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想你,因為我們靠近 (8)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un Mar 30 14:07:33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隔天下午,我到「諾貝爾」去,先遇著嬸嬸,從我進門到倉庫她都不停抱怨店裡忙不過來,全都因為我跑去東京貪玩,然後,我看見楊柏聖在倉庫做分類,裡面空調吹送出書籍特有的植物味道。


  他原本蹲在地上忙,發現門口有人,回過頭,怔怔,露出一抹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微笑,我見了就一肚子火。


  「嗨!回來啦!聽說妳去了日本。」

  「嗯!」我試著重新對你冷淡。

  「就妳一個人去嗎?」

  「當然不是,跟雨喬一起。」我也試著不那麼在乎你了。

  「那,一定很好玩囉?有沒有買土產、禮物之類的?」

  他理直氣壯地朝我伸出手,我瞧了一眼,重重打下去:「沒你的份!」


  我轉向凌亂的書櫥,爬上小鐵梯,開始粗魯地抽出第一本書、第二本書………而楊柏聖還站在原地不動。


  「小芹。」

  「我說過,沒有就是沒有!」

  「那天,我不是故意要說得那麼難聽的。」


  我頓了頓,一隻手還停在書櫥之間,忽然不想回頭。


  「妳有交朋友的權力和方式,而且那也沒什麼不對,我知道妳的人緣向來都很好。」


  他到底要幹嘛?他到底要說什麼?這樣的楊柏聖快叫我雞皮疙瘩掉一地了。


  「妳嬸嬸說妳剛和男朋友分手,一定不好受吧!我不該講得那麼過份,總之,那天說

的都不算數,妳就當作沒聽見吧!」

  「不算數?」

  我的音調莫名上揚了,情緒也是:

  「包括你說不高興我和那些人打情罵俏嗎?」

「這個……反正是不中聽的話,妳就大人有大量,忘了吧!」

  「忘了?」

  我轉身,迅速舉起手中的書朝他扔去:

  「我告訴你!從頭到尾你最中聽的就是那句話了!忘了?」

  楊柏聖嚇得往旁邊跳:「喂!妳幹嘛?我想跟妳道歉耶!」

  「不用!你只會害我更生氣!早點滾回加拿大啦!」奇怪,為什麼就是砸不中他?


  我一直拿書、一直丟他,他也一直閃,最好現在嬸嬸不要進來,不然她一定會尖叫。


  「小芹,妳沒事發什麼飆啊?我又沒故意惹妳。」

  「我就是討厭你啦!怎麼樣?怎麼樣?你不要躲!」


  一本「易經」從我手中飛出,錯過楊柏聖耳畔,打中牆角的空紙箱,紙箱子倒了,散出許多紙飛機來,少說也有二十架。


  我喘喘氣,瞧了瞧一地的飛機,再狐疑地瞟向他:「哪來這麼多飛機?」


  楊柏聖見我停下來了,一方面鬆口氣,一方面變得尷尬,蹲下身將飛機一一撿回箱子裡。


  「找不到妳,聽說妳去日本了,我又不可能真的買機票過去,或者妳中斷行程回來,怎麼想都沒輒,所以…我摺飛機。」


  我愣著看他,他的話彷彿說到一半就中止,彷彿還不完整,但我聽得出比摺飛機更多的意思。


  我站在小鐵梯上,注視下方牆角的楊柏聖,他微微抬起頭,無奈地笑笑:

  「妳會不會覺得…我一點都沒長進?」


  原來…如同我察覺到你多情的心緒,你也曉得我是想念你的嗎?


  我懂得你那尚未出口的言語,也懂得你那抹馴良笑容裡的意義,明明我們什麼也沒說,明明前一分鐘還在吵架,我卻懂的,原來思念的形狀像飛機,劃過天空的時候總會在後面留下一道好長好長的飛機雲絮,久久不散。


  「你,真的蠢斃了。」


  這一回,我依然沒對你留情,為什麼要?這是我們兩人的相處模式,我和你之間大概永遠不會有什麼小鳥依人、肉麻浪漫的畫面出現,反正,那並不適合我小芹和你楊柏聖嘛!


  「快下來收拾啦!書都被妳丟了一地。」

  「好啦!好啦!」


  我準備爬下小鐵梯,腳下踩空的那一刻,心裡真是怨嘆,如果我們真的注定和羅曼蒂克無緣,起碼…起碼也別太過難堪嘛!


  我從梯子上跌落,屁股硬生生滑下兩三層階梯,驚叫聲中,楊柏聖一個箭步想救我,卻來遲一步,不僅被我撞倒,還被我重重壓在地上。


  「好痛喔……」雖然有他當肉墊,我還是疼得不得了。


  而他應該會比我更慘,所以他的手朝地面猛拍,一副摔角投降的狼狽模樣:

  「求求妳……起來啦!妳到底去日本吃了幾斤的生魚片回來呀?」

  「是…是不少,可也沒這麼誇張吧!」


  我挪開身體,楊柏聖掙扎著坐起來,和我一起搓揉碰傷的地方,我隨手拿起一架紙飛機,定睛端詳半晌,將它扭曲的機翼扳好。


  「喂!這些飛機給我好不好?你應該不會帶它們去加拿大吧?」

  「妳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嗯……等你去加拿大之後,就換我摺紙飛機呀!不知道會累積到多少架喔?」

  他淺淺側頭,看向背後的我,問:「妳要摺到什麼時候?」

  「就摺到你回台灣囉!到時候你回來,一定就是這些紙飛機的魔法。」

  「妳希望我早點回來啊?」


  他賊兮兮衝著我笑,我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這次一定要將他一軍。


  「哼!難道你不想早點看到我?」


  嘿嘿!果然,楊柏聖呆住了,我感到他輕輕和我碰觸的身體恁地僵硬,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臉紅,我看不見,因為正忙著忍住這股勝利的笑意。


  「妳…發什麼神經哪?」

  「咦?你敢否認嗎?」我也回頭,神氣凜然問他,那時候我們靠得非常近。


  下一秒,楊柏聖的反應很奇特,他先是想要反駁什麼地瞪住我,後來幾經掙扎,沒來由垂下眼,些許窘迫地搔搔頭,然後再抬起那雙明亮的黑眸,似乎已是一個世紀般地凝視我。


  現在,臉變得紅通通的人,好像是我耶………


  「老實告訴妳,我老早就不想回加拿大了。妳知道嗎?這一切…」

  他又接近一些,靠向我,他的額頭抵住我的,比想像中要燙熱,瀏海扎得我的鼻尖好癢,

楊柏聖他…他怨怪地笑了:「都是妳害的。」


     *                                 *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