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5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Dec 12 10:34:42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啊…該你問我了,我不能耍賴。」


  我掠掠頭髮,坐正,他想了想,很難想到還有什麼沒問的樣子,不久,終於開口:

  「說真的,妳討厭我嗎?」

  「這也是問題嗎?」

  「當然。」


  這並不好回答,巧的是,他和高至平都問過類似的問題。


  「一開始討厭你到極點,現在倒還好。」

  「那妳要不要知道我對妳的印象?」

  「不要。」

  「問下一個問題吧!」


  有時候,我羨慕著林以翰那種處變不驚的從容,從容,可以讓你清楚不少事物,我甚

至懷疑有一天他會比我還更了解我自己。


  「我問最後一個了,」我瞥了他一眼:「你不要生氣喔!要拒答也沒關係。」

  「問哪!」

  「你跟你媽媽怎麼了?」


  今天他犀利的目光第二次射在我身上,我被灼傷般地畏縮一下,然而,沒有逃避他的

視線。後來是林以翰主動鬆了口:

  「還能怎麼樣,就跟一般問題家庭沒兩樣,她跟我爸離婚,法院把我判給她,她最近

要跟一個大陸台商結婚了,我則是站在老爸這一邊,不能茍同。」

  「……上次見到你和她在餐廳,我覺得她很疼你。」

  「我討厭她,就跟天生不愛吃青椒一樣,和她疼不疼我沒有相干。」


  他竟然把母子關係比喻作對青椒的喜好,我不禁皺起眉。


  林以翰見到我不經粉飾的臉色,湊近前,壞壞地笑:「妳該不會想輔導我吧?」

  「哼!你愛鑽牛角尖是你的事。」

  「妳要把它當成專欄的題材?」

  「我沒那麼爛。」我嚴厲地瞪他。


  他不予置評,靠向椅背,再度凝視起窗外街景,他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在想著好多

好多心事。我動手收拾採訪用具,將錄音筆、原子筆、筆記本以及他的書一一放進背包

中,他發現了,脫口而出:

  「妳要走了嗎?」

  「我都問完啦!趁我印象深刻要趕快把資料整理起來,啊!這一攤我請客喔!」

  「妳還欠我一個問題呢!」

  「唔?」

  「妳問完最後一個問題,再來就輪到我了。」


  我已經拎起背包準備要走了,經他提醒才恍然大悟,卻也懶得再坐回去。


  「快問吧!」

  他果真問得很快:「妳有沒有男朋友?」


  不妙!


  在愣住的剎那,我的腦海閃過一道不祥預兆,我用力望著他,卻望不出半點開玩笑的

成份在他溫馴的眼眸。


  「我先問你,你覺得我是不是一個好女孩?」

  林以翰頓一下,揚個嘴角:「算是。」

  我昂高頭,把背包甩到背後:「那,像我這種好女孩,當然名花有主了。」


  然後,他聽了沒什麼太大動作,只是臉上笑意褪了些,若有所思地和我對看一會兒:

  「喔!」


  他拿起那本汽車雜誌,翻回中斷的那一頁,沒再管我了。


  我離開那家咖啡廳,騎著小芸那輛快沒油的機車在市中心胡亂遊蕩,平常坐捷運坐慣

了,我反而不太認識路,很快,不得不在陌生的路邊停下來。


  下午三點一刻,紅綠燈不斷切換,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穿流不息,行人以慢不下來的

腳步一個個從我身旁經過,我和那熄了火的機車猶如這個城市廢棄掉的零件,跟不上其

他齒輪的轉動,我捧著安全帽,茫然發呆。


  這是我和高至平談起那不算長距離戀愛的第一次,第一次感到莫名的無助失措。


  要拒絕一個對他毫無感覺的人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但,偏偏林以翰是個我並不討厭也

不願傷害的人。


  經過再多年,林以翰從沒說他喜歡我,一直都沒有過;我始終明白他的心意,始終不

曾點破。

 


    *                                 *                                 *
--------------------------------------------------------------------------------
   我在喧鬧城市的一角端詳起那墨黑的筆跡流利地在蒼白紙面滑出一道鮮明的孤寂。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