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luefox (藍狐)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愛上麥當勞(六)
時間: Mon Jun 5 18:05:33 2000


Chapter 6

一路上風馳電疾,猶如流星趕月,事情迫在眉睫,所以管他的紅綠燈,想來送人
到醫院的救護車也沒我快。眼見聚餐的海鮮店就在眼前了,我看準一個空的停車
位,衝過紅燈左轉後漂亮的「插」了進去。關掉引擎,不禁佩服起自已高超的技
術。

「老兄,技術不賴嘛!」身後突然有人說話。
我用眼角瞄了一下說話的人,他似乎正打算把機車牽進這個停車位,可是被我搶
先了一步。沒辦法,這世界是很現實的。

「還好啦!」脫下安全帽,我帥氣的撥了撥頭髮,當然是用我最酷的姿勢回過頭
來給他一個下馬威。

他正笑瞇瞇的看我,咦?那輛白色的機車和那一身制服為什麼那麼眼熟?…

「闖紅燈外加沒有後照鏡,恭禧發財啊。」他仍是笑瞇瞇的拿出了一本冊子:「麻
煩行照和駕照拿出來。」

「啊啊,警察先生,我是因為趕時間,可不可以放我一馬?」剛剛的帥氣和酷勁
兒,一瞬間變成無家可歸的小孩般誠懇、純真。

「本來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因為我的女朋友前幾天和一個小白臉跑了。所以
我現在一看到像你這樣的小白臉就不爽,廢話少說,證件拿出來!」他的笑臉突
然變成青筋滿佈的可怕嘴臉,敢情我真的讓他想到搶他女朋友的人。

喂喂,和像我這樣的人跑了,是她的福氣,你該祝福她吧?

我這人有一個優點,那就是絕不輕易放棄,尤其是事關皮包裏我最尊敬的兩位國
家元首。我怎忍心看他兩位老人家命喪九泉?
「警察先生,我家是甲級貧戶,弟弟得了小兒麻痺,一百零五歲的曾祖父去年中
風,請你看在我獨力維持家中的開銷份上,當作沒看到好不好?」情急之下,只
好搬出已逝世多年的曾祖父和尚未出生的弟弟,以博取他的同情。其實我也不是
完全說謊,曾祖父若不死,今年正好一百零五歲,而且,我確實是家中「開銷」
最大的。

他似乎有些動容,我正在暗爽時,他卻說道:「唉!我真的很同情你,可是你要
知道,我們當警察的也很可憐,三天兩頭就要考察,還要算業績的,太久沒幫政
府多賺一些罰金,搞不好工作都要丟了。我今天若放過你,那我家裏一百二十歲
的曾祖母,還有一出生就失明、缺手缺腳的表弟怎麼辦?」哇咧!竟然比我還淒
慘?我的眼角不禁滴下了淚水。

有道是:聞警察先生此言而不涕淚縱橫者,其人必不忠也。

我的忠心當然是可表日月,因為我在罰單上簽名時,一想到那兩位我最敬愛的開
國元首,可說是血淚相和流!

孝感動天的警察先生終於騎上車離去,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但畢竟飯還是得吃,屎還是得拉,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想我堂堂六尺之軀,乃是
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陣傷心過後,便開始計劃如何編個理由跟老爸再要些生活
費,邊想著邊走進了海鮮店。

「唷!看看是誰來了!」
「他奶奶的,老子要畢業了,你現在才來,是不是存心咒我畢不了業啊?」
「厚!你慘了你,準備坐一年板凳吧!」
「不要以為一年級當先發球員就很屌……」

排山倒海而來的「槓攪」聲把我道歉的聲音完全淹沒,這…這真是那些平常和藹
可親、善待學弟的學長嗎?還是酒精的力量真的如此可怕?
我立刻想起了平常對我最好的經理,Amy學姐,身為籃球隊中唯一的女性,她
對我這個學弟可說照顧得無微不至。Amy學姐,妳在哪裏?快來救我!

等等…嚇!那…那個站在椅子上,正捲起袖子做出健美先生動作的人,那結實的
體格,渾厚的肌肉……還有那張臉,怎麼那麼像Amy學姐?

這…這怎麼辦?啊,對了,還有隊長,隊長一向最公私分明了,想到這,我像溺
水的人抓到繩子般,急急的找尋隊長的身影。

「大家不要吵!聽我一句話!」呵!這充滿了威嚴的聲音,可不是隊長是誰呢?
只見他將正在發酒瘋的眾人推開走向我,大家聽到他的話也靜了下來。

「你為什麼遲到?」他口氣平靜的問道。我鬆了一口氣,看來隊長沒喝醉。

「我…我曾祖父突然中風,必須趕回家去,所以…」反正一樣是中風,去年中風
和今年中風也沒什麼差別了。相信曾祖父在天之靈,也會原諒我這麼做吧?

「原來如此,」隊長點了點頭:「那你是一定要趕回去了?」
「是啊,我也很捨不得學長你們要畢業了……」
「沒有關係,你只要有道歉的誠意就好了,那不然這樣,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
是向每個要畢業的學長敬三杯酒,那你就可以走了…」
「這…這個不行,隊長你知道我是不喝酒的……」啤酒的味道又苦又澀,我才不
喜歡喝咧。何況這一次畢業的學長有十來個,不喝死才怪!
「喔…那你是選第二個了?……」

他銳利的眼神向我掃了一下,我不禁打了個冷戰。

「各位兄弟!」他突然提高音量大吼:「阿魯巴!竹蜻蜓式!」

還來不及反應,我已被眾人舉在空中,有如待宰的小雞。這時才猛然想起,這所
謂的竹蜻蜓式,一向只在老一輩的人口中聽過,卻不曾看過。聽說是要阿魯巴外
加360度大車輪旋轉,一直到獵物精盡人亡…不!精疲力盡為止。
想不到這個極刑,如今我竟要親自體驗!看著周遭學長們一張張猙獰的臉孔,我
一咬牙,哼,大丈夫死則死耳,大不了也是碗大的疤,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況且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隊長仰頭一口乾了杯中的酒,然後把杯子往地上一砸,石破天驚的喊道:「目標
Amy,衝啊!」

我從自已張開的雙腿看出去,眼前突然讓出一條路,路的盡頭是Amy學姐雄壯
威武的體格,她正扳著手指的指節發出「喀、喀」的聲音,眼神不懷好意的看著
我,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學長們殺聲四起,眼見是要衝過去了。
士可殺不可辱,我立刻將全部的氣聚在丹田,用生平所有內力喊出:「不要!我
喝!我願意喝酒!」

隊長手一舉,所有人動作停了下來。手再一揮,學長們把手放開,我立刻驗證了
今天早上才上的物理定律:自由落體。
「碰」的一聲,屁股雖然疼痛,但保住了貞操還是值得的。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