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4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Dec  4 09:44:21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那天有堂通識課國文,我帶著「如果沒有太早遇見」的網路小說,準備要還給小芸,

她今天要再把書推薦給另一個同學,我們下堂課就會見面。


  上課前一分鐘,我挑個位置坐下,沒多久老師也來了,他約莫快六十歲,長得很老學

究,點完名後便用他平板的音調念起課文,過了二十分鐘時間,教室後門走進一位男學

生,他不是偷偷摸摸地溜進來,而是大搖大擺走到我前面的座位,看了桌椅一下,才把

書本擺在桌上,順勢坐下,當時我很想打瞌睡,沒留意到他戴了一頂好看的帽子。


  「怎麼這麼晚才進來?」老師停下課程,質問他的來歷:「你叫什麼名字?」

  「林以翰。」他很快就回答。


  他的聲音真好聽,而且「林以翰」這名字我已經耳熟能詳了,開學已經快三個禮拜,

每次點名都點不到這個人。我眨眨眼,想看看這位同學,他戴著黑藍色類似棒球帽的帽

子坐在我前面,帽簷拉到左邊,幾乎擋住我大半的視線,而黑板上的筆記是我考試拿分

的救星。


  「嘿!」我用筆輕戳他的背。


  他回頭,我登時嚇一大跳,林以翰也愣了愣,我們同時認出對方了!他就是在百貨公

司跟我搶同一條圍巾的傢伙!


  我們認出彼此之後,氣氛一度凍結,他頓頓,又轉過頭去。


  於是我再次用筆戳他,這回戳得有點用力,他側個頭,不太耐煩的樣子。


  「你是不是把帽子脫掉比較好?」

  「……我覺得沒必要。」


  他不屑一顧地回答,又把臉轉回去,真是…真是可惡到極點!新仇加舊恨,我咬牙切

齒地怒瞪他自在的背影。你讓我看不到黑板,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許恩珮,正值十八歲花樣年華,決定放棄當淑女的權利。我翹起二郎腿,開始擺動腳

尖,我的鞋子便會以固定的節奏踢到他椅子,一會兒,他自動回身面向我,我正交叉著

雙臂,銳利地回望他,他低下眼瞧瞧椅子,然後抬起頭:

  「妳能不能別踢了?」

  「我覺得辦不到。」


  林以翰明白我在挑釁,不再多說地坐好,那一瞬間我以為我贏了,哪知他的背突然使

勁朝我桌緣靠過來,我的桌子被他撞得高仰了一下又落地,發出可怕的撞擊聲。


  國文老師推推老花眼鏡,很不高興往我們這個方向看,我則眼睜睜望著留在桌面上的

最後一根筆也掉了下去。


  高至平常說我兇,這次我總算有自知之明。顧不得那散了一地的筆,我揚起腳,用力

朝他椅子狠狠踢過去,他的身子震晃了一下,附近的同學開始對我們投以異樣的眼光。


  我跟林以翰都是拗脾氣的人,對自己的原則有所堅持,所以一旦槓上便沒空再管現在

是上課中或幼稚不幼稚的問題,我猛踢他的椅子,他直撞我的桌子,就這麼來來往往之

中,始終沉默是金的老師終於把我們兩個叫起來,他的聲音聽起來依舊像在唸一首哀淒

的絕句:

  「你們,出去罰站。下課鐘一敲,我要看到你們都還乖乖站在外面,不然期中考沒分

數。」


  就這樣,我和林以翰成了走廊上最受矚目的焦點,雖是上課時間,可在教室外遊蕩的

學生也不少,路過總免不了要一番指點。我萬分懊惱地注視天花板,不敢相信老師竟然

會把這種過時的處罰方式用在我們身上,我不是第一次被罰站,但上一次是在小學二年

級,還不太懂得丟臉的定義。


  我紅著臉暗暗生氣,不去看隔壁的林以翰,他在離我三公尺以外的地方安靜站著,手

插褲袋,壓低的帽簷斜斜遮住他不帶感情的眼,一副天塌下來也無所謂的模樣最叫我不

甘心了。


  下課鐘一響,等老師確認過我們真的老老實實站在外面後,我和林以翰雙雙走進教室

收拾東西,才發現原來不只桌上的東西都掉在地上,我原本擱在椅背的包包也躺在椅腳

旁邊,一一將之撿起來,撿到那本網路小說的時候,頭頂驀地傳來林以翰的聲音:

  「妳看過那本書?」


  我暫時打住,充滿敵意和不解地看住他,他已經收拾好了,正要離開的樣子。


  「妳喜歡那本書嗎?」他又輕輕地問。


  顯然他沒有任何要較勁的意思,而且還和我談起書,坦白說,我的好奇心大於防禦。


  「還滿喜歡的。」我站起來,那本書正在我的手中:「你也看過啊?」


  他想了片刻,兀自牽動一縷憤世嫉俗的苦笑:

  「原來大家真的比較偏愛那種唯美的結局。」


  說完,他把背包負在身後逕自走開了,等林以翰一踏出教室門口,我不以為然地努努

嘴,將那本書放進包包,怪人,別人的喜好關他什麼事?


  把「如果沒有太早遇見」還給小芸之前,我特地把封面看清楚,作者的筆名就是他在

網路上使用的ID,「alone」。


  我自言自語地把那個單字唸一遍,舌尖沒來由化開一絲孤單的感傷滋味,校園中學生

們三五成群地從我身邊經過,我也感染不到他們說說笑笑的活潑氣力,大概是因為………


  是因為和我鬥嘴的人不是高至平吧!回頭望望系館後方的藍天,說我們正生活在同一

個天空底下,也安慰不了兩顆貼不近的心。如果我們一直沒見面,會不會就這麼漸漸淡


忘對方?


  當我剛剛萌生一丁點放棄的念頭,那個日子毫無預警地來臨了。

 

    *                                *                                   *
--------------------------------------------------------------------------------
           很想很想他,並不打緊,我覺得最可悲的是他不曉得我在思念他。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