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luefox (藍狐)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愛上麥當勞(八)
時間: Tue Jun 6 19:19:07 2000


Chapter 8

不知過了多久……
身體像是在一片茫茫的霧裏漂浮了好久……

朦朧間,聽到一聲叫喚:「皇上!」

睜開眼睛,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金色的天花板,上面刻著一幅飛龍在天的景象。
懷裏有個柔軟的身軀動了動,那熟悉的聲音又傳來:「皇上,該起床了,文武百
官都在等您上朝呢。」

我很自然的親了親她的額頭,笑道:「不去了,也沒什麼事。」
「皇上,這樣好嗎?」
「嗯,青青,我情願陪著妳……」
她抬起頭,我沈醉在那對幾乎吸入我整個靈魂的眸子裏。眼前的世界又開始模糊
起來……

又不知過了多久……

漸漸的,眼前又慢慢亮了起來,我只覺得頭好重…意識模模糊糊的…整個思緒好
像要炸開一般!渾不知身在何處……身邊好吵…不知什麼跟什麼的聲音在耳邊
轟轟作響……

直到那聲音又傳入耳中:「他好像醒了耶!」

我脫口而出:「青青,妳在哪裏?不要離開我。」
說話同時,我張開了眼睛,一陣不適應的強光過去之後,慢慢坐了起來。這才發
現,我是躺在麥當勞的沙發椅上,不是在唐朝的皇宮中。大概麥當勞的沙發真的
很舒服,才會讓我夢到睡在皇帝的寢宮。

轉過頭,原來是回到聯誼的地方了,大家都還在。我拍拍仍是痛得厲害的頭,說
了聲:「哎…我怎麼怪怪的?」

沒有人回答,所有人表情幾乎都一樣的看著我,那眼神,彷彿第一次看到侏儸紀
公園的恐龍般,除了青青是低著頭……我開始懷疑自已還在作夢。

拍拍右手邊離我最近的西瓜太郎,道:「喂!你們是看到鬼喔?」
西瓜太郎露出比平常痴呆的表情:「你…你…你…你…」
他支支唔唔的說不出所以然,思嘉倒先講話了:「你剛才說什麼?」

「我…我不是在睡覺嗎?」
「你不記得?」她的語氣像是我再不承認就要砍死我一樣。
「我說了什麼嗎?」實在是不記得,頭還是痛得要命。
「呼…………原來是夢話!」她像是鬆了口氣般。旁邊眾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還有人指指點點,笑著不知在說什麼。其中又以小燕子笑得最大聲。

「我倒底說了什麼?是不是說了什麼得罪妳們的話?」實在是一頭霧水。
小龍女微笑道:「那才不是……」
她還沒說完,小燕子插嘴道:「你啊…嘻嘻…剛剛喔,深情款款的說:『青青,妳
在哪裏?不要離開我!』…哈哈…好浪漫喔……」
思嘉啜了一口飲料:「我還以為你告白了呢…」

猛然想起剛剛的夢境,臉上一陣發燒。我怎麼會做這種夢?

林秀瑜撥了撥頭髮:「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原來你早就喜歡青青了,那
就不能怪你不想載我了…」

嘉宏走過來拍拍我肩膀:「馬…嗯!山地人動作很快嘛!看你平常忠厚老實樣…」

哼!還在那講什麼五四三的,難道你看不出來我現在是騎虎難下嗎?若是否認,
會傷了人家女孩的心;不否認嘛…流言更是可怕。

這個話題再持續下去還得了?雖說我淡泊名聲,但女孩子家可是有名節的。我立
刻向平時還講點義氣的山雞使個眼色。

山雞接受到我發出的訊號,清了清喉嚨道:「喂!山地人你是怎麼了,喝的這麼
爛醉?你不是不喝酒嗎?」

小燕子接口:「對嘛!愛酗酒的男生最沒水準了…」她果然第一個中計。

「哪有啊?我只不過喝了一種叫玫瑰紅的果汁……」
「厚!馬的!你是白痴喔?玫瑰紅是一種後作力很強的酒啦!」嘉宏再也無法憋
住他的口頭譂了。
「哼!別想騙我!那明明是果汁!」想讓我對隊長失去信心?門都沒有!

「是真的喔!」思嘉悠閒的道:「我也很喜歡喝,可是不敢喝太多。不然你想你
為什麼會醉?」

嗯,美女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特別有說服力。可…可是難道我最信任的隊長
竟會出賣我?不…不可能的。

「還好有那個老外在,及時扶住你,不然你可能會摔得鼻青臉腫。」思嘉仍是一
副幸災樂禍的看我。

那個老外?我猛然憶起昏倒前的情況…

「什麼!是那個落腮鬍嗎?」
「對啊!要不是他送你上來……」
啊啊!天啊!我的貞操還在嗎?手不自覺的摸了摸屁股……

(問我為什麼摸屁股嗎?這個問題很難,下課後再個別來問。)

「可惡!那個王八蛋!」情不自禁罵出口。

「咦?為什麼你也那麼討厭他?剛剛嘉宏還差點和他打起來……」小燕子好奇的
問道。

我回頭感激的看了看嘉宏,只見他仍是一臉的憤恨。沒想到,雖然平常顧人怨的
要死,有事時卻是最可靠的……好!那麼你在成功嶺偷我內褲的帳,也不跟你算
了……

小龍女說:「到底什麼事讓你們那麼生氣?」她的音量雖不大,但只要一開口,
所有人都會不自禁的聆聽。

「對啊!快說!」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我不禁悲從中來,莫非我真的已失身於他?
而嘉宏為我打抱不平,才……

「這種話在淑女面前不方便說……」

聽到這個回答,我的心又涼了半截…

「我們又是什麼狗屁淑女了?快說!」思嘉不耐煩了。

「嘉宏,你不用顧慮我的感受,說吧…」我已經萬念俱灰,第一次竟是被那樣的
野獸給摧殘了,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馬的,干你什麼事?」嘉宏豁出去似的,憤憤道:「他扶你到樓梯口,我去接
過來時,他竟跟我說:『小弟弟,你的臉長得很罪惡,只有跟我一起「性交」,才
可以免去你的罪惡……』,幹……啊…幹什麼講這種話?我又不是同性戀,這不
是欠扁嗎?」

咦?原來是這樣,看上我也就算了,竟然連嘉宏都要?這老外也太不挑了。

「噗!」小燕子突然連人帶椅子往後倒,小龍女忙扶起她。她已經笑得快失去控
制,小龍女邊拍她的背,邊說:「你們別耍寶了好不好?要是害小燕子沒氣,誰
要負責?你們沒看到他穿著摩門教傳教士的制服嗎?他是說『信教』不是『性交』
啦!唉…你們的腦袋倒底裝什麼?……」

我們這才恍然大悟,不禁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那邊廂桃太郎等人有的跳腳,
有的拍桌子,早已笑的不倫不類,完全不顧兄弟道義和紳士形象……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