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2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Nov 19 10:15:23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節進入了炎熱八月,我在鄉下徹底感受到夏天的威力,白天,所見之處盡是金黃黃

的閃亮光景,有時當我心浮氣躁地坐在屋簷下揮舞扇子,還能看到日正當中的路面蒸浮

著晃裊的熱氣上騰。


  奶奶就是在這樣的酷暑倒下的。


  我發現她動也不動倒在院子之後,慌慌張張跑到鄰居家敲門,我只知道從都市坐到這

裡的公車,不知道從這裡到醫院的車子。


  好心的鄰居開車載著奶奶和我到最近的一家醫院,也費去半個鐘頭的時間,我在車上

完全亂了方寸,爸媽都不在,奶奶身邊的親人只有我,沒來由一股衝動想哭又不敢哭,

鄰居的嬸嬸拼命安慰我,我沒聽進去,世界…一下子變得亂糟糟的。


  奶奶今年五月動過一次手術,那次手術已經摘除奶奶的子宮和卵巢,我不記得那是什

麼病,反正是和腫瘤有關,我以為從此就會沒事了。醫生檢查過後,建議奶奶轉院,於

是奶奶又到了更遠的醫院,確定必須住下來了,他們問我還有沒有其他親屬,我回答得

打電話聯絡他們,而電話號碼都存在我來不及帶出的手機,於是鄰居嬸嬸要我回奶奶家

去,一方面通知長輩,一方面幫奶奶帶換洗衣物來,我不要他們送,他們大人留在奶奶

身邊比較妥當,我選擇自己搭公車回去。

 

 

  公車開得很久,久到我胡思亂想著奶奶許多事,後來強迫自己停止,轉而看看公車上

的乘客,乘客少得可憐,只有三個人,一個是面露兇光的醉漢,一個是打盹的歐巴桑,

一個是我……白天日光照得車廂內異常刺眼。


  原來我是孤單的,沒想到這孤單在失措無依的時刻竟如此鮮明。


  該下車了,門開,我步下公車階梯,打住,吃驚望著泥土路上的高至平,原本坐在路

邊腐朽的長椅,見到我,才靈敏地起身,簡直就像…就像一直都在那裡等候,他孑然的

倒影在我眼底從未這般溫柔。


  我走下車,公車留下一片厚重的飛塵開走了,高至平朝我跑來,滿臉擔憂。


  「珮珮!我聽說妳奶奶的事,她還好吧?」


  一聽到「奶奶」的字眼出現,我真的不行了,當眼眶溫度急速升高,淚水立即撲簌而

下,停也停不住,我知道我哭的樣子很醜,也知道高至平一定被我嚇著,但是,我遇到

了一個能夠傾洩悲傷的人。


  好奇怪,他可以把我弄哭,也能在我哭泣的時候想要找他依賴。


  高至平陪著哭哭啼啼的我回家,一路上他沒說過半句話,不過會盡量走在離我不太遠

的地方,直到他第五次回頭留意我,我才加快腳步跟上去,在他旁邊,他不自然地看我

一眼:

  「……我會幫妳。」


  說真的,他那句話沒頭沒腦,可它究竟有什麼魔力,我不明白,一聽便想再落淚,於

是我匆匆應一聲:

  「嗯!」


  他在等我。從前怎麼都沒發現?高至平總是在公車下站的地方等候,每一年暑假我來,

第一個進入眼簾的風景一定有他,這一段長長的三十分鐘路程他陪著我走完,太習慣了,

我始終渾然無覺。


  「……謝謝。」


  高至平佇立了一下,又繼續往前走,不怎麼好意思地「喔」一聲。他一定不曉得,我

的道謝不僅僅為了那句義氣之言,也為了從小到大他的默默陪伴。我們並肩走著,他赤

裸的腳步和我穿涼鞋的腳步,一前一後、一前一後,在綿綿蟬鳴當中原來是那樣好聽。

 


   *                                 *                                   *
--------------------------------------------------------------------------------
              一前一後、一前一後,在綿綿蟬鳴當中原來是那樣好聽。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8-163-57-69.HINET-IP.hinet.ne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