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6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Dec 22 10:57:11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第 十一 章

 

  這個周末,我在星期五一沒課就回家了,家裡離我住的地方有半小時以上的車程(包

括塞車),我平均一個月回去一兩次。


  用鑰匙開了門,迎面展開一片空洞的顏色,窗簾是拉上的,外面光線進不來,客廳茶

几上的花瓶插著幾朵姬百合,半枯了,它散發出酸怪的香味和傢俱的木頭氣味混成冷冷

的寂靜。


  沒人在家。


  我放下行李,打開燈,把姬百合拿去垃圾筒丟掉,幫自己煮了一碗泡麵後,一直看電

視直到媽媽回來,那時已經晚上十點了。


  她有點不太相信我這個禮拜會回來。


  「妳不是上星期才剛回來?」她一面脫高跟鞋,一面問。

  「反正沒事嘛!妳吃晚餐了嗎?」

  「吃一些,我現在也累到吃不下了。」


  媽媽扔下鞋子和皮包,直接往廚房走,不久便拿著一杯五百CC的白開水出來,跟我一

起看HBO。


  「爸爸今天加班哪?」


  上一次見到爸爸,已經是三個月以前的事。媽媽喝去一大半的水,費力地嚥下去,抹

抹嘴,口紅也被抹去一角,露出了幾分疲憊之色,她依舊看著螢幕,平板地說:

  「又去大陸了。」


  說完,媽媽上樓洗澡,今天我只跟她相處三分鐘不到的時間。


  爸媽都是不同公司裡的高級主管,他們分頭忙碌,見面的機會愈來愈少,其實,我們

家不用賺那麼多錢也沒關係啊!奶奶並不富裕,奶奶卻很快樂。


  當我眼皮再也撐不住,才回房間睡覺,夜晚氣溫驟降,腳趾頭冰冰涼涼的,棉被被我

裹得很緊,賃租的地方比較暖,不過我寧願回家過冬,好歹心不會覺得冷。


  那天,我彷彿被澆了一桶冷水,是和著冰塊那樣的冷,從此心的溫度再也回升不過來。


  小芸說謊了,她當著我的面說出不知是美麗還是善意的謊言。


  『不是。』

  小芸賭定地吐出兩個字,然後自己覺得好笑般地乾笑兩聲:

  『不是啦!妳怎麼會那樣想?太誇張了。』


  我笑不出來,只是一味地發愣,而且很難回得了神,她的答案不是我上百個預期中的

其中一個,小芸為什麼要否認?


  『我又不會跟妳搶男朋友,可能我常去那裡吧!高至平應該有見過我幾次。』

  她停了一下,見我還是笑不出來,於是垂下頭掠掠她的頭髮:

  『總之,那個男生不是高至平。』

  『喔…這樣啊……』


  我只能勉強擠出這幾個字,看著小芸同樣很勉強的笑容,失望的落差感龐然無邊地在

我們之間拉了開來。


  或許,或許小芸是想用這種方式來唯繫我們的姐妹情誼吧!


  昏昏沉沉入睡前,我這麼催眠自己。

 

      *                                 *                                  *
--------------------------------------------------------------------------------
                    台北也好,村子也好,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8-163-49-229.HINET-IP.hinet.ne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