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5)
時間: Tue Jun 18 21:07:21 2002

 


   「你再說一次,完完整整的再說一次。」
 

   我揪著雨聲的領頭,狠狠的瞪著他。


   「啊....你抓著我,我怎麼說啊....?」

   把他重重的甩在一邊,我簡直火大到了極點。

 

   「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這樣啊,因為富貴已經找到房子了嘛,我又希望她來跟我一

     起住啊,而我也知道你不可能繼續住在麥機車的房子裡啊,所以我就叫富貴把房

     子讓給你,這樣她就可以跟我住在一起啦!這不是一舉數得嗎?」


   「喂!王富貴被你給追上了,我恭喜你,生活有了一個重心,我替你高興,結果你

     差點害我進了警察局,就為了不小心看見一個恰北北的女人的裸體,現在街坊鄰

     居都以為我是色狼變態。」


   「喂....她身材怎樣?」

   「其實...挺讚的耶......哇銬!你是不是人啊?夏雨聲!我跟你講社會版,你在

     跟我講娛樂版。」

   「不能怪我啊,我也是為了你好啊,劉沁婷被麥克基追走,麥機車又在你面前演得

     一副大好人的樣子,我也看不過去啊,而且我知道你的個性,你一定死不住那兒

     的啊,那剛好富貴找到新房子,又幫你在房東那邊多殺了一仟塊耶,給你住不是

     挺好?又省了找房子的時間,又有好地方住。」

   「那為什麼不告訴我那裡已經住了個女人了?」

   「我跟富貴也都不知道啊。」

   「所以算我倒楣。」

   「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你真的很倒楣。」

 

 


   我很慶幸自己還活著,在我那位親愛的室友每隔十分鐘便叮囑我一次「你活不過今

   天晚上」的情況下,我看見了隔日的太陽,透過藍色的窗簾斜斜照進了我的暖床。


   夏雨聲一大早就被我叫到新的住處來,但是我「親愛的室友」還在睡覺,我只好

   帶著他上頂樓興師問罪,免得等等又惹了一把刀架在脖子上。

 


   這就是我在八里開始的新生活,在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間裡,警察來了三次,「親

   愛的室友」半夜醒來五次,凌晨的時候,她的鬧鐘叫了六次。

 

   先說警察為什麼來三次吧。

 

   警伯第一次來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不知道的請往前翻個兩三頁。

   第二次來是因為我不小心在廚房裡摔掉了一個鐵鍋子,震天的鏗鏘聲使得她又撥

   了八里派出所的電話。

   第三次就不是我的錯了,因為她精神緊繃了太久,躺在床上休息,結果睡著了,

   手一個不小心按到了重撥鍵,一通電話又打到八里派出所。


   警伯接起電話,沒聽見說話聲,只聽見微弱的呼吸聲,派了三組員警到處巡邏,

   第一站就是來按我新家的門鈴。

 

   「嗯...?那位小姑娘呢?」

   「不知道,她一直在房間裡沒出來。」

   「你不會把人家怎樣吧?」

   「會,下輩子。」

 

   至於半夜醒來五次,是因為她一整個晚上待在房間裡,不敢出門買東西吃,就只

   喝水,沒吃東西,所以尿特別多。


   她每上一次廁所,就來敲一次我的門,然後對我說:


   「我警告你,不要踏出你的房門一步,不然,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就在我跟雨聲在頂樓說話的時候,她的鬧鐘叫了第六次,而第六次的叫聲跟第五

   次的不一樣,第五次的跟第四次的不一樣,第四次的也不同於第三次的。


   後來才知道,她有六個鬧鐘,但沒有一個能叫醒她。

 

 

 

   接近中午,她醒了,搔著頭皮慢慢從房間裡走出來,鬆垮薄質的T恤配上難看到不

   行的短褲,慢慢的,走向晒衣用的陽台。

 

