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如果有一天(中)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Sat Apr 22 22:28:45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我們在一起了三年,從大二開始,一直到畢業,我們之間一直平靜的相處著,

  沒有大風大浪,也沒有激烈的爭執,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且像是永不會結束一樣的

  走下去。


  直到研究所的考試後,我考上了南部的學校,而妳卻像是栽了一大跤一樣,連妳

  最嚮往的學校都沒有考上。


  我們因為這樣分開了,台北高雄360公里的距離,遠比想像中的還要遠,還要遠。


  幸好,這世界上有電話,有照片這樣的東西,否則,我沒有辦法想像沒有妳在我

  身邊的日子,那會是怎麼樣的世界末日?


  研一的日子其實不太好過,領著非常微薄的薪水,做著非人哉的工作,一天的睡眠

  不到3小時,就連吃飯的時候paper都不離手。


  就這樣,電話從每天2-3通,到每天1通,到2-3天一通,到2-3個禮拜一通。


  我們之間,淡了嗎?


  一樣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一樣是一個人,地點從自己家裡的頂樓到海洋研究所前

  的堤防上,聽著陣陣海潮,看著寥寥星空,想著離我360公里外的妳,現在,應該

  正在睡夢中吧!


  妳說,妳會繼續努力看看,明年,妳一定會考上自己嚮往的那間研究所,甚至妳還

  考慮,要來當我的學妹,對於妳這樣的體貼,身為妳男朋友的我,除了感動之外,

  很難找到第二句話來形容我的感覺。


  但.....

  妳的考慮,被妳父親的一句話給抹煞了。

 

  『雲...』

  「嗯?我在啊!」


  兩個多禮拜沒聽到妳的聲音,現在的妳,妳的口氣,讓我覺得奇怪。


  『沒事,這陣子,你過得好嗎?』

  「很好啊!」

  『天氣冷,你有沒有多穿點衣服?』

  「高雄不像台北那麼冷啦!但妳放心,我會注意天氣的。」

  『不要都那麼晚不睡,雖然paper多,也要注意身體。』

  「嗯...我知道...惠今....妳....怎麼了.?」

  『嗯..沒有啊...你有沒有吃晚餐了?』

  「有...」

  『今天還有paper要做嗎?』

  「有啊....」

  『有沒有洗過澡了?』

  「有...惠今...妳到底怎麼了...?」

  『沒有啦!那就這樣囉!我要去吃飯了。』

  「等等...惠今...」


  嘟嘟嘟......

  電話的斷線聲在耳邊環繞著。


  我掛上電話,越想越不對勁,跟她在一起三年多,她從來不曾沒有說再見就掛電話

  的,難道,她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拿出電話卡,走出研究室,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撥出她家的電話號碼。


  ﹝喂。﹞

  「喂。嗯,伯父您好,請問,惠今在嗎?」

  ﹝子雲啊,惠今她剛出去了,找她有事嗎?﹞

  「喔!嗯...沒事,那請問她什麼時候會回來?」

  ﹝子雲啊!你現在是研究所一年級吧?是嗎?﹞

  「嗯!是的!伯父。」

  ﹝那你應該要好好的念書,好好的拿到學位,是吧!?﹞

  「嗯..伯父,這我知道...」

  ﹝那...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你的意思?你是什麼意思?我完全不知道,一片空白,亂七八糟。


  ﹝惠今她不像你那麼會念書,所以啊....我想,你這麼聰明,應該了解吧!﹞

  「呃...伯父,我...」

  ﹝那...就這樣了...再見啊...﹞

  「呃...伯父,等等....」


  嘟嘟嘟.....

  電話的斷線聲,再一次環繞在耳邊,我心裡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直到隔日,一夜沒闔眼的我,算準了她父親出門上班的時間,打電話到她家去。


  『喂..』

  「喂!惠今!是我!」

  『雲...你...』

  「我已經一夜沒闔眼了,妳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沒...沒事啦...』

  「不要再隱瞞我了,昨天妳爸爸跟我說了一些我聽都聽不懂的話,妳快告訴我,到

    底發生了什麼事?」

  『......』

  「惠今...妳很了解我,妳知道我如果現在沒有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會馬上

    出現在妳家門口的!」

  『......』

  「惠今....」

  『子雲....』

  「嗯!我在聽!」

  『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妳問...」


  我從來不曾這麼害怕過,每一道從電話那頭傳過來的訊息,都帶著令人心寒的不安。


  『我...我還可以...看得到...螢火蟲嗎....?』

 

  啊!?

  什麼意思?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惠今啊!行李準備好了嗎?我們要去機場囉!﹞


  電話的那一頭,傳來她母親的呼喊聲。

 

 


  -待續-

 

 


                   * 如果我有兩隻螢火蟲,妳會不會留下來?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194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