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1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Nov  5 09:45:43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下午,我騎著久違的腳踏車要去樹林那裡看小說,路上,遇到高至平和他的一干朋

友,當然,那個女生也在。


  那個女生不綁馬尾了,她將幾乎到達腰際的長髮放下,臉上原來濃厚的稚氣脫去了一

些,不變的是那雙眼睛和對我的敵意,炯然明亮,轉向跟高至平說話的時候那光芒則添

了幾分溫柔,她是不是…成熟多啦?


  生病的歐巴桑說,珮珮變漂亮一定是長大了,有女人味了。我不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

如此,但那個女生的情形或許是這樣沒錯。


  現在和高至平他們面對面地撞見,幾經猶豫,我還是下車,牽著腳踏車走過去,畢竟

,他曾經是我的恩師。當我走近,他身旁的男生們鼓譟起來,太明顯了,我不得不去注

意。


  「妳要去看書?」他淡淡地問。

  「對呀!你們呢?」我瞧瞧他手上的釣竿:「喔!這裡有地方可以釣魚喔?」

  「這裡什麼都有。」他忽然像極了國王在炫耀自己豐饒的地土。


  不期然,那些男生不很高明地對高至平低聲竊語:「欸!邀她一起來嘛!」


  我看見那個女生大辣辣露出不耐煩的姿態,而那些男生再度瞅著我看,掛著我印象中

不太好的笑容,那種嘴臉我在學校遇到過,一群男生推來推去,結果其中一個最害羞的

男學生被推到我面前(差點撞到我不說),然後不管人家要不要就塞給我一封信,根據

死黨的說法那叫情書,我只認為那是一篇有錯別字又語句不通的作文,很有拿紅筆批改

的衝動。


  「妳要來嗎?」


  高至平還是剛剛那種漠然的口氣,聽上去並不怎麼想要我去。


  「不要。」


  聽我這麼回答,其中一個人霍然揚聲:「一起來啊!我們可以教妳。」

  「謝謝。」


  我客氣地道謝,再婉拒他們的好意,為了避開失望的男生們,我把高至平叫到一邊去

,小聲問道:

  「喂!他們為什麼突然跟我很熟的樣子啊?」


  高至平不予置評地瞥瞥他們,再若有所思望著我,那眼神好像我應該要知道才對,沒

想到他一開口,態度竟莫名奇妙地差:

  「妳會不會想太多?人家哪有跟妳熟?」

  「我想太多?分明是他們怪怪的。」

  「妳該不會以為他們喜歡妳吧?醜女多作怪。」


  什麼?!我張大嘴,不敢置信他就這麼直截了當地跟我槓上!簡直就是拿一把大鎚子

給我一記當頭棒喝。


  「你才是醜八怪啦!」我吐出舌頭:「不想理你了!」

  「敬謝不敏。」


  還口出成語咧!這傢伙!最好他寫作文也這麼厲害。


  我跳上腳踏車,氣呼呼騎走,隱約還聽見那群男生紛紛責怪起高至平來:

  「欸!你幹嘛跟她吵架啦?」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我們之間真的比去年我規定的兩公尺還遠了,是時間的關係嗎?

還是距離?我以為我們的關係應該會更好才對。


  坐在樹下,風不再那麼清爽,蟬鳴略嫌吵雜,我的視線落在感人肺腑的文字上,我的

思緒還在咀嚼方才高至平冷漠的言語。他到底為什麼非要找我吵架不可?


  大概是失望大於原先的期望,一個人在樹下,我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傷心。

 


    *                                 *                                *
--------------------------------------------------------------------------------
                 我平躺在蟲鳴不絕的夏夜,莫名有了失眠的預感。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