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藤井樹) 站內: P_hiyawu
標題: 聽笨金魚唱歌 (4)
時間: Tue Jun 18 17:12:16 2002

 

 


   我到了陌生的公寓樓下,看著陌生的門牌號碼,手裡陌生的地址以及陌生的鑰匙

   在催促著我上樓,打開那一扇屬於新生活的門。

 

   四周似乎在天旋地轉著,初初接觸新環境的我,這樣的感覺常有,總覺得呼吸沒

   有平時的通順,心跳沒有平時的穩定,連眼前的東西景象都在晃動。

 

   這一扇門很重,防盜性似乎很好。

   屋裡有種花香味彌漫,站在門口的我早已經聞到。


   門口放了一個鞋櫃,鞋櫃裡放了兩三雙鞋,有條整齊的排列讓我的心情有了些許

   的好轉,轉頭瞧見屋內的客廳,採光十分明亮,地板也像剛拖過一樣,電視櫃裡

   東西不多,但擺飾卻一點都不馬虎。

 

   我擺好了我的鞋子,輕輕的拉開紗門,門旁的迎賓桌上有一盆淡藍色的花,湊近

   鼻子一聞,才知道我被騙了。

 

   那是假花。

 


   我放下行李,走到空了一大片的電視櫃旁邊,把「嘻嘻哈哈」擺上去,但回頭想

   想,放太高可能會摔破,嘻嘻哈哈也會摔死,我又把牠們拿下來,放在桌子上。

 


   「好棒的地方,我的新室友一定是個很讚的人。」

 

   我心裡這麼說著,慢慢走到陽台上,陽台上有一台洗衣機,洗衣機正在運作著,幾

   件T恤平整的吊掛在曬衣架上,完全看不出洗後皺折的痕跡。

 

   「好厲害的曬衣技巧,我的新室友一定是個很讚的人。」

 

   我心裡這麼說著,八里的海風同時吹拂著,清新舒爽午后的陽光,躺在離我不遠的

   海面上,也貼在陽台上的落地窗上。

 

   「好舒服的環境,世外桃源一般的清新,嘩....這麼會選擇住的地方,我的新室友

     一定是個很讚的人。」

 

   我心裡這麼說著,天花板的亮綠色吊扇轉動著,瞥見掛在走廊後方窗戶上的白色

   風鈴,正在叮叮噹噹的被風吹奏出優悅的自然樂章。

 

   我慢慢往走廊深處走去,我看見三道門,其中有一道是關的,兩道是開的。

   探頭一看,沒關門的兩個房間,其中一間是和室,堆放了一些紙箱子以及舊報紙

   ,還放了一個狗籠子,但籠子裡沒有東西。

   另一間則擺了張單人床,整個房間上了水藍色的漆,掛上了水藍色的窗簾,書桌

   似乎是請人依尺寸做的,它結實的跨在兩面較窄的牆壁中間。


   椅子是普通的木椅,但椅面卻特殊的用了十字形的釘製法,旁邊的依櫥還散著木

   頭的味道,我不懂植物,所以我聞不出那是什麼味道。

 

   抬頭一看,右上方的冷氣窗上已經裝好了一部冷氣,但用了塊米色的布給蓋了起

   來。

 

   因為他媽該死的麥家族的關係,我對冷氣越來越反感。

 

 


   我轉身離開這間應該是沒人住的房間,心想這應該就是我的房間了。

   已經預付了三個月的押金,一整年的租金,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住下來,明年的現

   在,我的名字一定會出現在清大物研所的榜單上的。

 

   我幻想著我的名字印在榜單上的美麗,但眼前卻有另一幅更美麗的景....喔!不

   !我不能用景致來形容它!

 


   因為那是一個三點全露的女人,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那一秒鐘,我跟她完全不

   知道該怎麼反應!

 

   她的大眼睛注視著我的臉,相信我,我的大眼睛「也想、很想、超想」注視她的

   臉,但這時候,我的眼睛不聽我的話。

 

   因為人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嚮往美好的事物。

 

 

 

 

   她的身上是半濕半乾的,頭上包著一條毛巾,她只移動自己的右手,身體一動也

   不動的從她身旁的那間....應該是浴室的地方,拿出一條白色的浴巾,慢慢的包

   住自己的身體。


   我的眼睛終於聽話了。

 


   『如果你再不轉頭的話,我敢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這是她所說的第一句話,極富威脅性的第一句話。

 

   當然,我不但是轉頭了,同時也背著她。

 

   「小姐,我..」

   我話才剛說出口,就感覺到一陣涼意襲上我喉頭。

 

   『閉嘴,我沒有叫你說話,你最好安靜,否則,我敢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一把瑞士刀架在我脖子上,她慢慢的引著我走向客廳,慢慢的,慢慢的,她又把我

   帶到剛進門的那個鞋架旁邊。

 

   『穿上你鞋子。』


   我從鞋架裡拿出我的鞋子,慢慢的穿上。

   然後她又把我慢慢的,慢慢的推向門口,然後要我別動,大概過了一秒鐘,我聽

   見一聲「碰」,她把門關起來了。

 

   「喂!小姐!妳聽我解釋啊。」

   『閉嘴!這麼想死嗎?』


   其實,我已經看不見她,只聽得見她的聲音,以及她拼了命在穿衣服,拉褲頭的

   聲音。


   「不是啊,妳聽我說啊,我是...」

   『這麼一大包登山行李你的啊?』

   「是啊。」

   『這缸笨金魚你的啊?』

   「是啊。」

   『你最好在一分鐘之內把這些東西帶走,否則,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可是,妳不開門,我怎麼拿啊?」

 


   約莫過了幾秒鐘,她走了出來,手上的瑞士刀已經換成了較大的美工刀。

   在開門的同時,她還補上一句。

 

   『我可警告你啊,我已經報警了,要是敢耍什麼花樣的話,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

     晚上。』

   「小姐,妳聽我說,我...」

   『別廢話,東西拿了快走,死變態,不要臉的王八蛋!』

   「小姐,我不是變態,也不是...」

   『你想挨刀子是不是?』

 

   一點都沒有解釋機會的情況下,我拿了東西,抱著魚缸,慢慢的在她那把藍色美工

   刀的威脅下,走出了門口。

 

   『你最好快點走,我已經報警了,如果你還想亂來的話,我敢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

     上。』

 

 

 

   她沒有唬我,大概幾分鐘後,警察就趕到了。

   我第一次看見警察的槍離開了腰際間的槍袋,而且隨時有瞄準我的準備。

 

 

   「你在這裡幹什麼?」

   警察掏出槍,用手指著我問。


   「阿Sir,這是一場誤會,我是這裡的新房客,今天剛搬來,我不知道裡面有人在

     洗澡,更不知道洗澡的是一個女的,最不知道的是,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她會沒穿

     衣服就跑出來,她拿著刀子威脅我,還不讓我說話..............」

 

 

   我話還沒說完,那個小姐在裡面昏倒了。


   送到醫院去才知道她根本就害怕到不行,情緒極度緊張的情況下,一點點的鬆懈

   就會短暫的失去意識。

 

 

 

 

 

 

 

 

 

 


   『你最好保持離我兩公尺遠,否則,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一共聽了八百次同一句話。

 

 

 

 

 

 


   -待續-

 

 

 

 

 


           * 我的室友是一個要我活不過今天晚上的一個.....很讚的人。*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