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66)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Dec 24 12:20:58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聖誕節那天,我和高至平同時染上重感冒,聽說心靈的脆弱,會使得抵抗力也跟著變

差。那麼,那天我們兩個人一定都非常傷心。


  起初,我傷心是因為怎麼也找不到高至平,索性到他學校宿舍去,然而那是男生宿舍

,不是我可以大搖大擺進出的地方,我在大門口打了不下十通的電話到他房間,卻無人

接聽,而我並沒有回去。


  於是,12月25日的凌晨過一分鐘,我在台大的男生宿舍外面守株待兔,愈等,天氣愈

冷,蘇格蘭格子短裙外只罩著一件大外套,要參加舞會嘛!穿太多就不好看了,直到打

了第三個噴嚏我才深深體會到那句台語諺語,愛美不怕流鼻水,前輩真是說得太好了!


  快接近凌晨兩點的時候,沒想到宿舍門口忽然熱鬧起來,大概是各地的耶誕活動差不

多都結束,學生們也紛紛回到住處,還不乏攜著女伴進宿舍的男生。


  我的存在便在同時形成一個明顯而尷尬的地標,幾乎每一個路過門口的人都要朝我稀

奇地打量一下,這不打緊,我還聽到有人自以為是地說「她八成被甩了吧」。


  我看起來…看起來真的像是被甩了嗎?當人潮逐漸散去,我靜靜在圍牆外回想今晚的

一切,追根究底都是因為我太在意林以翰這個人嗎?那,我認了。剛上大學,我等不及

要認識來自各地的學子,更何況,網路作家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遇見的,所以,我承認

是我對他的好奇心過了頭,不過,如果高至平要因此誤會我,那我是絕對死不瞑目!


  「哈啾!」


  揉揉鼻子,鼻子早已被我搓得發疼,而且我再受不了腳酸,乾脆就地蹲著,身體都縮

成一團,感覺暖和多了。我的手腳和臉頰像結了一層霜,凍得硬梆梆的,等得這麼傻里

傻氣對我而言應該算是破天荒的吧!我撥了第N通電話,依然聽見令人心碎的冗長鈴聲。


  如果後來高至平發現我被凍死,會不會為我掉一兩滴眼淚?希望經過的路人不要太好

心地幫我解凍,我想保持等待的姿勢讓高至平看到,他或許會有那麼一點點感動吧………


  高至平到底會不會路過這裡?算了……好冷喔!冷到連腦筋都不想動了。


  我在兩點不知道幾分打起了瞌睡,朦朦朧朧間,聽到緩慢的腳步聲,那聲音在寂靜的

夜裡宛若踩過碎冰般的刺耳,我睜開眼,迷迷糊糊見到了高至平,他看起來好驚訝。


  「珮珮…」


  高至平朝我跑來,而我竟動不了,全身酸麻得很,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靠著牆、直

接坐在地上。


  「珮珮,妳怎麼在這裡?」

  高至平過來拉我失去知覺的手,又嚇一跳:

  「妳一直在這裡等喔?妳等了多久?」


  他一問,我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回事,原本哮喘的呼吸迅速變成了啜泣,乍現的淚水落

在冰涼的臉上猶如一道求之不得的暖流,因此,我的眼淚狂飆。


  眼淚,完全不是我準備要向他解釋的理由之一。


  這下子高至平被我弄亂了方寸,趕緊用他手背幫我擦臉:

  「妳不要一直哭啊!我先帶妳進去,啊!這個妳穿上。」


  他脫下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上面留著他熱烘烘的體溫,罩著它,才覺得踏實。

 

     *                                *                                *
--------------------------------------------------------------------------------
                   台北也好,村子也好,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