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9 09:05:26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春夏之交,我一連失去了爸爸和高至平,有一段時間覺得失措無助,好像一下子被世

界放逐、被人類遺棄,孤獨,在夜晚往往是那樣不可抗力的巨大。


  我就是在那樣的深夜窺見媽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緊縮身子,撐著憔悴的額頭,無聲

哭泣,最初提出離婚的明明是媽媽啊……我以為她的痛苦總會比爸爸少一些的。


  我待在沒讓她發現的角落陪她,雖是各在一方,我們都很平靜地度過這寂寞。


  當你先發現一個人的軟弱,你就有堅強的義務。


  媽媽提早回家的傍晚,我們一起準備晚餐,她在處理一條鱸魚的時候,向我提起想要

退休的念頭。


  「媽媽最近覺得有點累,想想,也拼了老命工作二十幾年了,是不是退休會比較好?」


  望望她有些無奈的笑容,笑紋深得令人心疼,我低頭繼續洗我的高麗菜:

  「好啊!我有一些同學的爸媽也都沒在工作了,常常聽說他們又去哪個國家玩。」

  「嗯…」

  媽媽認真思索,雙手還不忘把魚鱗清得一乾二淨,又說:

  「不過,我們的經濟可能就沒辦法像以前……」

  「我會去打工呀!」


  我話接得很快,媽媽趕緊澄清:

  「小珮,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憑媽的存款和退休金,已經很夠了,我只是要說現在的

情況不能和以前相比。」

  「沒關係,我是自己想去打工,已經想很久了。」

  把洗好的菜葉放到砧板上,我輕鬆地舞動刀子:

  「大家都在打工,好像很好玩,我也想做做看。」


  其實,未來的日子能不能應付得來,連自己都沒把握,只是我暗暗懷抱著一個決心,

我要爸爸和高至平都看到,我過得很好,我會過得很好。

 

 


  晚餐後,我和媽媽一起看八點檔連戲劇,她好久沒這麼放鬆了,儘管看不懂劇情,也

帶著舒適的微笑享受這一刻。


  不會那麼快的,要從傷痛中走出來所需要的時間總超乎自己所想像,但,我相信媽媽

有她的辦法,我也一樣。分開,應該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種生活方式,有時人們分離是

為了揮別眼前的痛苦,我無法幫媽媽預言往後的她是否就能快樂,不過我相信我們都想

要快樂。


  半途,我直覺地起身,打開沙發後的窗,沁涼的風流竄進來,專心盯著螢幕的媽媽也

不禁回頭晃晃窗外,說「喔?外面這麼舒服啊」。


  我沒再回去看電視,就待在窗台前,輕愜地凝望對街那棵年邁的大榕樹,有些驚喜,

晚風一陣一陣,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