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Jan  7 10:09:50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第 十四 章

 

  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那句約定猶言在耳,當我想要仔細聆聽的時候,耳邊呼嘯的風一下子吹散歷歷在目的

回憶,我的髮絲在眼前狂飛,在這個空曠的高空。


  這裡的空氣稀薄,如同我缺乏一對溫暖的臂膀,再不會有人擔心我現在站立得岌岌可

危,再不會有人攔阻我欠缺思考的勇氣。


  我一個人,什麼也沒帶走,只有一根縛在背後的繩索,風很大,心跳很快,腦海…很

靜。教練和其他團員正在幫我作大漢橋上的倒數,倒數著這些日子以來我怎麼從深陷的

傷痛中尋求解脫,我的心口,破了一個癒合不了的大洞,風呼呼地竄進來,把先前亂糟

糟的胡思亂想颳得一乾二淨。我望著眼前一片蔚藍,海闊天空的,只想著要在今天的日

記上這麼寫,8月23日,天氣晴,我去作了高空彈跳。

 

 


  離別的日子,總是特別令人難以忘記。比如,我不記得第一次讓爸爸帶到奶奶面前的

情景,卻忘不了她去世的那天我號啕大哭。因此,也許我不會忘記聽見高至平說喜歡我

的快樂日子,但與他分別的痛徹心扉始終遠比那快樂深刻。那個時間的畫面泛著復古的

色調。


  畫面的起幕,是高至平和他的黑色機車,泊在我的公寓渡頭。


  我曾經和他冷戰過一個寒假,所以我估算電影院外的爭吵後免不了又是一段時間的煎

熬。不料,經過兩個禮拜,高至平主動來找我了,那天,天氣預報將會有梅雨鋒面來到。


  在這之前,我和小芸慢慢形同陌路,這結果不可否認是我造成的,小芸的信使我強烈

感受到背叛的不愉快,我氣她當初不老實,也氣她明知故犯,不過到頭來,也難怪高至

平會如此不諒解我說謊的事實,於是面對小芸,我無話可說,她曾傻傻地問我怎麼了,

我搖搖頭,把自己鎖在房間。


  接近傍晚的下課時分,就在我思量是不是該搬出那間公寓,高至平出現在我眼前。


  我在稍遠的地方就發現他,一個人坐在機車上,不知怎麼,我沒來由畏懼和他碰面,

他帶著嚴肅與沉思的面容來找我,為什麼?


  當下很想轉身逃離那裡,不過為時已晚,他已經看見我了。


  我逃不了,只好原地佇足,不再靠近,高至平一步步走向我的時候,我的心跳很快,

也很亂,低著頭,看他的球鞋在我一公尺前停住。


  「珮珮,妳有沒有空?」他的聲音沒有異樣,柔得像剛飄過去的蒲公英種子。

  「要做什麼?」

  「我們去陽明山。」


  那是我們建交的地方。我不禁訝異起來。


  「現在?」

  「嗯!」

  「我不要。」

  「珮珮…」

  我害怕重遊舊地。啟步向前,準備繞過他:「現在已經晚了,幹嘛還上山?」

  「珮珮。」高至平伸手拉住我,堅定地要求:「拜託妳,陪我去,不會太久的。」


  我抵抗不了的是,他哀傷的眼神。坐上機車後座,我的心情沉重到谷底,這不像是和

好的前兆,我反而有不安的預感,天知道我多麼不想走這一遭。

 


    *                               *                                    *
--------------------------------------------------------------------------------
               在車輪碾過社區柏油路面的寂靜中,我聽見久違的蟬鳴。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