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2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Nov 11 09:10:51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事後,奶奶堅持要回禮,要我拔些空心菜給高至平帶回家去。


  奶奶進廚房作飯,我可憐兮兮蹲在土堆上拔菜,有的菜根扎得深,得費好大力氣才

拉得出來,手痛痛的。


  而高至平則涼涼倚著籬笆袖手旁觀,我從頭到尾都沒看他,並不是因為誓不兩立的關

係。


  「喂!妳做了什麼壞事?」他冷冷質問。

  「我沒做!」

  我用力扔下一把空心菜,脫落的泥土濺到我的新涼鞋上:

  「就算有也不告訴你。」

  「哼……妳不說,我就跟妳奶奶告狀。」

  「你…你要告什麼狀?明明什麼都沒看見。」

  「反正妳鬼鬼祟祟的一定有問題,不說?那我去說。」

  「等一下!」


  如果可以,我一直都希望那封信可以成為我和奶奶之間的秘密,我喜歡奶奶,而且願

意替她保密,好像我為她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現在,因為我的不老實,這個願望是

無法達成了,決定向高至平招供以前,我覺得自己好糟糕,但是,要是對方不是高至平,

打死我也不會說的。


  我想高至平是個比我還會守密的人,雖然不甘心,不過我真的信任他。


  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他,除了一樣,方才拿到信的時候,我看見沒摺齊的信紙露出

這封信的最後一行字,也是寫信人的署名,杰  筆。


  高至平聽了,沒什麼太大反應,蹲下來與我齊肩,皺眉思索,只猜測那個寫信的人很可

能是奶奶早世的丈夫,他說丈夫寫信給妻子也沒什麼大不了。


  「高至平,你知道我爺爺叫什麼名字嗎?」

  「問我咧?那不是妳爺爺嗎?」

  「他在我出生前數十年就走了耶!我…沒想過要問他的名字,叫爺爺就行了嘛!」

  「那現在幹嘛問?」

  「……好奇。」

  他露出「妳無聊」的表情,想想,又說:「去看妳奶奶的身份證不就知道了?」


  這也是個辦法,不過那表示我得先偷拿她的錢包才行,不可以,不可以,第一次犯案

就失手,哪敢再來第二次。


  或許就像高至平猜的,信是奶奶的丈夫寫給她的,因為他在年輕的時候就過世,所以

奶奶才會那麼珍惜那封信,如同這些年她珍惜著他妻子的身份。


  咦?那會是奶奶選擇一直留在這裡的重要意義嗎?


  「啊!」


  無意間,我觸見高至平骯髒的腳踝上有道同樣骯髒的傷口,紅紅的血漬自污泥中透出,

導致傷口的深淺無法辨識。


  「你的腳受傷了,你知道嗎?」

  「唔?」他掉頭往後看看撐高的腳踝,無所謂地:「喔!剛剛被鐵釘刮到。」

  「拜託,有鞋子又不穿,現在搞得這麼噁心。」


  我逼著他把傷口沖洗乾淨,然後從背包找出必備的OK繃,不等我幫他貼上,他馬上把

腳抽回去,抵死不從:

  「我…我才不要貼那種有狗圖案的OK繃咧!」

  「這是史努比,很可愛呀!」

  「隨便啦!男生怎麼可以貼那種娘娘腔東西?」

  「你不要那麼龜毛好不好?龜毛才娘娘腔。」


  他乖乖噤聲了,我因為佔了上風而有點沾沾自喜,故意要找個最明顯的貼法,以至於

沒發覺當時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非常近,非常的近。


  一面低頭瞄準傷口方位,一面暗自納悶高至平出乎意料的沉寂,我終於忍不住稍稍抬

移視線,看到遠遠西方火紅的夕陽以及我不長不短的髮絲不停撲到他胸前。


  「好香喔……」


  高至平略嫌沙啞的男性嗓音滑溜過我頭頂,我驚怔一下,整個抬起頭,撞上他來不及

閃避的多情黑眸,是我從未想過的迷人深邃。


  那一刻,他似乎急於向我表達而受阻,所以快速別過臉,脫不去的尷尬:

  「我…只是想問妳用哪…哪個牌子。」

  「咦?」他的尷尬好像會傳染:「洗…髮精嗎?坎妮的……」

  「坎妮……沒聽過。」


  高至平說著說著就沒聲音了,場面好冷,凍得我也抖不出半句話,僵峙半天,最後他

主動說要回家。


  我就在籬笆口送他,他手提一袋剛拔出的空心菜,因為腳上太過可愛的OK繃,而不自

在地一柺一柺走,那模樣真夠蠢,可是……可是………


  我環抱微微顫抖的身體,目送他的背影慢慢融入那方橙紅色的夕暮之中,風吹著我的

髮,那剛剛觸摸過高至平胸膛的髮稍現在正輕輕搔拂我的臉,我的臉在這陣涼風裡更顯

燙熱,一定…一定是跟那輪快沒入地平線的日頭一樣吧!


  高至平已經走得很遠很遠了,我卻還不想離開,好奇怪,對這樣的守望上了癮。


  我抓了一束柔軟頭髮到臉頰邊,嗅聞他說「好香」的洗髮精香味,輕快回想他靦腆的

面容,然後……在掌心裡歡喜地笑了。

 


    *                                 *                                *
--------------------------------------------------------------------------------
       風吹著我的髮,那剛剛觸摸過高至平胸膛的髮稍現在正輕輕搔拂我的臉。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