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9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Jan 15 09:35:03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奶奶當年未曾跨出的一步,我替她走了那一程;奶奶一度想奔往的國家,如今我已經

踏在它的土地上。


  好不容易熬到比較長的假期,學校放春假的時候我飛去日本自助旅行,林以翰不能陪

我走一趟,他得搞定出版社為他辦的簽名會,我向他要了地址,一個人來到日本神奈川

縣,在下榻飯店過了一夜,翌晨便搭電車前往林以翰外公的住所。


  難怪,我一直認為林以翰這個人特別,是那種和我有某些淵源的特別,我說不上的冬

天特質吸引著我,我相信,那一定跟他外公有關。


  然而,當我滿懷期待與忐忑的心情來到地址上的房子前,幫我開門的看起來像是傭人

或管家之類的中年婦女,操著我熟稔的國語凝重地告訴我,她家老先生前天過世了。


  過世?我又錯過了…?加上一個「又」字,是我認為奶奶她當年也錯過了什麼很重要

的。


  這一趟日本之旅我撲了空,站在這位滿臉悲傷神色的婦女面前,我錯愕地不知道該怎

麼辦才好。


  她又告訴我,已經緊急通知家屬,林以翰和他媽媽明天就會趕到,她知道我是他同學

,問我要不要在這裡住宿一夜等他們。


  我那麼渴望想見的人已經不在,再多留片刻也都無意義了,這份遺憾永遠也無法彌補

,因此格外深刻,我的情緒好像坐上雲宵飛車,一度衝到頂端,然後沉沉地滑落。


  「請問…我可以進去致意嗎?」


  我厚著臉皮問,那是我現在唯一能為奶奶做的事。


  於是,就在奶奶過世的兩年後,我終於見到那封信的主人。


  肅穆的靈堂前擺的是張五十多歲的相片,略微削瘦的雙頰,堅毅的眉宇和唇形,濃厚

書卷氣的眼神,看上去是個德高望重的長輩,我幾乎能想像年輕時代的他是曾經多麼意

氣風發地談論民族革命之類的大事。


  他的氣質和我初見林以翰時相似,是潛藏著一種消極的平靜和冷漠。


  為什麼消極呢?他好多年以前曾回過台灣,還見到已嫁為人婦的奶奶嗎?


  站在想念的可愛村子之前卻掉了頭,毅然遠赴日本,我不曉得這個人是悲傷還是安慰。


  親愛的奶奶,請妳透過我的眼睛看看這個人,我猜,他一定很愛妳。


  說不出的複雜心情,好像我就是奶奶她本人,又好像我是一位久聞他大名的小輩,感

傷、懷念和莊嚴的情緒在我體內的靈魂裡衝擊著,我的眼眶不由得泛熱。


  起身前,我無聲地對相片透露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奶奶說,她很幸福。」


  沒人知道我說了什麼,白色百合開得很漂亮,一些婦女忙著拿它們佈置廳堂,我離開

之際,延路便聞到了怡人的香氣。


  不過,不一樣。返台的飛機上,蓋著毛毯,我昏昏欲睡,反覆回想那個味道,長久以

來我朝思暮想的不是百合花,而是一條蜿蜒的巷道,到了夏天,路的兩旁便會開滿星星

一般多的白色小花。


  我微微睜開眼,耳機傳來機長報告台灣現在的溫度,比離開台灣前聽到的又高了一兩

度。


  『妳可以試試啊!出去看一看,要是外面的大風大浪讓妳支撐不住,還是可以回到老

家來,故鄉有一點是新天地永遠比不上的,它和我們的心靈息息相關,它會給我們力量

。』


  疲倦,一點點;思念,很多很多。也許我該回去,夏天…夏天又快到了啊!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