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64)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Dec 23 09:37:12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學校的舞會以耶誕夜那一場最為華麗熱鬧,愈來愈多的人群、愈轉愈快的霓虹燈光、

愈來愈High的DJ、愈來愈吵的會場。


  高至平跟我說過,他不喜歡舞會這種東西,太吵、太擠,他更不想在一堆人面前扭來

扭去,我猜他跳起舞來一定挺拙的。我就不同了,在台北我根本不用適應,一出生便習

慣充斥在這座都會的空氣、人口密度和交際方式。


  所以,我們兩人不能一起參加舞會也好,我可以和朋友玩得很盡興,這當中有幾個男

生過來邀舞,都被我婉拒了,還沒和高至平共舞,怎麼可以把第一支舞隨便送出去?休

息的片刻,我發現靠近樂團的角落小芸正和一位斯文又害羞的學長共舞,音樂播放著一

首法文情歌,她的臉紅通通的,笑得很燦爛,我還見到深陷的梨渦在霓虹燈光的轉動下

猶如嵌入的碎鑽,閃閃發亮。


  當我在震耳欲聾的聲光場所待到所有感官幾乎要麻木,忽然想起一個最不可能和耶誕

舞會聯想在一起的人,林以翰他現在在做什麼啊?


  課堂上隨口問過他要不會參加舞會,他說他會在電腦中心過耶誕節。


  從小,我就覺得一個人過節是件殘酷的事,好像你在那天失去快樂的資格。


  離開會場,到外面去吹風,我的臉因為缺氧或少許酒精的緣故而微醺,卻穿得不夠多,

沒多久便覺得冷,不由得環抱雙臂,一邊走,一邊仰頭尋找天上的星星,鄉下的星星多

到可以匯成一條銀河,這裡卻只有稀疏的亮光,有一點沒一點地散佈在夜空中,添了幾

分冬天的清寥,但,起碼星星不是單數的,看星星竟然也會讓我感到寂寞。


  我不知不覺走到電腦中心外頭,相較於舞會會場,這附近靜得耳鳴,12月24日的晚上

,我遇到一個讓自己完完全全被孤獨包圍的人類,在黑暗中靠著牆,嘴邊的手指縫中有

著星星之火在發光。


  我沒走得很接近便打住,他自動留意到我,側了頭,離開裊裊白霧,頗為詫異。


  「你會抽煙?」

  「十五歲就會了。」

  「別抽煙。」


  他望了望我,然後依依不捨地凝視夾在手中的香煙,喃喃自語一句話後便把它丟在地

上:「難道女人天生真的比較囉嗦?」

  「你在說什麼啊?」

  「沒有。」他舉起另一隻藏在黑暗中的手,正拎著一個紙盒:「要不要吃?」


  我遠遠觀量,那好像裝著糕餅之類的食物。


  「那是什麼?」

  「鳳梨酥,還沒開,全給妳。」

  「你怎麼會有鳳梨酥?」

  「我媽給的,她剛剛來找我。」說完,他顯得不太耐煩:「到底要不要?我手酸了。」

  我走近兩步,沒去接手:「你吃,我才吃。」

  「我不要吃她的東西。」他回答得跟孩子一樣任性。

  「跟你爸離婚的又不是鳳梨酥。」


  他緘默一下,才沒輒地收回手,拆起紙盒外的包裝,遞一塊鳳梨酥給我,自己也拿了

一塊,不過他沒先碰媽媽的禮物,反倒問起我的來意。


  「妳為什麼來這裡?」

  「拖你去舞會。」

  「為什麼?」

  「耶誕夜不適合一個人。」

  「為什麼?」他今晚好愛問為什麼。

  「會把寂寞加倍呀!你媽媽也許是因為這樣才來找你。」


  我說完,咬了一口鳳梨酥,很好吃,甜而不膩的口感,跟印象中那位貴婦的氣質相似。

這回林以翰沒再問為什麼,可他也沒吃鳳梨酥,只是望著舞會的方向出神。


  稍後,林以翰提起他媽媽更多事情,他媽媽小時候是被一位定居日本的富商領養的,

那位富商從沒結婚,所以他媽媽也不會有母親照顧,林以翰猜這大概就是她害怕寂寞的

原因。


  「所以她跟我老爸離婚不多久,馬上又找了一個男人嫁。」

  「但是…」

  肚子有點餓,我很快便把鳳梨酥解決掉,拍拍嘴邊的碎屑:

  「你媽媽有權利讓自己過得快樂一點吧?」


  多管閒事地落完話,他又盯著我,我不太好意思地抿抿唇,表示該走了。


  「我講真的,去舞會晃晃也好。」還是忍不住再管他一下:「這個晚上別一個人吧!」


  黑暗中,林以翰微微一笑,臉上秀逸的輪廓不意竟柔和多了:

  「這個晚上見過妳,已經夠了。」


  他的話,說得語焉不詳,卻足以令我慌張失措,我剛剛竟然還在跟這個可怕的陷阱聊

著寂寞的課題!舞會上的雞尾酒嗑得太多了嗎?


  「隨便你。我要回去休息了。」

  「我送妳吧!」

  「不用啦!」

  「現在已經很晚了。」


  他這麼一說,我趕緊看錶,哇!快十二點了耶!


  林以翰陪我走了一段路,快要到家之際,我猛然警覺到,不對!依照一般電視情節的

模式,女主角在這個時候通常都很帶衰,好死不死就偏偏會被男主角撞見她和另一個男

孩子在一起。不行,不行。


  「送我到這邊就好了。」

  林以翰奇怪地瞧瞧四周:「妳住的地方到了嗎?」

  「沒有,不過這附近已經夠亮了,人也很多,我可以自己回去,真的。」


  我特地在最後加了句「真的」,表示很堅持,他含笑審視著我,彷彿什麼都瞞不過他。


  「好吧!妳想當好孩子,我知道。」

  「……謝謝你送我,再見。」


  也許,是聖誕節的關係吧!明明已經快接近午夜,街上還是燈火通明,有好些人正趕

著下一攤的活動,我低著頭,不去目送林以翰被車流燈光所淹沒的背影,辜負一個人的

好意只會讓我更同情他的孤單,眼不見為淨,不去看他,就不會開口叫他名字了。

 


    *                                 *                                  *
--------------------------------------------------------------------------------
                   台北也好,村子也好,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