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6)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9 09:01:41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暑假來臨了,我的大一生涯在各科都低空飛過的期末考後慘淡過去,說不受分手的影

響是騙人的,我的成績在班上出奇的差,有一科必修課還是向老師求情才免於被當的命

運。我持續失眠著,當腦海拼命地思念某個人,它怎可能停歇?


  坦白說,我很疲倦。


  那種疲憊感不是睡個三天兩頭就可以消除,幸虧暑假到了,我比較能不受學校壓力地

墮落下去,直到一天有人極需要我的扶持,直到那一天。


  中國的七夕剛過,爸爸和媽媽離婚了。


  「小珮,妳好好地想,妳要跟誰?」


  媽媽負責告訴我這個事實,然後她紅著眼眶要我作選擇。


  我覺得他們好過份,爸爸或媽媽…怎麼可以選擇呢?


  根據內政部去年的統計,台北市的離婚率高達百分之十三,也就是一百個人裡面有十

三個人會離婚,誰能料到我的家也是其中一戶。


  世界的情感,聚了又散,茫茫的人海不停地進行洗牌。


  爸爸說房子要留給我們,他搬出去,媽媽不肯,我的倔強有大一半遺傳自媽媽,她堅

持搬走,她可以養活自己,遠離傷心地才能重新開始。


  於是,搬出住了十八年的房子那天,爸爸也一起幫忙,他的話不太多,表情是肅穆的

,這一切進行得好快,從他們宣佈離婚到我住進新的透天厝,我都還有著作夢的恍惚。


  「好了。」

  爸爸站在大門外,看著搬家工人在家裡進進出出,他心有所感地自言自語:

  「這裡很不錯,打掃一下就差不多了。」


  我和爸爸因為勞動而把袖子捲到手肘的位置,湊在一起看有著相同的默契,我望著他

,那將我拉拔長大的手掌厚實地安放在我頭頂,爸爸他露出帶點教誨意味的慈祥笑容:

  「以後…妳要照顧媽媽,知道嗎?」


  我猜,爸爸大概以為我們是個理性十足的家庭,我會照顧媽媽的,可是,誰來照顧我

呢?


  「爸爸走了,我會常過來看妳們。」


  媽媽留在堆滿紙箱的客廳,不出來,我就站在門口目送爸爸離開,他一手抓握車鑰匙

準備上車的背影,隨著距離的拉長而愈漸模糊,最後只剩下白花花的光線,我吸了一口

陌生的空氣,抿緊嘴,不出聲叫他,也不讓他聽見我的哽咽,真的好難,與深愛的人別

離,我正努力做到不會哭泣,有一天我一定做得到,做得到。


  所以,所以現在…就讓我放縱最後一次吧………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