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Jan  7 10:16:21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車子一直以高速爬坡,繞啊彎的,日落前我們到了陽明山,那裡的景致變化不大,倒

多分盎然春意,我們安靜地走,他沒明說,我卻曉得他要去擎天崗,那個告白的地方。


  長長的步道依舊耗人氣力,我得專心留意自己的步伐,才不會踩錯石磚塊,偶爾抬頭

換氣,不經意瞥見前方璀燦的天空,渾厚的灰雲壓得低,雲的邊緣卻透著明澈的光,看

起來就好像那片雲層上空是一方淨亮的晴朗,這樣的天空,我從前也見到過。


  『當大自然要為大地進行洗禮,它會先把天空給洗乾淨,暴風雨來的前夕,天空總是

很漂亮的。』


  幾年前在鄉下,中度颱風即將侵台的當天傍晚,奶奶指著那樣的天空告訴我,她的說

法讓我經常猜想雲的上端是不是住著什麼勤勞的神祇,隨時樂意把天空和大地打掃乾淨。

前方的大岩石聳立一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喬木,枝椏單薄清爽,在春末它的新葉算是晚了

半拍,偏偏這株沒幾片葉子的樹在低氣壓的天空下出奇地驚豔,雲中灑下的光映襯出枝

幹的立體層次,彷彿只要朝它伸出手,就能觸碰到未乾的油墨。


  「希望不會下雨。」


  走在前頭的高至平說,我回了神,見到他的背影也跟今天的天空一樣奇特。


  「下就下吧!」


  我無所謂地說,他回頭笑一笑:

  「那妳又可以跳舞了。」


  我瞬間領悟到他指的是去年撞見我脫掉了涼鞋,在雨中胡亂跳起沒有節奏的舞步。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沒好氣地裝傻,心裡卻因為他能夠同我說笑而高興。高至平繼續談著那年的回憶:

  「記得那時候看到妳在淋雨跳舞,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女生瘋了,不過後來妳的臉一下

子紅得要命,我就覺得……」

  我現在的臉也開始變紅,趁他停頓的空檔質問:「覺得什麼?」

  「……覺得這女生原來滿可愛的。」


  他說出這句話的臉面對日落的方向,好不叫我察覺他任何怦動的心緒。


  「那,你…是從那個時候喜…喜歡我的嗎?」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高至平想得特別久:「還要更早以前吧!」


  世界上,應該沒有人能精確說出他是哪一年哪一天的幾點幾分幾秒鐘喜歡上一個人,

因為不是機器,所以喜歡的期效、喜歡的深淺也無法數算、計量。


  「今天跟妳再一起到這裡,當初要向妳告白的心情似乎是昨天的事,我還記得要開口

的前一秒自己有多緊張,緊張到想乾脆打退堂鼓算了。」


  好奇怪喔!看著他硬著頭皮講這些根本不適合他的話語,我竟沒辦法開他玩笑,反而

有一種…一種欲淚的衝動。


  我們已經走到了擎天崗,此刻草原上的風景比記憶中要動人許多,火紅的太陽正好浮

落在地平線上,橙紅的晚霞連天,金色夕光自草原盡頭鋪灑了整個北半球。


  高至平轉向我,他的眼眸是傍晚光線剛剛好的深柔。


  「當妳答應我,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也因此為了回報這份心情,我告訴自

己一定要努力讓你每天都很快樂,但是…」


  但是我動不了,明明很感動了,他眼前那幾綹不停竄飛的瀏海就是令我莫名心慌。


  「我卻沒辦法阻止自己跟妳吵架,爭執會讓我變得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不管直接或

間接,我都會傷害妳,珮珮,那不是我原先預期,也不希望的,我到底已經讓妳哭了幾

次,不知道,但我很怕自己再重蹈覆轍。」


  於是,高至平決定讓我最後一次為他哭泣。


  「珮珮,我們是不是分手…會比較好?」


  他說分手,我怔怔的,一陣撕裂感強勁地撂過胸口,大概很疼很疼吧!我的眼眶迅速

湛濕起來。


  「珮珮…」

  高至平見到我的模樣也露出不忍的神情,我想,如果他不夠堅強,或許下一秒他也要

落淚了:

  「珮珮,不是不想和妳在一起,只是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定還會為相同的問題爭吵下

去,我也一定會一遍一遍地傷害妳,我不要,妳能懂嗎?」


  我訥訥地搖頭,有滴淚,在我的唇邊粉碎,我立刻嚐到酸楚的滋味。


  「珮珮,別這樣……」

  「不要…」

  一直處在恓惶中的我終於可以發出聲音,卻是一陣因為激動而呼吸不過的可怕哮喘:

  「你不要…不要說這樣的話,你不要……」

  「珮珮,珮珮……妳不要哭,不要哭,妳把藥帶出來了嗎?藥在哪裡?」


  藥當然有,我可以不讓氣喘發作,可是又該怎麼讓心痛停止呢?


  我垂下頭,回天乏術的無助壓著我,就連擦眼淚的手也抬揚不起來:

  「你為什麼要說分手的話…?我們說好要一直在一起的……」


  我其實懂的,真的,只是我不願自己那麼聰明。


  「妳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特別到是非常重要的人,我們從小就認識,我不會說

這種感受,我就是不能一再傷害從小就認識的人,我做不到,也許是太珍惜我們這幾年

一直很單純的感受,也許是……我真的不知道,珮珮,我不能再和妳交往了……」


  深深閤上雙眼,斗大的淚珠一顆顆澆灌在發芽的青草上,我的世界正在分崩離析,已

經止不住淚水,還感到腦海那隆隆耳鳴和胸口愈發劇烈的疼痛讓我無法呼吸………


  「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高至平你這個大騙子!我看不起你!」

  「珮珮…」

  他伸出顫抖的手,觸碰我溼潤的臉頰,不再給予多餘的擁抱:

  「我們說聲再見,好不好…?」


  我又搖搖頭,抗拒地掩住耳朵,不要……我不要道別……不想聽道別的話………


  夕陽沉沒地平線的美麗是如此壯觀,我看不見,那一刻,我的心臟疼痛得無法再承受

一滴眼淚的重量。


  那天,是5月25日,梅雨季的前夕,天空,真的很美。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