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104)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Jan 28 21:28:53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只要捫心自問,我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也能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方法,真的,一個人

,並不殘缺。


  嘩!司機先生粗魯地關上車門,已經夠不耐煩了吧!車子還不小心熄火,他使勁三次

才發動引擎,油門一踩,車後排氣管噴出大量黑煙,我和高至平都忍不住按住口鼻,猛

咳嗽。


  公車開走了,我和我的行李留在原地,高至平望著我,我望著青梅樹林,台東已經遙

不可及,滾燙的沙子在我穿鞋的腳和他沒穿鞋的腳邊打轉。


  「那個…我奶奶的院子……」

  「唔?」

  「我奶奶的院子…是你整理的嗎?」

  「……嗯!」

  「院子裡的空心菜…也是你種的?」

  「對。」

  「為什麼?」

  「我也只能救得了那株空心菜,妳奶奶種的其他植物都枯死了,我路過的時候,就只

看到它還有救,因為它很拼命的樣子,所以就幫它活下去。」

  「是嗎?那,謝謝。」

  「妳不用謝我,是我自己想那麼做。妳奶奶種的菜一向很好吃,讓它們全死光太可惜

了。」

  「我是替奶奶和空心菜謝你,奶奶一定很高興。」


  於是高至平不再推諉,倒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站直了身子,只要是和奶奶有關,他都

乖乖的,我微笑了起來。


  「妳為什麼不上車?」換他問我。


  我沒有馬上回答,我得想想,哪一個理由最誠實。


  「春假的時候我去了趟日本,你知道我見到誰嗎?」

  「誰?」

  「奶奶的一個老朋友。」

  我依舊念著那些青梅樹,感到溫馨、親切:

  「記不記得奶奶很寶貝的那封信,我們一起燒掉的?就是信的主人喔!」

  「咦?」高至平非常驚訝地叫起來:「可是他不是…」

  「你也認為他早就死了對不對?可是…他跟那株被你救活的空心菜好像,我想他一定

也很拼命地活下來了。」

  「那妳跟他提起妳奶奶了嗎?他怎麼說?」

  「我不知道他會說什麼,我到他家的時候,他已經過世了,他晚了奶奶兩年走。」


  高至平從原先的興奮到失望,是吧?一定十分令人扼腕吧!可是…生命不就是這樣嗎?

有驟然的悲傷,當然也充滿驚喜,所以沒有人的人生是上著單調的顏色。

 


    *                                   *                                  *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愛的村子,每當夏天到的時候………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8-163-59-98.HINET-IP.hinet.ne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