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End)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Jan 29 21:34:35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好幾個夏天過去,頭髮長度是我身上唯一可以提醒我時間流逝的工具,在研究所畢業

、進入社會的兩年,它被我一剪再剪地維持著中長髮的長度。


  今年初春我接到林以翰從日本寄來的賀年卡,大學畢業後他就和他媽媽以及新爸爸到

日本去,似乎有意思要在那裡定居的樣子,他每年都準時寄卡片給我,今年不太一樣,

還附送一本剛出版的新書,他說這回的故事是真實的,他把他和現任女友的故事寫下來

了,我故意打長途電話過去鬧他,既然要寫,怎麼不寫歷史比較悠久的我和高至平呢?

他不改又酷又直的本色回答:

  「你們的愛情太平凡,沒什麼好寫,我跟她認識的過程精采多了。」


  我對他的情人知道的不多,只曉得對方比林以翰年長了五歲,因為血癌正在住院化療

中。


  她是一個並不美、但會永遠美麗的女人。林以翰這麼形容她。


  「其實,愛就算很簡單,一樣感受得到幸福。」掛下長途電話前,他心有所感地說。


  林以翰還答應,等他女朋友身體康復,就會寄她的照片給我看,我滿心期待。


  我呢…我在一間剛起步的出版社找到一份編輯的工作,壓力雖大,不過同事間感情很

好,我們常常相約聚餐,如果真要在這麼快樂的現況中挑出一絲絲遺憾,那便是小芸了。

我寄給她的生日卡,並沒有接到任何回音,直到大學畢業,再沒有見到或聽到有關小芸

的消息。


  最初疏遠她的人是我,她當然也有權利說不。雖然我從沒明白指出她是我和高至平分

手的主因,不過,我的確這麼懷疑,至今對於她和高至平,我很抱歉,因為愛情,我失

去一個好朋友了。現在,我只能暗暗期盼或許有一天,她會推著可愛的嬰兒車認出我這

位大學時代的室友,然後興致勃勃地聊起當年的年少輕狂。


  接著,天氣漸漸變炎熱的時候,高至平從軍中退伍了,我們約好要在他返鄉的那天為

他接風,不過呢……前幾天我們在電話上破了今年不到一個禮拜和平時光就爭吵的記錄。


  我已經忘掉吵架的導火線,大概比擠牙膏要嚴重一點,通常吵架的原因事後我都不記

得。


  我請了三天特休,還是依約提早搭車回到村子,利用一天時間打掃奶奶的三合院,隔

天陪高伯母採買,高至平順利退伍,她比我興奮好幾倍。


  第三天,已經早上七點多了,霧還沒散去,濃重地籠罩沉睡的樹林、溪流和蔥鬱山巒,

空中的太陽看起來像一輪淡月。我穿著涼鞋在舒爽的霧氣中徐徐步行,正在幫滿地的空

心菜澆水的時候,遠遠就見到理著平頭的高至平負著一袋行李走來,踩在石子路上的腳

步聲異常清晰,他的頭髮比我上次去懇親的時候長多了,膚色黝黑健康,走路的步伐脫

不去軍人的英氣煥發。


  不多久他也發現我,一面走,一面注視著手拿澆花器的我。


  不管我們先前到底為什麼而爭吵,我已經不在乎了,當我見到不用再相隔兩地的他,

真的感動莫名。


  「你遲到了。」我揚聲說。

  「我繞去摘這東西給妳。」


  他在籬笆門外停下來,把一枝梔子花莖幹插在竹子的縫細間,我瞥了綻放的小白花一

眼,問:

  「幹嘛用?」

  「我也不知道,這時候好像都需要花。」

  「哪種時候?」


  深深地,他凝望我幾秒鐘,然後從口袋掏出一只小盒子,不發一聲就朝我扔來,我丟

開還盛滿一半水的澆花器,笨拙地用雙手接住。


  那不是普通的盒子,是裹著寶藍色絨布的盒子,精緻得叫人屏息,我捧在手心,不敢

置信,這難道…難道就是傳聞中的………


  「打開吧!」


  他說得倒輕鬆,可知道我現在多麼戰兢惶恐,當我將圓頂盒蓋打開,果然看到一只璀

燦的鑽石戒指,我傻傻怔怔的,那麼閃亮,那麼簡單,高至平讓我瞧見幸福的形狀,不

過只有一下子,我的視線很快就被突來的高溫淹沒。


  『現在,我不敢擔保我們將來會結婚,』

  四年前,在我搭上那天的第三班公車回台北之前,高至平站在門口下方,對著錯愕的

我緩緩說:

  『不過,我是真的很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事隔已久,我竟深深感受到他當時那種「很想在一起」的心情了。


  「現在就給妳這個東西,是有點早,不過,我一直都想給妳,真的準備好久了。」

  「什麼叫這個東西啊…?」

  我用手指飛快拭去眼角的淚水,破涕為笑:

  「你這是要向我賠罪是不是?」

  「什…」他又驚又急:「誰會拿戒指跟妳道歉?妳真的不懂?」

  「懂啦!懂啦!」


  我老神在在地把戒指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再舉手向他亮一亮,他看了,淺淺地笑

了,我能讀得出高至平這一刻非常高興,非常地高興。


  「再鬧,戒指就不給妳。」


  他恐嚇,我故意作出無所謂的表情。


  「我先走了,還沒回家過。」

  他停頓一下,好像還想說什麼,可能自己不好意思起來,就只說:

  「那,晚上見。」

  「嗯!」


  我信步走到籬笆門外,目送他離開,等他走遠,我右手用力一握,小聲歡呼:

  「YES!」


  哼哼!晚上在餐桌上,他會怎麼跟家人交待這一切,那就是他的問題了,老實說,我

有點幸災樂禍,等不及要看他又尷尬又結巴地面對好奇的家人。


  「珮珮!」


  高至平突然又掉頭跑回來,我趕緊放開緊握的拳頭,藏到身後去。


  「什…什麼啊?」


  冷不妨,他冷不妨在我額頭親吻了一下,好燙。


  我圓睜著眼,他輕攬我的後腦勺靠近他,停留半晌,才款款低語: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我知道,我知道的啊………


  沒再去撿澆花器,剩下我一個人之後,我繼續待在籬笆外,靠著門,竹子涼涼的,背

在身後的右手指尖觸碰到左手上的寶石也有意外的消暑作用,我的雪白裙擺有一陣沒一

陣地翻飛,甩動著一縷愜意,後方滿地深綠色的空心菜隨風婆娑搖曳,沙沙、沙沙作響

,我哼起某一首好聽的兒歌相和,想起高至平方才靦腆又認真的面容,不由自主地輕輕

微笑。


  我知道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現在我已經能體會奶奶說出那句話的意義,我很幸福,這

幸福不是瞬間的曇花一現,它綿延了半個世紀,半個世紀。

 

 

 

  晚飯後,高至平被窮緊張的高伯母擋在餐廳,支支吾吾談著婚期啦、提親之類的事情,

我閃避到外頭的走廊乘涼,蟲鳴、蛙叫,這個夜熱鬧得很,要升國二的萍萍害羞地過來

央求我說幾個感人的故事給她當暑假作業,她認為身為編輯一定看了不少好作品。我說

,我得想想該從何說起,這故事有點長,淵源於艱辛的日據時代,主角們都還是跟妳差

不多的年紀,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愛的村子,每當夏天到的時候………

 


                                   ~ End ~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愛的村子,每當夏天到的時候………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8-163-59-98.HINET-IP.hinet.ne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