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1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Nov  4 09:56:12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我從城市坐車來到了鄉下,城市的變遷日新月異,而這裡的時光彷彿走得特別緩慢,

風景看上去和往年差不多,那輛公車倒是變化最大的,外表愈來愈老舊了,一開動聽起

來像是要解體支離,後來習慣,開始昏昏欲睡,忍不住靠著喀啦響的玻璃窗,醒了又睡

,迷迷糊糊之中,路邊一個熟悉又不太熟悉的背影進入我的視野,破破的上衣和不穿鞋

的腳,我趕緊坐起身,推開半卡住的窗,公車經過那個人的身邊,我回頭,果然是高至

平,他在揚起的沙塵中抬眼,八成也望見了我,停住,驚訝地定焦在開遠的車窗,錯愕

和感動交雜的氛圍充塞在濕熱的氣流,除了壓緊頭上快飛走的帽子,我什麼也沒做,等

到看不清楚了才回身坐好,一種奇怪的感覺,回想去年,明明我們一度很要好的樣子,

怎麼今年再來又疏離了?


  下了公車,灼熱的陽光迎面來襲,這才想起忘了上防曬乳液,我急急忙忙就地從背包

找出一件薄外套,穿上了才安心,這時,高至平也走到了,他腳程真快,不過…我不自

在地打量一下,我想是因為他腿長的關係,會是錯覺嗎?他似乎又長高了些,這個人會

不會一直長,長得跟大樹一樣高?


  他見到我並沒說什麼,只作出「妳來了喔」的眼神,我也不要熱臉去貼冷屁股,逕自

拖著小行李箱往前走,他走在離我不遠的右邊,我狐疑地悄悄度量,這會是兩公尺嗎?


  我們就這樣走了大約十分鐘,他都沒開口,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除了尷尬,

還是尷尬,我暗暗懊惱,早知如此,一下公車我就應該走快些的,或者他就別選擇和我

同路嘛!這種情況真讓人受不了,他如果也有發現到,難道不會想要趕快擺脫嗎?


  「今年是拖把嗎?」


  咦?有人講話了嗎?


  我打住,莫名奇妙地看他,他雙手還是插在褲袋內,無動於衷地注視我的臉。


  「我沒聽清楚。」

  「我說,今年是拖把嗎?」

  「……」


  為什麼他一開口就是我聽不懂的話啦?


  「什麼拖把?」我四下看看也沒看到什麼拖把。

  他用一貫冷靜的態度說明:「把拖把倒立,那些白色的布條不是都會垂下來嗎?」

  「那又怎樣?」

  「妳原來的西瓜皮頭不是挺好的?」

  「……高至平!」


  我不教訓他就不叫許恩珮!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看他這輩子戒不掉了啦!


  他一直跑,我一直追,就這麼一前一後地橫越平靜的鄉間小路,直到我氣喘如牛地在

奶奶的三合院外停下,心裡真是恨透了這模式,為什麼每次都要這麼疲累而狼狽地來見

奶奶?


  不過,過了今年暑假,我就是大學生了,學校在台北,離家有段距離,爸媽答應讓我

在學校附近租房子,我可以獨立,再也不用來這裡寄人籬下,雖然捨不得奶奶,可一想

到從此能擺脫這可惡的傢伙,還是忍不住要歡呼,這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個夏天。


  「平仔!妳又送我們家珮珮來喔?」


  奶奶慈祥的身影出現在菜圃了,我「哈」一聲,他立刻掉頭瞟我,我狡猾地用唇語再

向他講一遍,平仔,他很不甘心地把臉別過去。


  然後,一切都是老樣子,奶奶招呼我先進去喝綠豆湯,她自己在園圃裡待著,不畏毒

烈陽光,彎著身工作,其實就算她不特意彎腰,奶奶的背也駝了,而那頭白髮反較往年

銀亮,整齊的髮髻、一支玉釵,看久了,奶奶在菜圃的光景猶如被框進一幅靜止的水彩

畫。


  我以後就看不到了。


  眼眶一濕,我匆匆低下頭,攪攪混濁的綠豆湯,這時奶奶揚聲和我聊天,幸虧聊的是

高至平,我的慍意可以暫時驅離傷感。


  奶奶說,高至平因為用功,考上一所很棒的大學,她記不得學校名字,只說高至平那

孩子開學後也要離鄉背景。


  我不表示任何意見聽著,湯匙中的綠豆湯不斷朝碗裡傾淌,直到奶奶又丟一句「以後

妳來就很難見到他了」,我回神,吸掉湯匙所剩無幾的湯汁,佯裝專心享用這道甜品,

見不見他又不關我的事,而且,見不到最好。


  晚上,我爬上奶奶為我鋪好的床,放下蚊帳,電風扇左右來回吹送涼風,我平躺在蟲

鳴不絕的夏夜,莫名有了失眠的預感。


  真奇怪,我始終惦記自己將不再回到這個地方,卻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見不到那傢伙。


  如果我真的見不到他了,會怎麼樣?應該不會怎樣,只是…我很在意。


  現在,愈是逼自己接受這個事實,往事竟一幕幕湧上來,像跑馬燈在腦海裡轉,我觀

覽得些許暈眩、茫然,似乎我們應該會一直這麼打鬧下去,似乎離別還在遙遠的地方。


  我還是失眠了,我把今晚的睡眠給了不曾珍惜的童年回憶。

 


    *                                *                                   *
--------------------------------------------------------------------------------
                 我平躺在蟲鳴不絕的夏夜,莫名有了失眠的預感。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