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9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Jan 15 09:28:17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哇!好可愛喔!」


  林以翰送給我的是一個木製的日本娃娃,和服裝扮,輕輕搖動它,就會聽見叮叮噹噹

的樂音。


  他約我去他家接收禮物的時候,他媽媽並不在家。


  「你自己去日本嗎?」

  「沒有,陪我媽去。」


  我聽了,忍不住讚許地朝他微笑,他彆扭地問我幹嘛那麼詭異。


  或許是聽我說起我家從完整到分裂的過程,他比較能站在我和我媽的立場感同身受,

因此,林以翰最近對他的媽媽親切多了。


  「沒有。」

  喝下一口他親手沖泡的日式綠茶,我有點自言自語:

  「我們都是單親家庭的孩子,要加油喔!」

  「加油什麼?」

  「讓我們的媽媽和自己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妳耍什麼白癡啊?」


  他轉回頭,繼續沏茶的動作,我則觀賞起客廳富具和風味的裝潢。


  「你跟你媽去日本玩嗎?」

  「不是,去看我外公。」

  「喔!我記得你說你外公是台灣人移民過去的嘛!他有日本名字嗎?」

  「沒有,聽說他怎麼也不肯取日本名,一直用『陸杰』這名字。」

  「這樣啊……」


  我捧著陶杯起身,慢慢延著展示櫃走,然後,就在琳琅滿目的日本小玩中發現一個極


不協調的物品,一張繡帕。


  林以翰沏好新茶,忽然見我整張臉幾乎要緊貼住展示櫃的玻璃。


  「怎麼了?」

  「那個……」


  投射燈的鵝黃光暈打在繡帕上,上頭絲線的紋路和圖樣一覽無遺,我發誓我認得這繡

法!


  「什麼啊?」林以翰走過來,打開櫃門,將帕子拿出來:「妳是說這個?」


  那個受到我無比敬重的房間,就陳列著數十條這樣美麗的帕子,全是奶奶在昏黃光線

下一針一線繡起來的。


  「這不是從日本買回來的吧?」我著急地問。

  「說對一半。那是這次我媽從日本帶回來的沒錯,不過是我外公給她的。」

  「你外公?」

  「嗯!可能是身體狀況並不好的關係吧!他要我媽把這手帕帶回台灣,不要留在日本

。」


  我那些凌凌落落的記憶片段,剎那間一片片組合起來,拼成一幅失散已久的歷史圖。

奶奶那封信裡署名「杰」的人,奶奶年輕時代被擄去日本的友人,奶奶的繡帕………


  聽林以翰說過,他外公並不是有血緣關係的外公,是個定居日本的台灣人,而且始終

沒有結婚。


  「那…你外公還健在囉?真的還在啊?」

  我著急地問,他很不可思議地看我一眼:「妳真沒禮貌,當然在。」


  所以,奶奶的青梅竹馬原來還活在人世間?


  我原以為那封信燒掉了,過往的一切也跟著灰飛煙滅,沒想到在世界的某一處、某一

角,有個故事還在延續下去。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