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4)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Jan  8 08:40:12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班上和我的周遭,不多久開始流傳著我和高至平分手的私語,有個版本竟還直指小芸

就是第三者,我的身邊無端端多出一群為我抱不平的姐妹淘。


  我不了解他們是怎麼得知我們的來龍去脈,從我不眠的黑眼圈嗎?還是我頻頻缺課?

又或者是我遊魂般在校園流連的形單影隻呢?


  「分手」兩個字,根本不足以代表我和高至平的分離,它不能說盡我和高至平的故事。


  我認識幾個高至平那邊的朋友,輾轉聽說,他也過得不很好。


  分手後第三天,我果真搬出了公寓,小芸沒有問原因,搬家公司搬走屬於我的行李的

那天,她並沒有回來,我們兩個死黨在彼此沒有道別的情況下從此漸行漸遠。


  我搬回家裡住,媽媽她不過問太多,她情緒最近焦躁了些,我想她也有自己的麻煩。


  現在,全世界只有一個人會在我最悲慘的窘境還能無動於衷地落井下石。


  「糟透了。」林以翰將社報在他鐵面無私的面前擱下:「妳的專欄。」


  我得承認,他的話很傷人。我坐在系館外的大階梯,臉是埋進膝蓋裡的,鴕鳥逃避一

切危險的姿態,靜靜地讓他指責我。


  「妳不會自己都看不出來吧!文句不通順,排版也亂七八糟。」

  「……」


  他見我一直不吭聲,索性拿社報往我頭頂打:

  「與其自憐自艾,倒不如振作起來把妳的工作搞好,還有妳的各科小心別被當了。」


  當他說到「振作起來」的時候,我的眼淚不自禁掉了下去,背部微微抽搐著,林以翰

沒輒吐口氣,把我方才被他打亂的頭髮撫摸得更亂:

  「再哭下去,妳的眼睛肯定會報廢。」

  「……所以我才不敢讓你看我的臉嘛……」

  「妳又不能這樣躲一輩子。」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我的眼睛不報廢掉……」

  「不去想他就好了。」

  「那除非把我的頭剁掉。」

  「其實,連我都能明白妳男朋友的意思,套句買賣的術語,見好就收,他算挺理智

的。」

  「所以…我是支不被看好的股票嗎…?」

  我哽咽地問,他以一種體貼的方式回答:「是他不想失去更多。」


  然後,林以翰沒再說話了,又過些時候,我臉上的淚痕風乾,才肯自膝蓋中抬頭,坐

在身邊的他正與世無爭地眺望熱鬧的籃球場,他連側臉都好看。


  「妳有多難過,我絕對不可能知道,不過,起碼我知道妳不能再這樣下去。」

  「…我明白。」


  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啊!我曉得不能一直耽溺感傷,曉得學業千萬要顧好,也曉得飯

要大口大口地吃下去,我都曉得,只是……只是我又不是無敵鐵金鋼之類的人物。


  「放棄與不放棄,就這麼簡單,妳做了選擇之後就繼續走下去,不管哪條路,總比現

在好。」


  如果沒有高至平,我會不會喜歡上林以翰?這個問題是無法成立的,因為林以翰對我

的意義遠比高至平的替代品還大,是朋友,是導師,是寂寞路上的伴侶。


  我在深夜思索林以翰丟給我的課題,想著想著竟有了睏意,真不可思議,我已經失眠

三個禮拜,今天卻強烈地渴望睡眠,彷彿有好多年都不曾睡過。半夢半醒的交界,空白

的意識把我帶到更久遠的歲月去,那封信,奶奶的那封信,我燒掉了,她要我讀完它,

要我記得要勇敢,別跟她一樣。


  親愛的奶奶,如果我能鼓起一丁點的勇氣,也是妳給我的,如果我能。


  隔天,我一個人到了台大,有高至平在的學校。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