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5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Dec 10 15:08:35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和高至平的男女朋友歷程走得不快不慢。


  不慢,是因為在我答應之前我們已經牽過手了;不快,則是至今他還不讓我看他打工

的地方。他說最近打工的時間排到晚上了,女孩子晚上出門太危險,為了預防我偷偷溜

去,他連他的工作都不告訴我。


  「如果妳來看我工作,我什麼都會做不好。」高至平說得很肯定。

  「這是為什麼?我又不會吵你。」

  「不是吵不吵的問題,」

  他加重了力道在我頭上按一按,害我看不見他說話時候的表情:

  「妳在,我會緊張。」


  雖然看不見,但我相信這個時候的高至平一定可愛到不行,他是那樣老實,我喜歡這

個男生的指數一下子飆高好多,不同於人的壽命、電壓、重量等等,喜歡的指數似乎沒

有上限。


  不過,為了補償我,高至平提議星期天到他學校一起念書,我們都快期中考,圖書館

是學生的最佳去處。


  前一晚,我特地跑到一家有名的烘培坊,搶到所剩無幾的手製餅乾,隔天高至平來載

我,我向他亮亮精美透明袋中的餅乾。


  「我們念到肚子餓的時候可以吃,這是All-Pass 餅乾!」我快樂地說。

  「圖書館裡面不是不准吃東西?」他納悶得真掃興。

  「笨,一口吃餅乾哪!誰會看見。」

  「原來妳也滿皮的嘛!」


  他不在乎地笑一下,要我快點上車,沒有得到褒獎,我有點失望,要不要跟他說為了

這餅乾我有多拼命呢?還是不要吧!我不想對牛彈琴。


  高至平帶我進入台大的圖書館,那裡緊張的氛圍瀰漫著迫人的壓力,但高至平一本在

鄉下那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精神,問我坐哪個位置比較不會打瞌睡,我捶他一下

,才剛選定座位,有三個男生從斜前方的桌子走過來,或許是高至平的同學吧!他們一

面寒喧,一面往我身上瞄,我再笨也看得出這些人是為了高至平帶來的女孩子才特意打

招呼的。


  「啊…她是珮珮。」


  高至平也留意到同學們不高明的舉動,主動向他們介紹我,他說「珮珮」,聽起來彷

彿他老早就跟他們提過我,我反而感到不好意思,笨拙地向他們點頭致意。


  他都怎麼跟朋友說到我?他的朋友曉得高至平的女朋友就是我嗎?他有沒有抱怨過我

的壞話?他會不會拿我跟其他女孩子比較呢?他………


  我的頭頂頓時被敲了一記!我錯愕地看對面的高至平,他把他厚厚的參考書捲起來,

毫不憐香惜玉地給我來個當頭棒喝。


  「念、書、啦!」


  我瞪他一眼,撫撫亂掉的髮絲,翻開筆記的第一頁。


  高至平專心用功的時候,看起來很聰明,他念的是電子,一堆我完全不懂的名詞和圖

表,我敬佩莫名,同時也領悟到,連他拿手的科目都不清楚,我對高至平的了解實在太

少了。


  我們認真地複習各科,吃掉五塊餅乾,後來高至平去洗手間,我瞧瞧指尖殘留的餅屑

,決定去洗乾淨,男女生的廁所是相鄰的,才剛轉開水龍頭,就聽見隔壁傳來高至平和

他朋友的對話,他們的聲音在安靜的館內一清二楚,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真的不是故意

的。

 

     *                               *                                 *
--------------------------------------------------------------------------------
   我在喧鬧城市的一角端詳起那墨黑的筆跡流利地在蒼白紙面滑出一道鮮明的孤寂。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