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8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Jan  6 14:12:10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他抱妳的動作真好看。」


  那天回到公寓,我和小芸在客廳看電視,又變得睏了,她沒來由盯著重播的電影說,

高至平抱我的樣子好看,小芸說話的方式比較接近嘆息。


  「妳在說什麼?」

  「高至平來接妳去醫院的時候,我回來了,正好看到他抱妳下樓。」

  她摟著小抱枕,失落空洞的姿態,清秀臉蛋上的惆悵並不多加掩飾:

  「他抱妳的樣子感覺真的很喜歡妳。」


  我不太確定小芸這時候提這個要幹嘛,她現在看上去有點和現實脫了節,兀自在悠閒

的傍晚發呆。


  「我開始後悔了……」


  正要打起精神看電視,小芸又沒頭沒腦冒出這句話,說完,她起身離開沙發,繞過我

身後,回自己房間去。


  從此,小芸就變得有點怪,不是太大的變化,只是我總能隱隱察覺到她在意的心事並

不尋常,並且每每她無意間露出的歉咎和擔憂,那神情和那段迴避我的日子相似,非常

相似。


  接下來,變得古怪的人是高至平,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多多少少會有個空白時段是他

心不在焉、彷彿想著其他事情。我猜不到是什麼事煩惱著他,有一回當我憂忡逡尋他的

時候,他驀地抱住我,只是緊緊抱著,一句話也沒說。


  他的沉默,以及他沉默裡微小的慌措和悲傷令人不安。


  我們已經和好如初,為什麼這條感情路我還是走得戰戰兢兢?


  後來我才知道,小芸後悔的是一封信,是一份再也隱藏不了的悸動,覆水難收。

 

 


  「啊!票!」排隊到了一半,高至平突然想到他的粗心大意:「我忘了把票帶出來。」


  春暖花開的時節,我們相約去看電影。他手上還端著兩杯熱咖啡,我馬上機靈地脫離

電影院外的長隊伍,接住他扔來的機車鑰匙,跑到他停放機車的地方。


  「背包前面的袋子,前面的袋子……」


  打開置物箱,拉出他的NIKE背包,開始摸索忘在小袋子裡的兩張電影票。


  「啊…」


  票是找到了,不過我也不小心把袋子裡的東西蹭出來,有張摺疊整齊的紙飄了兩三旋

落在地上,我彎身拾起,觸見攤開的紙面書寫著眼熟的字跡。


  『嗨!收到我的信一定嚇一跳吧!說真的,我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只能先用一聲嗨

來減少我現在握著筆的緊張。


  這份緊張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大概…是你好心過來牽我摩拖車那一刻就一直噗通

噗通地存在了,你忘了吧!我卻記得清清楚楚,我們見面時候的景色、交談過哪些話、

甚至你對我笑了幾次,即使我要自己忘記,卻在我出神發呆的片刻那些畫面又會溜出來。


  恩珮問過我,你是不是我喜歡的那個男生,我對她說謊了,我不能害她為難,也不能

讓這個事實繼續下去,那天起我就不要自己和你有太多交集。可是…你好呆喔!我愈是

要遠離你,你偏偏跟平常一樣對我很好,其實,換個角度想,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喜歡

你吧!那麼,我到底該高興還是難過呢?


  這封信和我的心情,請不要讓恩珮知道,呵!我還真矛盾,為什麼還要寫這封信?也

許一把信寄出去我立刻就後悔了,只是,就算不寫信,有一天,有一天我一定會跑到你

面前,告訴你我喜歡你,與其這樣,我寧可選擇比較膽小的方式,希望我們還是朋友,

我和恩珮還是朋友,而你們依然相愛。


                                                        祝    快樂。小芸。』

 

 


     *                               *                                 *
--------------------------------------------------------------------------------
  有些病,不是按時吃藥就會好的,當我無窮無盡地思念你,我就覺得我已經無藥可救。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