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26)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Nov 13 09:48:56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7月27日,「727雨傘事件」爆發的日子。


  導火線是高至平約我去釣魚,雨後的溪水高漲,魚量也會比較多,以前他提過幾次我

都沒能成行,有一回我只站在溪邊看,因此這次我一口答應去釣魚,和他和平相處,會

讓我的思想舉止正常一點。那天上午天還沒有下雨。


  可是,當我心情不錯地來到溪邊,見到另一個男生也在,他就是我出借雨傘的那天和

高至平同行的朋友,他親切地向我打招呼,我還有些恍惚,喔……是我會錯意了,原來

高至平不只邀我一個人。


  我偷偷拍拍臉頰,要自己坦然釋懷,古怪情緒不要來。


  「妳在幹嘛?」

  高至平不解地問,順手丟來一把釣竿:

  「拿去,不要發呆,妳要是掉下去可沒人要拉妳。」

  「哼!誰要你拉?你才不會那麼好心咧!」

  「不是我好不好心的問題,是我拉不動妳。」

  「你說什麼?」


  我們快要鬧起來,那個男生適時地笑瞇瞇打圓場:「你們感情好像不錯喔!」

  「誰跟他/她不錯?」


  我和高至平不約而同地否認,又各自把臉轉開,男生看了,頗委曲地喃喃自語:

  「看起來是那樣啊!」


  我不明白,鬥嘴代表感情不錯?


  還在暗自納悶,男生已經走到我右手邊,告訴我哪個地點魚群最容易出沒,他還說了

一堆關於魚兒的習性和拋線要領,坦白說,我聽得目瞪口呆,為什麼都是同樣年紀,他

就可以懂得這麼多?


  總之,那個男生很熱心,淘淘不絕教了我許多釣魚的方法,當我真的在二十分鐘後釣

起一隻中等大小的魚,我和他同時興奮地大叫,這人對我這麼友好,大概是要謝謝我的

傘吧!


  就在我們都沉浸在釣魚的樂趣中,高至平倒是愈來愈沉默了,他自己坐在離我們有一

段距離的鵝卵石上,像一個隱居在山中的高人孤獨地拋出釣線、等候、把魚餌被吃掉的

空線收回來,他的收穫並不理想,而且臉色也從沒好過,等到我拉起第三隻魚兒,那個

男生向我熱情恭喜,高至平突然扔開釣竿,站起來,他扔得很用力,打起的水花濺濕了

我們的衣服,我和那個男生不明究理地轉向他,高至平冷漠地瞟來一眼,胸膛大大起伏

了一下又恢復,看似正在努力壓抑某種紊亂的氣息,最後他動手收拾起自己的釣具:

  「你們繼續吧!我要走了。」


  那個男生趕忙追問,高至平只給了一句「我有事」,便大步大步地離開。


  我眼睜睜目送他任性的背影越走越遠、越變越小,不由得跟著站起來,拔腿追上去,

並且很快就追到他,他回過身,帶著一臉複雜的神情。


  「你什麼意思啊?自己邀人家來釣魚的,又自己不幹了?」


  我劈頭就問,問得有點兇,他是看起來心情不佳,不過我也是。


  「我剛不是說我有事?」

  「你當我第一天認識你呀?騙人!」

  「妳說我騙人就算是好了,懶得跟妳爭。」

  「你不要敷衍我啦!」

  「妳又不是法官,我也沒犯法,為什麼不行?」


  他不僅強辯,還逕自拐進一個操場,這附近有個小巧玲瓏的國民小學,它有一個大得

誇張的操場,高至平就順著操場外圍的紅土跑道走,我氣忿難平地跟在後頭。


  他把長長的釣竿扛在肩上,後面的我始終和他維持著一定的距離,不然那竿子會戳瞎

我的眼,那傢伙是故意的嗎?


  「妳回去吧!」高至平吐口氣說道:「阿勇還在溪邊耶!」


  啊!對喔……我想起那個可憐的男生,但不消三秒鐘便拋在腦後了。


  「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才回去。」

  「妳們女生怎麼那麼麻煩……玉貞就不會。」


  什麼貞的…?他在說那個女生嗎?


  「你又沒有像這樣放她鴿子!」

  我很生氣,那程度遠超過自己想像:

  「你如果不想跟我一起釣魚,就不要約我!既然約我了,就不要放我跟其他人在一

起!」

  「妳以為我喜歡哪?」


  他毫無理由兇起來,我怔怔,來不及思量那句話背後的意思,高至平已經察覺自己失

言,有些惱,還有些沮喪,不再多說地繼續往前走。


  「高至平!」

  「妳不要再跟著我了啦!」

  「我有權利搞清楚狀況吧!」

  我才不輕易放過他,還儘量讓自己跟上他的大步伐,當時私自地認為,把徵結找出來

我們以後就不用再吵架了:

  「你說,為什麼約我出來你又不跟我一起釣魚?」

  「沒為什麼。」

  「你又騙人,講實話啦!」

  「因為我不想跟你們都市來的人在一起,可以了吧?」


  那一瞬間,我竟不曉得自己應該生氣還是逼問下去,原本加快的腳步不由得放慢,到

最後,我已經趕不上他了,無論我們吵得再厲害,他從未在我和他之間苛薄地劃出一道

殘忍的界線,而我也以為他會一直如此。


  高至平發現我的異樣,也打住,回頭看我,我凝望著他困惑的臉,覺著單是這樣的注

視就讓我的心臟部位一陣疼一陣酸,奇怪,跟我的氣喘毛病有關嗎?


  而雨,就是那個時候飄下的。

 


    *                               *                                    *
--------------------------------------------------------------------------------
       風吹著我的髮,那剛剛觸摸過高至平胸膛的髮稍現在正輕輕搔拂我的臉。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