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7)
時間: Sun Jun 23 00:27:01 2002

 

 
   邱心瑜期末考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差點打了一架。

 

   還記得那天下了一整天的雨,而且雨勢都很大。我不知道台北市怎麼樣,但是住

   在八里這個靠海霹靂近的地方,雨大到我們看不見對岸的淡水,海風也比平時都

   要來得強。

 

   那天早上,我就已經沒有看見太陽,雨打在屋簷上,霹啪作響,偶爾幾個閃電,

   再加上雷聲。


   我保證那比小叮噹還要大聲許多許多,但她依然睡得很晚。

 

   因為跟以前的教授約好吃中飯,順便見見以前的同學,我得到台北市一趟,在我

   要出門之前,正在門口穿雨衣時,她醒了,碰的一聲從房間裡竄出來,又是一副

   慌慌張張的樣子,嘴巴裡東唸一句,西唸一句。


   我喜歡用「竄」字來形容她跑出房間的樣子。

 


   『奇怪,前幾天買的新襪子咧?』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正在開冰箱。

   『耶?我的手機咧?』前翻後找沒發現,後來用室話打給自己,手機在浴室裡唱

   歌。

   『哇咧....沒事下這麼大雨幹嘛?叫人家怎麼去學校啊?』當她在抱怨雨勢的時

   候,她還穿著睡衣。


   「要不要...我順道載妳去啊?我正好要出門。」

   我穿好雨衣,站在門口好心的問她。


   她看了我一眼,說了句『不必了,我還要洗衣服。』,然後就跑進房間裡,沒有

   再出來。

 

 

 


   跟教授吃飯的時候,幾個大學同學也在一塊兒,包括雨聲。

   當教授離開飯局,獨剩我們幾個大男生的時候,就是大家交換畢業心得的時候。

 

   「我已經叫我爸爸請里長去區公所拜託他們趕快把我調去當兵了。」本來計畫要

   逃避兵役出國深造的饅頭說。


   「耶?你不是要去美國嗎?」已經考上研究所的阿庭問。

   「沒辦法,辦不過,關說失敗。」饅頭搖了搖他那顆像極了饅頭的頭。

   「阿哲咧?上清大物研了沒?」因為近視超過一千兩百度而免去兵役的阿繼問我。

   「沒上,連備取都沒有,我在準備重考。」


   一直到這裡,我們的話題都還是很正常的。

   直到「光之男」說話,這一切都變了樣。


   「雨聲,我們才畢業不到兩個禮拜,你怎麼瘦這麼多?」光之男搓著自己不太常

   刮修的鬍子說著。

   「有嗎?沒有吧!」雨聲有點裝傻的辯白。

   「當然有,跟商學院之花住在一起,想不瘦都難喔。」

   光之男說。

 


   在這裡要向各位解釋一下,光之男本名叫做彭耀男,會有光之男的外號是因為他

   是我們班上A光的貨源。


   加拿大有一家龐大的公司,它供應全世界所有國家的鈔票用紙,因為世界上沒有

   第二家公司生產鈔票用紙,所以它在該領域堪稱世界第一大企業,因為它壟斷了

   全世界的市場。


   光之男就像這家公司一樣,因為我們班上沒有大、中、小盤商,只有他。

   而他會壟斷市場的原因不是因為只有他有燒錄機這種東西,而是他有最快速的新

   片源。

 

 

 

   這時,他從背包裡拿出一碟片子,從數十片的光碟當中熟練的拿出其中一片,對

   雨聲說:


   「這是三天前韓國剛擺到網站上供人下載的,是付費下載喔,看在我們是老同學

     的份上,這一片送給你!當是我恭喜你追到商學院之花的賀禮吧!」

   光之男拍拍雨聲的肩膀說。


   「嘩....好像很讚耶!這部片叫什麼名字啊?」

   雨聲的獸性漸漸的控制不住了。


   「它寫韓文,我也看不懂,不過我看過之後,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做《法拉利與

     保時捷的對決》。」

   「為什麼?」

   「沒為什麼,因為裡面的兩個女主角,一個開法拉利,一個開保時捷。」

 

   不用多說,我們後來的話題,都圍繞著這一片光碟。

   光之男很體貼的替雨聲在光碟上寫了「超讚韓國A片」。

 

 


