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2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Nov 13 09:54:08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雨點在紅土上留下一圈圈的黑漬,速度越來越快,一發不可收拾,高至平先抬頭打量

雨勢,似乎會轉大,他想起了什麼,趕緊從側背包拿出一把蘋果綠的雨傘,那是我的,

他說本來就打算今天還我,然後,他把傘撐開,對我說:

  「下雨了,過來吧!」


  我瞥了雨傘一眼,他也曾經要那個女生進去躲雨。


  「你自己撐吧!」


  我邁開腳步,開始往前走,甚至超越他,他奇怪地看著我經過,撐著傘追來:

  「妳在幹嘛?這是妳的傘耶!」

  「我不要!」

  「妳……好,我不撐,妳拿去。」


  他沒輒地把雨傘移到我頭上,我嫌惡地躲開,不過沒有那個女生可愛,她是逗著高至

平玩,我則打死也不願意在她用過的傘面底下。


  高至平見狀,根本無法理解我的行為:「喂!妳是想怎樣?會淋濕耶!」

  「你不要管我!」

  「妳不要一直走啊……」


  他一個箭步上前,抓住我的手腕,我心底一驚,感到他的體溫熨在我被雨打濕的皮膚

上竟如此灼熱。


  「別碰我……」

  「啊?」

  「你不要碰我!」


  我用盡全身力氣大叫,他登時嚇得放開手,詫愕望著我,我那快要哭出來的臉,一定

難看死了。


  我把唇線抿得很緊很緊,不再理他,也不理紛落在身上的雨,他思索片刻,收起傘,

和我一塊兒淋雨,一塊兒在紅土跑道上無聲地走。


  稍稍垂下眼,看著我的傘置留在他手中,頂尖已經開始淌水,有時水滴會落在他濕掉

的布鞋上,他走路的節奏幾乎和我一模一樣,這時刻誰也沒再不識相地多說一句會引起

爭端的話,我們彷彿可以就這麼和諧地將這條路走到底,然而………


  他為什麼不自己走開?我已經不想跟著他了。


  如果他沒有這麼馴良地在我身邊,是不是我的心情就會好過一些?


  其實,我不是真的討厭那把傘,我討厭的是自作多情又挨了一巴掌的自己。


  總覺得…我沒辦法再讓自己待在任何看得見他的地方了………


  我脫離我們一致的步伐,還逃出我們看似感情不錯的假象,腳下的紅土因為變得濕潤,

跑起來非常舒服,我覺得我能以這種飛快的速度跑到更遠更遠的地方。


  高至平一個人留在紅土跑道上,那把無端端遭我遺棄的傘還在他失措的手中,我抹抹

臉上縱流的雨水,一下子拉開了我和他的距離,跑出了操場、跑出了最佳的釣魚地點、

也跑出高至平的守望。

 

 

  回到奶奶家,奶奶好像正在廚房作飯,我不能在這時候見她,一見她我那管不住的情

緒不知道會以什麼方式宣洩出來,我回到房間,關上門,這才感覺自己安全了。


  面對門上變黃的毛玻璃,止不住劇烈地喘息,每吸一口氣彷彿都要了我大半的力量,

好幾次都快呼吸不過來,我閉上嘴,用力嚥下一口水,疲倦地滑坐到地上,不料再張開

開口所呼出的竟是一聲哽咽,我趕緊摀住嘴,曲起雙腿,把自己深深埋了進去。


  我哭了,哭得不是太嚴重,只是掉了幾滴眼淚,不過,那是我第一次因為高至平而哭

泣,沒想到會是那樣難受。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聞到廚房飄出的菜香,也聽到外頭的雷陣雨始終不停,雨水還

附著在我身上,轉冷的粒子滲入毛細孔中,我輕微發抖卻怎麼也不肯把臉抬起來,高至

平害我掉眼淚,讓我覺得這輩子從沒這麼丟臉過(那天被他撞見我在雨中赤著腳的舞蹈

也比不上)。


  我想,只有繼續討厭他,才是唯一能讓我不再難過的方法。

 


     *                               *                                  *
--------------------------------------------------------------------------------
       風吹著我的髮,那剛剛觸摸過高至平胸膛的髮稍現在正輕輕搔拂我的臉。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