   她似乎忘了我的存在,因為就在她收好了衣服,把自己的....胸罩戴在自己的頭

   上,右手食指拎著....貼身小褲作離心力旋轉,並且慢慢走回房間的時候,她睡

   眼惺忪的雙眼突然睜大,驚訝的看著我。

 

   「呃...早啊....」

   我很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但是她似乎有點驚嚇過度,她一動也沒動,沒有任何

   反應,還是那副驚訝的表情。


   「呃....內衣褲....顏色不錯...」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苦笑,然後...稱讚她的衣服。

 

 


   然後,她快速的走進自己的房間,過了一個小時,我除了自己肚子的咕嚕聲之外

   ,沒有聽見任何聲音。


   我到了外面買了一碗陽春麵,一份切料仔,心想她一定沒東西吃,所以也幫她買

   了一碗陽春麵。

 


   整齊的客廳以及她房門外兩隻交叉排列的拖鞋告訴我,她連房門都沒有踏出來過

   一步。

 


   「小姐,我幫妳買了一碗麵,妳要不要出來一起吃啊?」

   第一次到她房門外敲門,她沒應聲,我聞到一陣花香,是昨天剛進門時的那一股

   花香。


   「小姐,妳別怕,我不是壞人,我叫李元哲,是妳的新室友,昨天很不好意思,

     但妳又不讓我解釋,所以我....」

   第二次到她房門外敲門,已經是五分鐘過後的事了。


   「小姐,麵已經涼了,再不吃就會結成麵團,會很難吃的。」

   第三次到她房門外敲門,我已經吃完我的麵跟切料仔了。


   「小姐,我....」

   第四次走到她房門前,門還沒敲,她就開了門走出來了。

 

   『麵在哪?』

   「在客廳裡。」

   『多少錢?』

   「不用了,我請妳。」

   『我不想讓變態請客。』

   「喂,小姐,我說過了,我不是變態。」


   她拿出五十塊硬幣丟在桌上,似乎沒聽見我說的。


   『找我錢。』

   「小姐,妳一邊吃一邊聽我說,我不是變態,我只是這裡的新房客,而昨天的情

     況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有人在,更不知道那個人正在

     洗澡。」

   『你姓王嗎?』

   「王?不,我姓李,我叫李元哲,剛剛已經告訴過妳了,而妳所說的姓王的人大

     概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吧。」

   『王富貴?』

   「對,就是王富貴,妳知道有新室友的事?」

   『聽房東說過,只是沒太注意,沒想到是個變態。』

   「小姐,王富貴不是變態,我也不是變態,昨天真的非常意外,如果可以選擇,

     我跟新室友的認識也不想要這樣的開場。」

   『別再叫我小姐了,我叫邱心瑜。』

   「好,邱小姐,我現在鄭重向妳道歉。」

 

   她沒有應聲,吃了幾口的陽春麵也包了起來,好像已經吃飽了的意思。


   『我想喝可樂。』

   她看了一看冰箱,再看一看我。

   我了她的意思,所以我走向冰箱,打開之後東翻西找,但我並沒有找到可樂。

 

   「妳的冰箱沒有可樂了。」

   『我想喝可樂。』

   「可是,裡面沒有了啊!」

   『我想喝可樂。』

   「妳很番耶,就跟妳說....」

 

   這一剎那間,我突然了解了,她是個很會看情形撈別人油水的女孩子。

 

   「妳想喝哪一種?可口?百事?還是健怡?」

   『可口可樂,謝謝。』

   「不客氣,耶,對了!一直有件事忘記告訴妳。」

   『什麼事?』

   「妳的身材很不錯。」

 

   我也不是什麼好撈的油水池。


   只是,我忘了女人有一種很厲害的武器,叫做「巴掌」。

 

 

 

 

 

 

 

   -待續-

 

 

 

 

 

 

 

    * 那樣的畫面是一種「無痛烙印」,印在腦海裡,既然是無痛的,多印幾次應該

      沒關係。但是,巴掌是「很痛烙印」,印在臉上,別輕易嘗試。*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