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4)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2 09:46:18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的眼睛,腫得像泡泡魚,紅血絲加上黑眼圈,樣子看起來很糟。


  這個學期已經結束,學生們紛紛返家準備過寒假,我躺在床上一整個上午,就是不想

起來。小芸來過房間關心我,我騙她是因為感冒,難怪人家說,說謊像滾雪球,一旦起

了頭,便停不下來。翌日,連小芸也回老家去了。


  整間屋子空蕩蕩,我的心也是這樣。


  我沒和他聯絡,他也沒有,我們在一夕之間成了傷害對方的陌生人。


  為什麼人長大了,生氣的原因就變得複雜?快樂也變得複雜,連該不該哭泣也不再是

能隨心所欲了。


  對不起,奶奶,不去在乎不好的事,我已經做不到,不然,怎麼連微笑的力量都沒有?


  我下了床,梳洗一番,穿上鋪棉外套,披上圍巾,一個人走到附近的公園,那公園挺

大的,斜坡上寬闊的草坪有那麼一點點與村子的景色相似,不遠處有個兒童遊戲區,看

著在溜滑梯嘻鬧的小朋友就會想起那個喜歡我的小飾品的萍萍,我在草地上坐著,靜靜

消磨時間,這個地方看得到鐵軌,也聽得見火車經過的聲音,有個衝動,我想回到村子

去,不顧一切。


  「奶奶…」

  二月初的低溫,只有我凝望遠方的眼眸是泛熱的:

  「妳為什麼要走了呢…?」


  我緊抿住一縷突發的悲傷,無助地環抱膝蓋,不一會兒,聽到旁邊枯草娑動的聲響。


  「嗨!今天很冷呢!妳還在這裡納涼?」

  「……想吹風,不行?」


  林以翰逕自在我身邊坐下,我沒抬頭,只要想起那天我在他身上哭得淅瀝嘩啦,就覺

得十分難為情,不過,在我非常傷心的時候,幸好有人借了肩膀給我。


  「大家都回家去了,妳還不走嗎?」

  「反正我家就在台北,隨時都可以回去。」

  「早點回去的好,不要一個人吧!」


  他意味深長地用我聖誕夜那晚的話勸我,我側過臉頂他:

  「你才是呢!別讓你和你媽都一個人。」

  「呵!她才不會,她有新老公陪,我呢…我負責陪妳。」

  我不好意思地縮一下腳:「我很好啦!還在生氣就是了。」


  他單手撐著下巴,開起玩笑:

  「那就奇怪了,我的小說概念是,通常女孩子不不會這麼快就恢復的。」

  「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學校沒教我們怎麼和好吧?有很多事…不是白紙黑字就學得到。」

  「如果奶奶還在,她就會告訴我該怎麼做。」

  「那,就假裝妳奶奶還在,妳覺得這時候她會跟妳說什麼?」

  「怎麼能假裝嘛?」


  我再次轉向公園,小孩子有點吵,他們三五個人爭奪起溜滑梯的使用權,倒把鞦韆冷

落在一旁,剛剛誰才玩過,兩條長鐵鏈繫著一塊脫漆的木板還在風中晃,每一個擺蕩便

與空氣擦出蜻蜓翅膀振動般的亮光,曾經有那麼一隻手,被歲月刻畫出許多撫不平紋路

的手,守護般地推動我的重量,我只要仰起頭,就能見到她寬容慈祥的面容。


  『平仔是好孩子……』


  鞦韆輕輕地擺蕩,我在習習風裡聽見鏽鐵的嘎嘰聲,還有化散在歲月洪流的話語。

 


    *                                *                                  *
--------------------------------------------------------------------------------
        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