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bluefox (藍狐)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愛上麥當勞(五)
時間: Mon Jun 5 18:04:23 2000


Chapter 5

這個女孩一看大家都在看她,立刻低下了頭,也難怪,身邊周遭都是美女,唯獨
自已不是,那就好像一片毫不起眼的葉子,夾雜在五朵嬌豔欲滴的鮮花之間,豈
有不自卑之理?
由於她低著頭,我們只能看到她束成馬尾的頭髮,和白晰卻有些圓圓鼓鼓的臉
頰,那臉頰上泛著紅暈,想來是不好意思吧!

其實也只有我在看她,其他幾隻色鬼,瞄了一眼便又把視線轉回那幾朵花身上去
了。

小燕子將手伸過來拍了一下她,說道:「青姐,妳怎麼不說話?輪到妳了啊。」
小龍女也說:「她大概害羞吧…」
思嘉跟著說:「其實青青高中跟我同班時,就叫我思嘉了喔。喂!青青,妳幹麼
低頭故作害羞狀?對面又沒有帥哥,不要裝了啦!」

喂喂!什麼對面沒有帥哥?我看妳要去做視力檢查!

這會兒她們口中所謂的青青,終於慢慢抬起頭來,有道是:千呼萬喚,頭始抬起
來,猶拿可樂半遮面。

「我…我是第一次聯誼,我叫楊巧青…就這樣…」

這下我可猶豫了,雖說以前曾幫許多各類品種的恐龍取過外號,但多半是用「啊,
妳的牙齒很像小白兔,我們叫妳小白兔吧!」或「妳穿的這件前面有口袋的衣服
讓我想到小叮噹耶!」或者「聽說非洲某些地方最欣賞像妳這樣的女人,讓我們
叫妳黑美人吧!」……等等之類的話來混過去,現在情況可不一樣,前三個都取
了絕代美女的外號,總不能急轉直下,太明顯了。

(PS:根據作家三毛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的見聞,當地土著認為越是龐然大物般的
女人,就越美麗,所以我並不是無中生有。)

再細看這個女孩,嗯,說真的,要不是略胖了些,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個美女,她
有細細的眉毛,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睛,這會兒頭抬起來了,眼睛還是看著桌子,
眼睫毛低垂著遮住了視線。
真要說她是隻恐龍,也絕對是最可愛的三角龍。

就可惜,唉…她實在應該去「妹登峰」或「最佳X主角」勞改一番,必也是個
可與群花爭鋒的美女。要不然嘛就生在古代,聽說唐代的審美觀就是微胖的女人
最美……

我再朝她看了一眼,誰知她也正好偷眼向我瞧來,一接觸到她的眼神,突感一陣
電流從眼睛通到大腦,再通到脊髓,瞬間在腦海浮現的一句話,竟是:

回眸一笑百媚生!

我再也不多想,立刻說道:「楊家有女初長成……」
話才一出口,女孩清脆的聲音打斷我:「你該不會想說楊貴妃吧?人家是歷史上
有名的美女,這比喻不成的啦!不要,不要……」

「姑娘何出此言?」我笑道:「人的審美觀是有朝代之分的,妳大可不必妄自扉
薄,依我看,妳若是生在唐代,恐怕讓君王從此不早朝的,就是妳了…」
「這不行,」她仍搖著頭笑道:「何況楊貴妃、貴妃的,多難叫……」
「其實,」我看著她的笑容傻了眼,幾乎忘了她是恐龍的事實:「楊貴妃是普天
下人對她的稱呼,但皇帝卻不見得如此叫她,讓我們假設她的名字也有個『青』
字,小名也叫青青,我們仍是叫妳青青,如何?」

「這…」青青還在猶豫,思嘉倒說話了:「好啦!把妳比喻成楊貴妃也沒什麼大
不了的,妳以前……嗚嗚…要不是……」
她的話沒有說完,青青一把摀住她的嘴,朝我笑了笑:「好吧,謝謝你。」
又一陣電流傳遍全身,這…這種感覺是……

野狗拍拍我的肩膀:「喂,山地人你怎麼了?臉這麼紅?」
「啊,我有點感冒…」我甩甩頭,心跳的頻率幾乎是平常的兩倍,臉不紅才怪呢!
難道是因為說了違背良心的話,開始自責了嗎?不對啊!我明明說的是內心深處
真正想說的話。

「該我了吧!我的名字是林秀瑜,你欠我一次。」旁邊第五個女孩說道。

這聲音,原來是剛剛抽到我鑰匙的女孩,我向她看去。
披肩的黑色長髮、亮亮的大眼,紅潤的薄唇微微笑著,難怪嘉宏為了載她,連上
帝都信了。和她比起來,小龍女太冷淡,小燕子太稚嫩,思嘉又太嗆人……她是
個讓人看了就心曠神怡,再也不忍移開視線的女孩。就美麗的程度而言,比前面
三位有過之而無不及。

正待說話,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忙做了個抱歉的手勢,接起電話。
「喂!」
「喂!山地人嗎?」
「我是啊!」
「你在搞什麼?」
「怎麼了,你是誰?」
「香蕉你個芭樂啦!連學長的聲音都不認得?」
「啊!阿義學長喔,什麼事?」
「幹什麼你?全部人等你一個!」
「咦……」
「咦你個頭!趕快給我三分鐘趕到!」

那邊掛了電話,我才猛然想起,今天要歡送球隊的大四學長,昨天才通知的,我
竟忘得一乾二淨。

「怎麼了?」小燕子問道。
「對不起,我們籃球隊的大四學長今天辦歡送會,我…我得去一下…」
「那你還來聯誼?」思嘉瞪著我。
「我忘記了嘛,抱歉,我馬上趕回來,半小時就好。」
「馬…你這個大白痴,健忘的個性什麼時候才會改?」嘉宏幾乎是吼著說。
我笑著在他手臂上重重捶了一拳:「喂!小聲一點,全麥當勞的人都在看你,你
不怕嚇到人家啊。」

正伸手擋掉嘉宏揮過來的拳頭時,林秀瑜說了:「哼!現在你欠我兩次了。抽到
你的鑰匙不肯載我,該幫我取綽號時又要跑掉,我有那麼討厭嗎?」她嘟起嘴,
臉上的笑意已經不見。
拜託!有哪個心理正常的男人會討厭妳?
我看了一下錶,時間緊迫,再不去,等一下可能會被阿魯巴至死。

(特別為女性讀者解釋一下,所謂的「阿魯巴」,是男孩子在過生日或被眾人視為
眼中釘時,所舉行的一種儀式,詳細情形不便說出來。還有,若有人問妳願不願
意當他阿魯巴時的柱子,千萬不要答應!)

「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啊,你們先玩『猜心』吧!」匆忙間丟下這句話,我已經
往樓梯口跑。猜心是我們除了遇到一大票恐龍,每次聯誼必玩的遊戲,嘉宏他們
已經駕輕就熟了。

下樓梯前,忍不住回頭,青青正拉著林秀瑜的手說話。
我過了馬路,跨上機車疾馳而去。已經是晚上八點十分了……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