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3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Nov 20 09:21:05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那天我簡單揀了幾件奶奶的換洗衣物和日常用品,前往醫院之前還特地環顧房間一

遍,以免有所遺漏,然後,靈光一閃!


  那封信!


  在木櫃前站了好一會兒,我畢恭畢敬地把信拿出來,夾在我打發時間用的小說裡,

這樣才不會折到。


  醫院在最短的時間內幫奶奶開刀,醫生什麼也沒做地又把傷口縫合,聽說奶奶腹腔長

滿了回天乏術的惡性腫瘤,一個星期,最久。


  儘管如此,奶奶見到我私藏給她的那封信時,還是很高興地笑了。


  會不會太快了?我無助望著宣告判決的醫生,在心裡這麼問,一下子我竟然只有七天

的時間倒數和奶奶相處的日子,大概是時間霍然縮減得好短暫,反而少了那麼一點真實

感。


  不用照顧菜圃和作家事,奶奶和我空出好多聊天的時間,她講了不少過去往事,大部

份是日據時代的故事,每每說到當年村裡有些年青人被抓去日本,奶奶就會難過地暫停

片刻,我則趁著空檔猜臆那就是為什麼奶奶那麼愛看日本頻道,她大概想在裡面尋找從

前的友人吧!奶奶好傻。


  醫院有些表格需要填寫,我找出奶奶的身份證代為執筆,這才發現奶奶身份證的配偶

欄寫著「許光山」的名字,並不是寫信的人。


  「珮珮,妳和平仔和好了沒有?」


  有天,奶奶沒來由自己中斷我們的聊天,關心起我和高至平的情形,我想了一想,好

像和好了,又好像還沒有,是不是要正式握手言和才算數?


  「大概沒有。」我不好意思地回答她。


  她聽了,笑一笑,然後拿一種要分享什麼好秘密的語氣輕聲對我說:

  「妳想不想看看那封信?」


  我頓時瞠目結舌,接不下半句話,難道奶奶一直都知道我想看那封信想得要命?


  「來。」

  奶奶自動把那封信從枕頭下拿出來,遞到我面前:

  「妳自己看,奶奶要睡覺了。」


  我半信半疑地接下那封信,再瞧瞧奶奶,她挪挪身體,把頭安放在枕頭中央,將被子

拉到胸前,闔上眼睛,似乎真的想午睡了。此刻,我夢寐以求的信件已經在大剌剌躺在

我面前,不知怎的,我對它萌生一分格外的敬意,如同我對待奶奶的房間那樣。


  我小心翼翼將信的末端折起來,不讓自己看見,沒有奶奶的允許,我不能先讀取還沒

唸給她聽的那個段落。


  「妳要仔細地想,不要讓一時的不好取代了好的,不然這個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就會愈

來愈少了。」


  得知我和高至平吵架的那幾天,奶奶這麼對我說過,她現在讓我看這封信,大概是為

了要我跟他和好吧!

 


   *                                  *                                  *
--------------------------------------------------------------------------------
              一前一後、一前一後,在綿綿蟬鳴當中原來是那樣好聽。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