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2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Nov  6 09:09:45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過沒幾天再遇到高至平,我信口問他考上哪間大學。


  他看起來不太想告訴我,緘默一會兒,傲慢地回答:「反正是妳考不上的那間。」


  好,我決定與他誓不兩立!那是高至平自找的。對於當初一時興起的感傷念頭我後悔

得要命,然而,當一個人遇到一件倒楣的事,其他不幸便會跟著接踵而來。


  我被奶奶告知要跑一趟高家的時候,差點要跪下來求奶奶開恩,這節骨眼去高至平的

家,除了吵架之外,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正經事好做。


  但,奶奶堅持這罐新釀的梅酒一定要送到高家,好謝謝他們上回某個我已經忘掉的禮

物,有時候我對鄉下這種互通有無的習性感到厭煩,各式各樣的農產品在每戶人家送來

送去的。


  後來,是高伯母幫我開的門,不幸中的大幸,我把酒味四溢的透明罐子交給她,她顯

得非常興奮、喜歡,我一面應付她對奶奶手藝的讚美,一面等候接下來她會要我帶什麼

貢品回去。


  高伯母迅速地想一想,拍手說道:

  「對了,上次我先生抽中一個六獎,是無線電話喔!可是放在我們家裡也沒用,妳拿

回去給妳奶奶,她那支電話太舊了,又不方便,妳帶回去給她。」


  電話?這倒挺新奇的。我隨她上樓,她在房間找半天找不到,感到不能理解,我想跟

她說不用了,心裡其實想早點離開,不料高伯母又突然拍手叫道:

  「我想起來了,電話放在至平那裡啦!他說他要研究就帶走了。」


  天啊……跟在高伯母後面,我暗暗千拜託萬拜託高至平那傢伙不在,去抓魚還是去放

羊都好,就是別讓我碰上。


  「至平喔!幸好你在,來,來,趕快把爸爸抽中的那支電話找出來給珮珮。」


  他好像正在書桌前看書,聽見我來,只移動一下身子,高伯母健壯的體格把我擋住了

一大半,我故意盯住牆角的垃圾筒,不與他四目相交。


  那傢伙倒很聽話,乖乖起身搜尋那支寶貝電話,只是跟他媽媽一樣,剛開始也找不到

,這時樓下門鈴大作,高伯母拋下我們匆匆忙忙地走開了,前方登時少了安全的遮蔽物

,我強烈感受到赤裸裸的不安全感,可還是揚高頭,不輕易妥協。


  「妳隨便坐吧!不會那麼快就找到。」


  他平淡地說,依舊沒理我,繼續彎身在一個矮櫃裡翻尋,我無奈看看四周,只好意思

性地往前走幾步,當我的注意力不再在鋪著藍色塑膠袋的垃圾筒上,便自然而然觀覽起

他的房間,男生的房間,我第一次進來。


  他的房間,比我想像中要簡單乾淨,沒有床,一個單人素色床墊依著門邊牆角,素色

的涼被沒有摺,一櫥子的書,書櫃上擺著三具機器人模型,他的書桌是深核桃木的顏色

,面向窗口,有只裝滿文具的筆筒擱在邊角,單薄的窗簾並沒有束起來,所以時而隨風

飄動,簾子邊緣便會與翻飛的書頁相擦,發出沙沙的聲響,我立在原地,好奇眺看,高

至平剛剛在看的書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我也有看過,同時驚訝他會讀這種勵志書。


  我的視線再往左邊稍稍移動,停住,疑惑打量桌上那張似曾相識的手帕,房間裡只有

手帕是摺疊整齊地擺著,稜角的地方都齊線,我把頭歪偏個四十五度,試圖辨認出那個

只露出一半的圖案,啊!是史努比!手帕是我的!


  認出的瞬間,我想起了自己將手帕塞到他掌心的那一刻,他流了很多汗,我在他背上

,扭傷腳,擔心自己身上的泥巴弄髒他的衣服,而他只是把手一握,手帕就被緊緊地握

在尚未褪色的歲月裡。


  我呆呆站著,凝望自己的手帕安放在高至平的書桌,它的位置不意竟如此合適、安好

,彷彿…彷彿我的一部份一直都留在這裡,沒有離開。


  「喂!找到了。」


  他如釋重負地出聲,我嚇一跳!是心臟差點從嘴巴跳出來的那種驚嚇,當下倉惶回身

面對他,高至平愣一愣,手上拿著那具電話機,說:

  「妳見鬼啦?」

  「什…什麼啊?」


  他不語地看看我,從我身邊經過要找袋子來裝電話時還一臉懷疑:

  「怪里怪氣的。」


  我的眼睛…不知所為地離不開那張手帕,窗外吹進的涼風搔拂我的髮絲,我不厭其煩

地撥開瀏海也要再多看它幾眼,為什麼他還留著手帕?為什麼他要跟我吵架?關於高至

平,我心中有許多矛盾的為什麼,卻問不出口。


  「拿去。」他把電話裝在紙袋中遞給我:「妳會裝電話吧?」

  「當然會,別小看我。」


  現在沒事了,不過他沒有要結束話題的打算,心不甘情不願地問下去:

  「明天,妳有沒有空?」

  「要做什麼?」我不會臉紅心跳,因為無法想像這傢伙會約女孩子。

  「我那些朋友又要去釣魚,一定要我邀妳去。」


  咦?他的臉又變臭了,這個人很奇怪耶!嘴上在邀請人家,表情卻不是那回事,難道

又想找我碴嗎?


  「你朋友是怎麼了?我前幾年來他們也沒理我,幹嘛今年這麼反常?」


  於是,高至平再次拿著那種我應該要知道答案的眼神看我,他這種反應只會讓我覺得

自己很笨,還笨得不知所以然。


  「你說清楚呀!不然我才不隨便答應呢!」

  「笨蛋。」

  他輕輕地罵我一句,用手指撞了我額頭一下:

  「想也知道他們要追妳啊!」


  我按著額頭,他罵我了,我卻沒有回嘴,一時之間被他充滿不捨的語氣弄亂思緒。


  我不是那麼在乎那些男生是不是真的要追我,不過那些話從高至平口中說出來,有點…

有點尷尬,我垂下眼,只好不去正視他,再度回到那只垃圾筒上:

  「那,你為什麼要不高興?」

  「我哪有不高興?」


  他回答得很快,像要極力撇清什麼一樣,又像一頭受驚的野獸,我狐疑起他沒來由的

慌張,高至平變得比我以前所認識的還要古怪。


  「你明明就很不高興我去。反正,我明天要陪奶奶去別的地方,如果有空就過去找你

們。」


  這次他不作聲,點個頭,我說我要回去了,他依然沒表示意見,踏出這個房間之前我

特意側頭再瞧瞧書桌上的手帕,它在那裡的位置真好,要不要向高至平提起手帕的事呢?


  「拜拜。」


  還是算了。我告別高伯母,準備離開水泥地廣場,從這裡還能見得到二樓窗口的書桌

一角,我轉回頭,心情愉快地哼起一首英文歌的單音,踩著輕快步伐踏上歸途。

 


    *                                *                                  *
--------------------------------------------------------------------------------
                 我平躺在蟲鳴不絕的夏夜,莫名有了失眠的預感。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