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6)
時間: Thu Jun 20 22:30:33 2002

 

   幾天的相處,我跟邱心瑜沒什麼交談。

   因為她很酷,很兇,很任性,很雪....

 

   不過,兩個人一起生活,不可能一點進展都沒有,至少我知道她是企管系大三的

   學生,有一個已經是社會人士的男朋友,天秤座,AB型,身高166,體重47。


   為什麼知道她的身高體重?

   因為她在自己房間的門邊貼了一張身高紙尺,在166公分處畫了一道紅色橫線,又

   在客廳的體重計上貼了一張小紙條,寫上「離理想45還有2000克。」

 


   而她至少知道我是物理系畢業的,準備重考研究所當中。

 


   雨聲說我很幸運,因為別人求都求不到的緣份,竟然這麼容易就掉進我的生活

   裡,我聽不懂他的意思。


   後來他解釋了一次。


   他說,邱心瑜恰歸恰,但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雖然在學校裡稱不上是系花

   ,但也是一朵花了。


   「跟這樣身材外表兼具的美女同居,已經是前世積德了。」

   夏雨聲如是說。

 

 

   後來我自己想了一想。

   同居的意思,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對男女,把自己的杯子放在對方的杯子旁邊,

   把自己的牙刷擺在對方的牙刷旁邊,把自己的枕頭擺在對方的枕頭旁邊。


   也把自己的愛擺在對方給自己的愛旁邊。

 

   可想而知,這兩個字多麼的深邃而且珍貴。

   當然,演進的如此快速令人眼花,適應不及的現代社會,同居不一定指一對男

   女,因為可能是一對男人,或一對女人。


   我贊成愛情如此自由而活脫。

 


   分居的意思,就是情分意離的一對男女,把自己放在對方旁邊的杯子摔破,牙刷

   丟掉買新的,枕頭連要都不要了。


   愛就更別說了。

 

   可想而知,這兩個字多麼的灰色,又多麼心痛。

   既然同居不一定意指一對男女,那麼分居亦同理可證。


   我不忍心看見愛情如此易碎易絕。

 

   分居跟同居就像是白天跟夜晚一樣,是絕對獨立的狀態,不可能同時存在或成立

   ,對嗎?


   錯!!

 

   在我跟邱心瑜的世界裡,同居和分居是可以同時存在且成立的。

 


   上面講了那麼一大段,跟我有什麼關係?

   有,而且有密切的關係,請聽我娓娓道來。

 


   一天早上,我起床,照自己的習慣,我洗澡先。

   洗完澡,我拿著自己的衣服,走向晒衣陽台,打開洗衣機蓋,把衣服丟進去,然

   後回到我的房間,繼續看我的書,聽我的音樂。

 

   邱心瑜這天起得特別早,好像是要考試的樣子。

 


   「早啊,邱心瑜,恭喜妳起床成功了,小叮噹功勞不小。」

   我特地開門向她問早,她沒說話,白了我一眼,我自討沒趣,把門關起來,繼續

   聽我的莎拉布萊曼。

 


   前面說過,她有六個鬧鐘,放在房間裡的六個不同的地方。

   第一個是皮卡丘,放在左邊床頭櫃上,第二個是加菲貓,放在右邊的床頭櫃上,

   第三個跟第四個是一對KITTY貓,分別放在她那大書桌的左右兩邊,第五個是小

   叮噹,放在衣櫥的旁櫃上,第六個是一個阿兵造型的小男生,叫醒人是用槍聲。

 

 

   回到那天早上。

   莎拉布萊曼優揚的歌聲沒蓋過她製造出來的噪音,我不知道她怎麼了,只聽見她

   在客廳裡喀啦喀啦的不知道在幹什麼,拖鞋聲啪兮啪兮的來回穿梭,然後一聲重

   重的關門聲之後,莎拉布萊曼才得以展現歌喉。


   安靜的時間沒多久,因為大概一個小時以後,她尖叫了。

 


   「什麼事?!」

   我拿著球棒跑出房門。


   『李元哲,你這個死變態!』

   她站在晒衣陽台,一隻手隔著玻璃指著我,另一隻手拎起一串衣服,那串衣服是由

   她的「布拉夾」跟我的「平口褲」組成的。

 

   『你不知道我在洗衣服嗎?』

   她大聲的叫嚷著。


   「我怎麼知道?我要洗衣服的時候,洗衣機是關著的啊!」

   『你要放衣服也沒看嗎?』

   「有啊,我很確定洗衣機裡面是空的啊!」

   『騙人!騙人!騙人!你騙人!明明是我先洗的!』

   「我在還沒有八點的時候就已經放下去洗了耶,小姐,現在已經九點半了耶。」

   『騙人!騙人!騙人!你騙人!』

   「我騙妳幹嘛?是妳沒注意吧。」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你騙人!』

   「邱心瑜,妳先不要急著歇斯底里,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騙人!騙人!你騙人!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然後,我們就在同居的情況下分居了。

   怎麼分呢?

 


   首先發難的是洗衣機。


   她規定,每天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是她洗衣服的時間,而六點到晚上十點是我

   的,十點之後不准洗衣服。


   不得異議!

 

   然後,精彩的來了。


   她規定,每一、三、五、是她的電視日,二、四、六是我的,星期天猜拳決定,

   晚上十二點以後不准看電視。


   不得異議!

 

   她規定,共有五層的冰箱上面三層是她的,下面兩層是我的,冷凍室因為靠近上

   面三層,所以也是她的,不准買巧克力冰淇淋誘惑她開放冷凍室。


   不得異議!

 

   她規定,共有六層的鞋櫃,上面三層是她的,下面三層是我的,她買新高跟鞋的

   時候,較寬的第四層自動變成她的。

 

   「妳夠高了,不用再買高跟鞋了。」

   『閉嘴!不得異議!』

 


   規定說完,她用WORD作了一張規定事項,分別貼在洗衣機、電視、冰箱及鞋櫃旁

   邊。


   當天晚上,她很用心的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把沙發用白色膠帶貼一半,左邊

   是她的,右邊是我的。然後桌子也是,地板也是,電視櫃也是,連浴室都是。

 

   不消說,左邊一定比較大。

 

 

   『李元哲,從現在,這一秒鐘開始,任誰都不准越過這白色界限,如果犯規的話

     ,我保證你...』

   「活不過今天晚上?」

   『很好,算你聰明,從現在,這一秒鐘開始,你是陽關道,我是獨木橋,咱們互

     不相干。』

 

 

 

 

 

   我跟邱心瑜同居了。

   我跟邱心瑜分居了。

 

 

 

 

 


   -待續-

 

 

 

 

 

 


            * 我的平口褲跟妳的布拉夾不准再糾纏在一起,不得異議!*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