為富貴那天在路上看見一輛深灰銀色的CRV。」

   他的眼睛閃爍著光茫,像一個剛出獄的人,望著天空,感覺到這個世界多麼的美好

   ,空氣多麼的新鮮一樣。


   「看見CRV?車子喔?看見了又怎樣?」

   「她拼命的尖叫!」

   「為什麼尖叫?她的腳被壓到?」

   「不是啦,是她很喜歡啦!」

   「....所以.....你要打工...買車?」

   「是的。」

   「雨聲,你想太多了,你打工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光貸款,光養車你就....」

   「你不用說服我了,我心意已決!」

 

   他說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為了一件事情有這樣的執著與堅持,第一次這麼努力要完

   成它,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壯士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這句話是他當時,望著遙遠的天邊,一陣陣頂樓的海風吹來,他閃爍著眼睛,非

   常認真的說著。

 

   當時我不太懂他買車跟「壯士未酬身先死」有什麼關係?

   過了一會兒我才知道是他用錯詩詞成語了,但是我看他那麼陶醉,也就不好意思吐

   槽他。

 

   「他可能是要說「壯丁打工打到死,能買HONDA CRV。」吧,應該是這樣.....。」

   我在心裡暗自替他解釋著。

 

 

 

   後來,真的被他朋友找到了一個Part time的工作,當天他一大早就打電話來給我。


   「阿哲!阿哲!找到工作了!快!起床!我們工作去!」

   「什麼工作?!」

   我興奮的從床上跳起來。


   「霹靂讚的工作,一天一千一,還有午餐,還有辣妹可以看,工作快樂簡單又有

     趣。」

   「Really?!我....我馬上到!!」

 

   我立刻從床上翻起來,梳洗,整理儀容,更衣,還打上領帶,穿上皮鞋,騎著機車

   ,飛快的趕去雨聲家。


   在路上,我不禁在想....

   「霹靂讚的工作,一天一千一,還有午餐,還有辣妹可以看,工作快樂...簡單..

     又有趣?這是什麼工作?」

 

 

 

 

 

 


   「我銬!很讚的工作啊!時薪很高啊!工作輕鬆簡單又有趣啊!可以看辣妹啊!你

     倒是告訴我啊!哪裡有趣啦?哪裡輕鬆啦?哪裡有辣妹看啦?」


   我追打著雨聲,在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

   在園區裡的員工休息區,我拼命追著他打著。


   「喂....我沒說錯啊!是很簡單啊!時薪很高啊!這裡辣妹也很多啊!」

   「還敢狡辯?這算什麼工作啊!還要讓小朋友東戳戳西摸摸的,偶爾來個幾個大人

     要求拍照,重點是...還要裝可愛?!」

   我繼續追著雨聲打,一股氣不自主的由衷而生。

 

   對了,我忘了說,這時候,我身上原本打著領帶,穿著皮鞋的穿著,已經被一身企

   鵝裝給取代了。


   而雨聲穿著的是一身的虎皮。

 

   「小朋友,快來看啊!企鵝在打老虎!」

   一個幼稚園老師,帶著一群托兒所的小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圍在我們旁邊。

   我們旁邊還不只有他們,還有一大群遊客。

 

   「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畫面耶!居然會有企鵝騎在老虎身上的?」

   「對啊!居然是企鵝海扁老虎?」

 

   我跟雨聲以為員工休息區應該是沒有人會看到的,但我們沒想到.....

   我們不得不停下動作,企鵝臉看著老虎臉,突然兩人都不知道怎麼辦好。

 

   「喂喂喂!不要停啊!你們繼續打,我們要拍照啊!」

   某位遊客如是說。

 

 

 


   「好蠢....」

   雨聲說著,走在我的旁邊,我們打算去躲起來。


   「我的媽啊....,拍就拍嘛....還送我們幹嘛......」

   我們手上,各有一張「企鵝疊在老虎身上」的照片。


   「這下子一世英名全毀了.....」

   「我討厭拍立得....」

   「我也是.....」

 

 

   其實,我跟雨聲都沒想到是這樣的工作,所以我們非常的訝異,這對我們的打擊很

   大。當然,不是工作不好,是壓根沒想到工作是長這樣的。

   我們以為到動物園,應該是收收票,發發傳單,再嘛就是掃地這些平常的工作。

 

   這種感覺就像父親大人打電話來說他買了一台法拉利給你,你非常高興的衝回家一

   看究竟,結果是法拉利模型一樣。

 


   吃過員工午餐,我們非常認命的再度披上企鵝皮跟虎皮,繼續跟大太陽及小朋友們

   搏鬥。


   誰教我窮到不行?誰教夏雨聲要買CRV?

 


   下午的工作內容,我們多了一項任務,就是把兩大包的氣球發完。

   一隻企鵝外加一隻老虎,已經是園裡小朋友們的焦點,再加上沒有手的企鵝會拿氣

   球,這就更精彩了。

 

   一大群小朋友都忘了去看真正的企鵝跟老虎,也都忘了那幾隻名字取得霹靂俗的無

   尾熊,他們只知道要跟我們玩,要戳企鵝,要惹老虎生氣,把拿走的氣球刺破再來

   拿新的。


   那天,我們至少拍了500張照片,家長們很熱心的送給我們十多張拍立得。

   我們累得要死,但是為了一千一佰元的日薪,我們不得不拼命。

 

 

 


   後來,發生了一件讓我覺得霹靂痛苦的事。

   至今,我還是很難忘。

 

 


   「阿哲,阿哲,你看,那邊。」

   雨聲用老虎爪子耙了我幾下。


   「哪裡?看什麼?」

   「那裡啊,那兩個人啊。」

   雨聲的爪子指向我的左前方。

 

   我一看,不知為何的全身發麻,轉頭拔腿就跑,拼命跑,使盡我剩下所有的力氣,但

   是後來我才發現我錯了。


   第一. 因為我穿著企鵝裝,他們看不見我。

   第二. 我越跑,那些小朋友就越興奮,因為他們沒追過企鵝,這輩子也沒看過企鵝跑

         這麼快的。

 


   跑著跑著,一陣慌張,我的企鵝頭掉了。

   一群小朋友的騷動,讓許多人都往我這邊看。當然,也包括了他們兩個。

 

 

 

   他們不是別人,是邱心瑜跟汪學偉。

 

 

 

 

 

 

 

   -待續-

 

 

 

 

 

 

                    * 我也不知道企鵝可以跑這麼快.....。*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