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8)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Jan  5 10:21:37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不知道一般人會有什麼的反應,如果一覺醒來就看見馬路和周遭的一切都在跑。


  因為太過突然,我根本沒想到自己正在行駛中的機車上,「哇」地差點摔車,高至平

趕緊騰出左手攬住我,它的機車在路上滑出一道S型車軌,最後被力挽狂瀾地帶回到原來

的筆直路線。


  「妳還好吧?」高至平回頭問。


  我點點頭,滿臉驚魂未定。


  他原本要送我進醫院的急診室,我堅持不去,一個月之內就光臨兩次急診室,怪怪的。

我掛了號,在診療室外面等候傳喚,高至平陪我坐著一塊兒等,我們兩人都目不轉睛盯

著牆上那個紅色號碼燈,好像證券交易所人人觀望著股票紅紅綠綠的走勢。


  我很想問,為什麼我一醒來就是在他機車上,不過,打破凝結的尷尬並非易事。


  「聽說…妳昏倒過?」


  我瞟他一下,他仍專心追蹤現在號碼跳到了第幾號。


  「一下子而已,我忘了把藥帶在身上。」

  「那,是那個叫林以翰的人送妳去醫院的?」


  一聽到林以翰的名字,我便不自在地假裝吸鼻子,不太妙,關於是誰陪我去急診室以

及剛剛誰在我的住處高至平顯然已經知情,我的不良記錄怎麼一下子冒出這麼多筆…?


  「我發病的時候他正好也在旁邊,剛剛…他就是來探病。」

  「我第一次聽到他聲音。」

  高至平喃喃這麼說,又思索起自己的事了,不久,忽然轉向我認真地表示意見:

  「他這個人好像不錯。」


  見到他憨直的模樣,我沒來由想發笑,硬是忍住,高至平則又安靜下來,此刻我對他

的感覺不像是僅僅睽違一個月的時間距離,我分不清這是一種強烈的想念還是漸行漸遠

的疏離,因此,我有點害怕,不敢輕易行動。


  「我一直想找妳。」


  不意地,高至平又出聲,溫柔了許多的音色,卻摻著無奈,我側過頭,他依然沒看我,

只是我也說不出他凝然的視線正落在哪一點,我的心,酸酸的,不知所為。


  「跟妳吵架的那天就想馬上回頭找妳,回村子那天也想,寒假的每一天都想過,我常

常自己盤算如果現在就去搭車,幾點幾分就可以見到妳了,不知道妳是不是還在生氣,

還是很難過。」


  我聽著,聽著,竟掉下了一滴眼淚在手心,真討厭,鼻子不中用,連眼睛也不爭氣。


  「坦白說,我很怕妳難過,倒寧可妳氣我氣得半死,珮珮,也因為這樣,我決定還是

不找妳了。」

  「為什麼?」我慶幸這時濃濃鼻音有絕佳的掩飾作用。

  「如果我們見面,說不定還會再吵架,以前我們吵架是鬧著玩,現在…一不小心就可

能傷害妳,我不知道到時候自己又會用什麼方式讓妳傷心,我很怕。」


  可是,不見你……我一樣傷心得要命啊………


  一位年輕護士帶著病歷表經過,曾經狐疑地探探端坐的我。


  我轉過頭,不讓任何人觸見我眼淚掉不停的面容,真的很慶幸今天重感冒,就算我頻

頻吸鼻子也都理所當然。


  「你想太多了,我就是生氣,很生氣!」

  「是嗎?」他聽了有些寬心,笑一下:「說的也是,妳個性那麼兇。」

  「奇怪了,那天明明是你來找我,說我不可愛也就算了,竟然還在沙發打瞌睡,任誰

都會生氣吧!」

  「那個啊…」

  他低下頭,扯弄起卸下的圍巾:

  「那個地方好像離妳很近,所以很好睡。」


  我心動了一下,望向他,他也看著我,我覺得他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出口,不然瞳孔不

會這麼緲遠,不可思議地…呈現很深的憂鬱顏色。還想問清楚,他卻指指號碼燈:

  「輪到妳了,我陪妳進去吧!」


  我們一起進去,醫生專業性地說了幾句慰問和注意事項,高至平比我自己還關心病情,

向醫生問東問西的,後來我們又到大廳等著領藥,我猛然想到林以翰,他咧?


  「欸!是…林以翰叫你送我到醫院的嗎?」

  「對啊!他說妳好像發燒了,我一去接妳,他就要回去了。」

  高至平歇一歇,煞有其事地強調一遍:

  「他人真的不錯。」

  「…嗯!」


  林以翰並不是會炫耀他的好的人,甚至不屑去承認他的體貼,比之於夏天窮盡一時的

亮麗熱鬧,猶如低溫悄悄地來,靜靜過去,在我身邊不發一語地鄙睨世界,也陪伴我的

孤單。


  「真不甘心。」


  高至平忽然對著上空大嘆一口氣,我奇怪地側向他:

  「什麼啊?」

  「送妳去醫院的是他,先去探病的也是他,我到底在幹嘛啊?」


  我愣愣的,看著他仰著頭,蹙起眉宇,好像連醫院天花板都跟他有仇。


  「真不甘心……」


  他在懊惱,不過附近沒東西可讓他丟,所以他狠狠踹了大理石柱一腳。


  我領藥的號碼到了,可是我沒動,只是咬著下唇,溱著淚水,他望望我,問為什麼我

的眼睛紅紅的,我賣力地吸鼻子,回答他:

  「感冒的關係吧!」


  有些病,不是按時吃藥就會好的,當我無窮無盡地思念你,我就覺得我已經無藥可救。

 

    *                                 *                                  *
--------------------------------------------------------------------------------
  有些病,不是按時吃藥就會好的,當我無窮無盡地思念你,我就覺得我已經無藥可救。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