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5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Dec 16 10:55:11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他的車速有點快,我感到些微寒意,冷風颼颼擦摩過我忘了穿外套的臂膀,我不禁騰

出雙手環抱胸前,觸摸到不容小覷的冬天氣息,聽說,最近有一波冷氣團要到了。


  高至平沒理會我這邊的狀況,他的態度跟室外空氣一樣冷,我感覺得出來。其實,我

也好不到哪兒去,最先怪怪的人的可能是我。


  八分鐘後,他果然送我到家。


  我慢慢脫下安全帽,真的很慢,我不希望今晚就這樣結束,如果他這麼走掉,這個夜

一定是個難過的夜吧!儘管我說不出是為了什麼而難過。


  高至平沒有下車的打算,不過他忽然想起什麼似地輕輕「啊」一聲,我喜出望外。


  「對了,橘子。」


  在我們氣氛這麼糟的時刻,他竟然可以想到置物箱的橘子?!


  我有氣無力接下那一袋橘子,他又上了車,發動引擎,我低著頭,不想看他離去的身

影,那些橘子…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我回去了。」


  他說,我依舊巴著橘子,摩托車聲呼嘯著走遠了,我閉上眼,不讓眼淚掉出來。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提起林以翰了,我多嘴什麼嘛?笨透了。


  經過管理室,管理員阿伯跟我打招呼,我勉強對他笑笑便走向電梯,電梯還在十二樓,

便靜靜站在門口等待,那時,身後響起一陣跑步聲,管理員阿伯「欸」了一大聲,接著

是一句匆忙的道歉:

  「抱歉,我找她!」


  耶?是高至平的聲音吧?


  才剛回頭,我已經撲進一個不太熟悉的胸膛,不太熟悉的手臂正擁著我冰涼的身子,

我睜一下眼,怔住了,前方管理室裡的阿伯也傻得張大嘴,然後尷尬地躲回他的電視機

前。


  橘子,從我手中袋子散了一地。


  就這樣,我覺得過了好久好久的時間。


  「原來妳這麼冷啊……」


  高至平略微沙啞的聲音低低沉沉搔拂過耳畔,我微微發抖,卻不是受寒的關係。


  「橘子…橘子掉下去了……」

  「誰管橘子。」


  我發現他也在發抖,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發抖,一定也不是因為天氣冷,滿生澀地,他

把我抱得更緊,細小的喘息輕輕吐在我的髮際,明明,我和他都不是勇於習慣親密距離

的人。


  這是我最靠近高至平的時候,舒服又溫暖。只是貼著他體溫的心臟跳得很快,我曉得

自己從未這般緊張,也有點害怕,卻捨不得放開,是的,捨不得,因此他把車子掉了頭,

因此我無法憑著矜持停止這份悸動。


  「我現在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小氣。」

  「什麼…?」


  我從他硬梆梆的牛仔外套蹭出頭,他又把我頭壓回去,不要我看他現在的表情。


  「一定很古怪。我其實很生氣。」


  我盯著他外套磨白的口袋,歡喜地笑了。他在指哪件事,我懂;他說他生氣,那很好。


  那天晚上,在電梯門開啟之前,在一地橘子中間,我給了他一個天下無敵的咒語。


  「我敢發誓,沒有高至平的同意,別說許恩珮會愛上別人。」

  他笑起來,用手肘撞我一下:「喂!妳拍哪支廣告啊?」

 

 

  回到住處,我和小芸分著那一袋橘子吃,儘管摔過,還是很甜,撥開粗糙外皮的時候,

我彷彿聞到那條梔子花巷道的香氣。小芸提議下次邀高至平一起來吃火鍋,我應好,她

接著說第一次看到有人吃橘子可以吃得這麼高興。


  當我們非常非常快樂,我更加確信那個咒語絕對是天下無敵的,只是,人生中無法預

料的變數如此詭譎,我在美滿的結局門外等候,一個人持守著孤單的無敵咒語。


  誰知道呢?當幸福來臨,又會是怎樣的一幅光景………

 


    *                               *                                  *
--------------------------------------------------------------------------------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一種奇妙的感應,是戀人的直覺,特別敏銳、特別的神準。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