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2 10:00:08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寒假即將過去,這一個月感覺特別漫長,等待,會讓時間走得格外緩慢,我死心離開

電話旁,收拾簡單的行李,準備重返學校。


  我交了一個脾氣倔得跟我不相上下的男朋友,我們冷戰了整整一個寒假。


  一到公寓後,我馬上就感冒,小芸也回來了,她驚訝我的病怎麼一個寒假也好不了。


  我想比較嚴重的不是感冒。


  小芸打算大一下學期要打工,她得到處去尋找打工機會,對於不能照顧我而感到歉咎。


  「我找到人來充當看護了!」


  她幫我買便當回來的時候這麼說,我還在用力擤鼻涕。


  「誰啊?」嗚喔!好重的鼻音。

  「林以翰。」

  「啊?」我用難聽的聲音大叫:「為什麼是他?」

  「剛好在路上遇到他嘛!」

  小芸把便當放在桌上,幫我們兩人倒杯熱開水,說得有何不可的樣子:

  「他問起妳回來了沒有,我就順便說妳感冒了,他如果有空就會來探病。」


  早知道,就先跟小芸說我和林以翰這個人有避嫌的必要,小芸少根筋,我又這麼粗心

大意。


  吃完便當,嗑了藥,小芸也出門了,我昏昏沉沉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後來,林以翰真

的來按門鈴。


  「嗨!」

  他一聽到我的聲音馬上退避三舍:「這麼嚴重?」

  「還好吧!」我抱著面紙盒幫他開門:「只是鼻子一直不聽話。」

  「我買了些蘋果給妳。」

  「謝謝,你要不要也吃?我現在很想睡覺。」


  我又縮回沙發,蓋上毛毯,他坐在另一張椅子,自己找出水果刀,安靜地削起蘋果,

我悄悄凝望,不小心憶起去年高至平也在醫院頂樓幫我削蘋果……我一骨碌躲進毛毯裡。


  「你知道,你來探病其實不好。」


  我不清晰的話悶在暖暖的毯子,我看不到林以翰的表情,他也不會看見我的。


  半晌,傳來他一貫冷靜的語調和果皮被削去的節奏:「我知道。」

  「不是因為我不歡迎你。」

  「我知道。」

  「……」

  「就當我任性想來。」


  我很明白林以翰從來就不是孩子氣的人。


  「我睡一下,對不起喔!」


  客廳好冷,鼻子好痛,高至平你好笨喔!竟然讓別的男生照顧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只是一會兒,客廳那支電話響了,我還半夢半醒著,不怎麼想

動,乾脆繼續裝睡,林以翰抬頭瞥瞥電話,再打量我,鈴聲一直沒斷,他猶豫片刻便起

身過去接電話。


  「喂?啊…我是她們的同學,許恩珮嗎?她在睡覺,感冒了,唔?原來是你啊!常聽

她提起你,我會轉告她你打過電話。」

  然後,林以翰有那麼幾秒鐘沒吭氣,以為就要掛電話,忽然又開口:

  「她有去追你,你搭車回家的那天,許恩珮去追你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她脫掉

鞋子要追火車,沒成功,氣喘發作,在平交道那裡昏倒。我…只是認為你應該知道。」


  我的腦子很混沌,不能運作,林以翰剛講完電話,我又睡去了,事後才曉得原來是發

燒。


  當我眼睛再睜開的時候,人是在外面街道,疾馳著,路上行人和大樓都被一一往後拋,

風把長長的髮絲吹得到處亂竄,打在臉頰上痛痛的,我自己與其說是坐在機車上,倒不

如說用趴的,四肢無力,癱倒在…在………


  我微微抬起朦朧的眼,發現自己的臉正貼著暖得足以催淚的體溫,這個略嫌硬實的背

部似曾相識,罩了件眼熟的黑色風衣,有條我送出去的藍灰色圍巾在飛。


  前往醫院的途中,我是坐在一部曾經搭乘過的摩托車上。

 


     *                                *                                   *
--------------------------------------------------------------------------------
  有些病,不是按時吃藥就會好的,當我無窮無盡地思念你,我就覺得我已經無藥可救。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