   我知道這是我不對,我不應該在說故事的同時散播這種不太入流的訊息,但因為

   這訊息跟即將發生的事件有關,所以我不得不稍加說明。

 


   兇案就在這時候發生了。

 


   我回到家的時候,夜幕已然低垂。

   雨勢小了很多,但八里的海風一樣很大。

 

   「我回來了!」

   我邊脫鞋邊往屋子裡喊,禮貌性的。


   邱心瑜的房間裡傳出音樂聲,是日劇「長假」的主題曲。

   我嘴裡隨著音樂哼唱著,一面脫著襪子,一面把背包隨手往桌上一放,發現背包

   拉鏈沒有拉緊,滑了些東西到背包口。

 


   大概是下雨的關係吧!屋子裡的氣溫稍低,涼風左右微拂。


   當我正在享受著清涼夜風的同時,我的視線習慣性的往魚缸看去....

 

 

 

 

 

 

 

 

                          「我的魚缸不見了!!!」

 

 

 

 

 

 

 

 

   這事非同小可,嘻嘻哈哈對我來說就像必修課程一樣的重要,稍有閃失就會難過

   到不行。


   我二話不說直衝邱心瑜的房間,拼命猛敲。

 

   「喂!妳有沒有看到我的魚缸?」

   我焦急的問著。

   只見她不急不徐的打開房門,伸出她的右手,兩眼直視著我說。

 

   『拿來。』

   「什麼拿來?」

   對於她的反應,我一頭霧水。


   『你現在不交出來,我不會把你的魚缸還你的!』

   「要交什麼啊?」

   『還裝傻?你以為你現在才回家我就不知道是你幹的嗎?』


   她把我推開,逕自走到客廳。

   我跟在後面,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妳在說什麼啊?我沒幹什麼啊!」

   『還不承認?這個家就我們兩個人,不是你還有...!』

 

   她話說一半,突然間停了下來,然後看著我的背包,從背包口拿出一個東西,對

   著我說:「我就知道你是個十足的大變態!」

 


   她手上拿了一個東西在我面前晃動,而那個東西上面寫了一行字「超讚韓國A片」

   。

   我後來才知道,雨聲偷偷把光碟放在我的背包裡的原因,除了他不敢帶回去之外

   ,第二個原因是他的光碟機壞了,計畫改天到我這裡看。

 


   「那不是我的,那是...」

   『你不要解釋了!你再不把我的東西還給我,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我沒拿妳的東西啊!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我的內衣褲啦────────────────!』

 


   這震天一喊,似乎整棟公寓都在晃動。

 

 

 

 

 


   嘻嘻哈哈被她冰在冰箱裡放了幾乎一整天,哈哈死了。

   我看著它翻過肚子浮在水面上,我心裡一陣一陣的刺痛。我跟沁婷在一起三年唯

   一的紀念,就只剩下嘻嘻跟哈哈,命運似乎要我跟她斷的乾淨一些。


   因為哈哈是沁婷撈的。

 


   雨聲隔天很快樂的在我的房間裡看他的「法拉利與保時捷的對決」,他全然不知

   道他的一個小動作,害我不斷的被認為是變態。

 


   邱心瑜好幾天沒有跟我說話,我想她不敢,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所說的內衣褲,是指那天她晒在陽台上的內衣褲,明明那天雨下的那麼大,她

   還是把衣服拿出去晒。

 

   是晒雨,晒風還是晒心酸的?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後來她的衣服在公寓後面那片長滿了雜草的空地上被自己發現,原來那天風大雨

   大,衣服就這樣被吹掉了。

 

 

   那兩件衣物要不發現也很難,因為萬綠叢中一點紅的道理是亙古不變的。

 

 

 

 

 


   『阿哲,對不起啦....我不是有意要怪你的啦,那天到學校考試,又是被同學撞

     倒,又是踩到狗屎的,倒楣了一天,回來又發現自己的貼身衣物不見了,當然

     會很不高興啊,我知道我很會歇斯底里,這都是我的錯,我也沒去細想金魚放

     在冰箱裡會死掉啊,對不起嘛.....對不起嘛......真的真的對不起嘛.....』

 

 

   幾天後,在我的房門上,她寫的字條。

 

 

   我一點都不想去讀完它.......

 

 

 

 

 

 

   -待續-

 

 

 

 

 

 

 


           * 我討厭下雨,我討厭颳風,我討厭冰箱,我討厭超讚韓國A片。*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